孔子失眠?

書名、分部: 

論語第七、述而篇

卷篇章: 
述而篇之五

孔子失眠?

論語第七 述而篇之五

「夢周公」今人用為「睡覺」之意。論語、述而篇有:

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

一般的翻譯(註一):

孔子說:「我衰老得多嚴重啊!很久沒再夢見周公了」

上段的翻譯是說孔子年紀大了,已沒有力氣再實行「周公之道」,「日無所思、夜無所夢」,所以,「很久沒再夢見周公了」。

由此可知,「不復夢周公」是睡覺時沒夢見周公,照理說,「沒作夢」應該是睡得很好。孔子說這話的年代有幾個可能,其中之一是孔子死前七日,若果真如此,這句話之後應是史記、孔子世家中所錄:

謂子貢曰:「天下無道久矣,莫能宗予。夏人殯於東階,周人於西階,殷人兩柱閒。昨暮予夢坐奠兩柱之間,予始殷人也。」後七日卒

這一年,是魯哀公16年、西元前479年。上段話中「昨暮予夢坐奠兩柱之間,予始殷人也。」講的是孔子夢到自己死了,坐在兩個柱子之間,受人祭拜;七天後,孔子真的死了。所以,「史記、孔子世家」中的這一段是描述孔子死前的惡夢。

 

論語壞好乎目錄:論語、目錄

 

「註一」見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孔子失眠?( 論語第七、述而篇之五):2014-04-17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