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包裝的世界

書名、分部: 

論語第四、里仁篇

卷篇章: 
里仁篇之十

一個包裝的世界

論語第四 里仁篇之十

「論語壞好乎?」的寫作原則是從歷史中找個有趣的故事,博君一莞爾,以時代背景,豐富了呆板的「語錄」型「論語」。「里仁篇」是很難掰的一篇,因為,它完全是「語錄」。幸好,通過「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網站、「顯示相似橋段功能」,找到了歷史故事。論語第四、里仁篇之十是:

子曰:「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這一句的意思:

孔子說:「立志追求真理,而恥於粗布淡飯的人,不值得交談。」(註一

但是,不「恥惡衣惡食者」,是否就一定是個好人?

歷史裡有許多人極善於包裝,在權勢未抓牢前,故意穿得普通、吃得隨便,一旦大權在握,立刻原形敝露,「王莽」是個中高手(註二),馬屁精「陳崇」孝敬「王莽」的馬屁文裡就明白寫著「王莽」不但「惡衣惡食」,更是「陋車駑馬,妃匹無二,閨門之內,孝友之德,眾莫不聞」(註三),結果呢?「王莽」可算得上是惡中之惡!

漢朝傳到「漢元帝」,皇后「王政君」家族也跟著紅了起來,先是老爸「王禁」成為僅次於「院長」的「特進」(大約是今天台灣的「資政」),「王禁」死後,「王政君」的同母哥哥「王鳳」(註二十)接著成為「衛尉」(大約是今天台灣的總統衛隊長)。「王政君」曾兩度許配,未婚夫都不明不白地死了,找命理老師算了一算,原來「王政君」:「當大貴,不可言」(註十七),果然,「王政君」終於成為皇后。「漢元帝」死後,「王政君」生的「漢成帝」即位,「王政君」成為皇太后,而「王鳳」更升為「大將軍」(參謀總長)。

「王莽」是「漢元帝」皇后「王政君」的外娚,「王莽」的短命父親「王曼」是「王政君」同父異母弟弟,「王莽」和皇后「王政君」也不算很親,所以,「王莽」撈不到什麼好處(註四)。

「王鳳」生了重病,「王莽」親自嘗藥,幾個月不解衣帶、亂首垢面。「王鳳」死前,向「王政君」託付「王莽」(註五),自此,「王莽」踏上官途,成為「黃門郎」(大約是今天台灣的總統府總務)。

登上舞臺的「王莽」做作地一塌糊塗,例如:

「王莽」哥哥早死,「王莽」讓侄子「王光」和自己的兒子「王宇」同一天結婚。(註六

當然,「王莽」 仍是好色難忍:

私底 下買了個漂亮的「侍婢」當作「小三」,在狗仔知道後,「王莽」就開個記者會,宣佈:「後將軍『朱子元』沒兒子,特地為他買了個小三,好傳宗接代」,隨即把「小三」送了過去,「 假仙」至此。(註七

在此同時,「王莽」也不忘鬥爭:

太后「王政君」姊姊的兒子「淳于長」比「王莽」先發跡,成為「九卿」中的「衛尉」,「淳于長」也是走「王鳳」這條捷徑,「淳于長」在「王鳳」生病時努力照顧,是「王莽」的競爭者,「王莽」找到了「淳于長」和漢成帝的廢后許皇后姊姊私通之事(註十九),再由叔父「大司馬」、「曲陽侯」、「王根」去告發「淳于長」的小辮子,「淳于長」死在獄中,「王莽」又因為正直,三十八歲時升任為「大司馬」。這是「漢成帝」、綏和元年。(註八

得勢的「王莽」更為假裝儉約:

「王莽」母親生病,公卿列侯的夫人紛紛來探病,「王莽」的妻子穿著佣人裝接待。(註九

成帝死後,由侄子「哀帝」即位,「王莽」更為太皇太后「王政君」重用,「王莽」還假裝推辭了一下!(註十

爬得高、摔得重,「哀帝」的上台卻造成「王莽」的失勢:

哀帝的母親為「丁姬」,祖母是漢元帝的小三「傅太后」,「王政君」雖地位尊貴,畢竟和哀帝無血親關係,更和「傅太后」是往日情敵。「傅太后」派系的「董宏」上書要替「丁姬」上尊號,「王莽」反對。之後,在未央宮的置酒席中,「王莽」撤掉了「傅太后」和太皇太后「王政君」並列的座位。「傅太后」大怒,「傅派」、「王派」正式對上了,兩年後,「王莽」被貶往自己的封地,離開了權力核心。(註十一

失勢的「王莽」小心翼翼,仍不免遭到鬥爭,三年內有百封以上的黑函檢舉「王莽」。「王莽」的次子「王獲」殺了個奴隸,就被「王莽」下令自殺去了。苦熬三年,經「宋崇」等等走狗的安排,「哀帝」終於又徵召「王莽」。(註十二

回到京師一年多,「哀帝」死了,又沒兒子,而哀帝的母親「丁姬」、祖母「傅太后」也都先死了,太皇太后「王政君」立刻到未央宮收取了印璽,重掌大權,並召「王莽」入宮,先握住軍權,立中山王為「漢平帝」,中山王劉衎ㄎㄢˋ是元帝和小三馮昭儀所生之劉興的兒子。年僅九歲的「漢平帝」就由太后臨朝,委政「王莽」。「王莽」一得勢,立刻廢了孝成趙皇后、孝哀傅皇后,並令其自殺。這孝成趙皇后就是歷史有名「環肥燕瘦」中的「趙飛燕」,「趙飛燕」較不為人知的事蹟是:「趙飛燕」其實如同「一夜十次妹、av女優飯島愛」。(註十三

為了鞏固權力,「王莽」把自己的女兒嫁給「漢平帝」,聘金兩億,「王莽」收四千萬,把其中三千三百萬給了十一個陪嫁的家庭,「漢平帝」又給了二千三百萬,合成總數為三千萬。「王莽」又把其中的一千萬分給了九族中的貧戶,因而得到了好名聲,其實這一切難道不是「王莽」的安排?(註十四

至此,經過了「元、成、哀、平」四帝(註十八),「王莽」終於大權在握,自有馬屁精陳崇稱讚「王莽」,在「王莽」拿了一堆錢替自己作名聲後,陳崇還要稱讚「王莽」「惡衣惡食」,除此之外,更有一堆「孔曰」的頌辭,例如:「孔子曰:『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的頌詞,「孔子曰:『敏則有功』」,「孔子曰『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孔子曰『食無求飽,居無求安』」,真是徹底利用聖人的言語,遂行自己的私慾。(註十五

不但如此,「王莽」為了擅權,把「漢平帝」老媽衛姬、舅舅衛寶等全家軟禁在中山,不得至京師。「王莽」長子「王宇」想幫「漢平帝」一家人,結果被「王莽」下獄、餵毒飲藥而死。(註十六

連殺二子都在「王莽」尚未稱帝之時,「王莽」 篡位後竟然還是殺了身為太子的最小兒子「王臨」:

「王莽」妻子因兩個兒子都被老爸殺了,哭瞎了眼,沒想到在旁侍候「王莽」妻子的「原碧」,郤上了「王莽」的床。這時的「王莽」早就不行了,「原碧」需要時,太子「王臨」補上老爸的空缺,久之,兩人怕恐姦情泄漏,圖謀共殺「王莽」,卻被「王莽」先一步殺了。(註二十一

「王莽」號稱「『惡衣惡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敏則有功』、『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食無求飽,居無求安』」,凡是孔子用來稱讚別人的話,他都套在自己頭上,到頭來,卻是個殺了自己三個兒子的大惡之人。善於「包裝」的「王莽」造就了自己,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我們何嘗不是生活在「一個包裝的世界」裡面?

在「王莽」一路發的過程中,是多麼地「行」,結果,「王莽」最後是死於亂軍之中,一點王者的氣勢都沒有,死後,百姓氣他到骨子裡了,竟分食「王莽」的舌頭(註二十二),這大約是因為「王莽」一直以來用口才、手段把壞事說成好的,即所謂的「言偽而辯」(註二十三),在今日的世界裡,是否也似曾相似。「王莽」的「狂收聘金、假做好事」,在今天是否也比比皆是。「王莽」的隨時「流涕」(註二十四),跟現今新聞中常有的「哽咽」又有什麼兩樣?

所以,大家讀「論語」時,別忘了我們生活在「一個包裝的世界」,古今皆然,「好到如『論語』所說之人」很可能就是和「王莽」一樣的惡人,這是讀「論語」的另一種方法。

 

論語壞好乎目錄:論語、目錄

 

「註一」見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註二」歷史裡有許多人極善於包裝,在權勢未抓牢前,故意穿得普通、吃得隨便,一旦大權在握,立刻原形敝露,安漢公a「王莽」是個中高手,見漢書卷99、王莽傳上:

竊見安漢公a自初束脩,值世俗隆奢麗之時,蒙兩宮厚骨肉之寵,被諸父赫赫之光,財饒勢足,亡所啎意,然而折節行仁,克心履禮,拂世矯俗,確然特立;惡衣惡食,陋車駑馬,妃匹無二,閨門之內,孝友之德,眾莫不聞;清靜樂道,溫良下士,惠于故舊,篤于師友。孔子曰:「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公之謂矣。

「註三」註二這一段馬屁文是馬屁精「陳崇」孝敬「王莽」的,奏章是由漢朝名相張敞的孫子張竦替陳崇寫的,稱讚「王莽」,「惡衣惡食,陋車駑馬,妃匹無二,閨門之內,孝友之德,眾莫不聞」,最後還有「孔子曰:『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的頌詞。論語第一、學而篇:

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

「註四」漢書卷99、王莽傳上:

王莽字巨君,孝元皇后之弟子也。... 唯莽父曼蚤死,不侯。

「註五」漢書卷99、王莽傳上:

世父大將軍鳳病,莽侍疾,親嘗藥,亂首垢面,不解衣帶連月。鳳且死,以託太后及帝,拜為黃門郎,遷射聲校尉。

「註六」漢書卷99、王莽傳上:

莽兄永為諸曹,蚤死,有子光,... 光年小於莽子宇,莽使同日內婦

「註七」漢書卷99、王莽傳上:

為私買侍婢,昆弟或頗聞知,莽因曰:「後將軍朱子元無子,莽聞此兒種宜子,為買之。」即日以婢奉子元。其匿情求名如此。

「註八」漢書卷99、王莽傳上:

是時,太后姊子淳于長以材能為九卿,先進在莽右。莽陰求其罪過,因大司馬曲陽侯根白之,長伏誅,莽以獲忠直,語在長傳。根因乞骸骨,薦莽自代,上遂擢為大司馬。是歲,綏和元年也,年三十八矣。

「註九」漢書卷99、王莽傳上:

愈為儉約。母病,公卿列侯遣夫人問疾,莽妻迎之,衣不曳地,布蔽膝。見之者以為僮使,問知其夫人,皆驚。

「註十」漢書卷99、王莽傳上:

輔政歲餘,成帝崩,哀帝即位,尊皇太后為太皇太后。太后詔莽就第,避帝外家。莽上疏乞骸骨,哀帝遣尚書令詔莽...太后復令莽視事。

「註十一」漢書卷99、王莽傳上:

時哀帝祖母定陶傅太后、母丁姬在,高昌侯董宏上書言:「春秋之義,母以子貴,丁姬宜上尊號。」莽與師丹共劾宏誤朝不道,語在丹傳。後日,未央宮置酒,內者 令為傅太后張幄,坐於太皇太后坐旁。莽案行,責內者令曰:「定陶太后藩妾,何以得與至尊並!」徹去,更設坐。傅太后聞之,大怒,不肯會,重怨恚莽。莽復乞 骸骨,哀帝賜莽黃金五百斤,安車駟馬,罷就第。..後二歲,傅太后、丁姬皆稱尊號,丞相朱博奏:「莽前不廣尊尊之義,抑貶尊號,虧損孝道,當伏顯戮,幸蒙赦令,不宜有爵土,請免為庶人。」上曰:「以莽與太皇太后有屬,勿免,遣就國。

「註十二」漢書卷99、王莽傳上:

莽杜門自守,其中子獲殺奴,莽切責獲,令自殺。在國三歲,吏上書冤訟莽者以百數。元壽元年,日食,賢良周護、宋崇等對策深頌莽功德,上於是徵莽。

「註十三」漢書卷99、王莽傳上:

莽還京師歲餘,哀帝崩,無子,而傅太后、丁太后皆先薨,太皇太后即日駕之未央宮收取璽綬,遣使者馳召莽。詔尚書,諸發兵符節,百官奏事,中黃門、期門兵皆屬莽。...使迎中山王奉成帝後,是為孝平皇帝。帝年九歲,太后臨朝稱制,委政於莽。莽白趙氏前害皇子,傅氏驕僭,遂廢孝成趙皇后、孝哀傅皇后,皆令自殺,語在外戚傳。

「註十四」漢書卷99、王莽傳上:

莽既尊重,欲以女配帝為皇后,以固其權,.... 有司奏「故事,聘皇后黃金二萬斤,為錢二萬萬。」莽深辭讓,受四千萬,而以其三千三百萬予十一媵家。群臣復言:「今皇后受聘,踰群妾亡幾。」有詔,復益二千三百萬,合為三千萬。莽復以其千萬分予九族貧者。

「註十五」漢書卷99、王莽傳上:

「孔子曰:『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的頌詞,「孔子曰:『敏則有功』」,「孔子曰『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孔子曰『食無求飽,居無求安』」

「註十六」漢書卷99、王莽傳上:

初,莽欲擅權,... 即拜帝母衛姬為中山孝王后,賜帝舅衛寶、寶弟玄爵關內侯,皆留中山,不得至京師。莽子宇,非莽隔絕衛氏,恐帝長大後見怨。宇即私遣人與寶等通書,教令帝母 上書求入。語在衛后傳。莽不聽。宇與師吳章及婦兄呂寬議其故,章以為莽不可諫,而好鬼神,可為變怪以驚懼之,章因推類說令歸政於衛氏。宇即使寬夜持血灑莽 第,門吏發覺之,莽執宇送獄,飲藥死。宇妻焉懷子,繫獄,須產子已,殺之。... 莽因是誅滅衛氏,窮治呂寬之獄,連引郡國豪桀素非議己者,內及敬武公主、梁王立、紅陽侯立、平阿侯仁,使者迫守,皆自殺。死者以百數,海內震焉。

「註十七」漢書卷98、元后傳:

初,李親任政君在身,夢月入其懷。及壯大,婉順得婦人道。嘗許嫁未行,所許者死。後東平王聘政君為姬,未入,王薨。禁獨怪之,使卜數者相政君,「當大貴,不可言。」禁心以為然,乃教書,學鼓琴。五鳳中,獻政君,年十八矣,入掖庭為家人子。

「註十八」西漢十一帝:漢高祖、惠、文、景、武、昭、宣、元、成、哀、平

「註十九」「淳于長」和「漢成帝」的廢后許皇后姊姊a私通,原文見漢書卷93、佞幸傳:

初,許皇后坐執左道廢處長定宮,而后姊缅a為龍雒思侯夫人,寡居。長與缅私通,因取為小妻。

「註二十」「漢元帝」皇后「王政君」的身世,見漢書卷98、元后傳:

王翁孺生禁,字稚君,少學法律長安,為廷尉史。本始三年,生女政君,即元后也。禁有大志,不修廉隅,好酒色,多取傍妻,凡有四女八男:長女君俠,次即元后 政君,次君力,次君弟;長男鳳孝卿,次曼元卿,譚子元,崇少子,商子夏,立子叔,根稚卿,逢時季卿。唯鳳、崇與元后政君同母。母,適妻,魏郡李氏女也。後 以妒去,更嫁為河內苟賓妻。

「註二十一」漢書卷99、王莽傳下:

初莽妻以莽數殺其子,涕泣失明,莽令太子臨居中養焉。莽妻旁侍者原碧,莽幸之。後臨亦通焉,恐事泄,謀共殺莽。臨妻愔,國師公女,能為星,語臨宮中且有白 衣會。臨喜,以為所謀且成。後貶為統義陽王,出在外第,愈憂恐。會莽妻病困,臨予書曰:「上於子孫至嚴,前長孫、中孫年俱三十而死。今臣臨復適三十,誠恐 一旦不保中室,則不知死命所在!」莽侯妻疾,見其書,大怒,疑臨有惡意,不令得會喪。既葬,收原碧等考問,具服姦、謀殺狀。莽欲祕之,使殺案事使者司命從 事,埋獄中,家不知所在。賜臨藥,臨不肯飲,自刺死。

「註二十二」漢書卷99、王莽傳下:

商人杜吳殺莽,取其綬。校尉東海公賓就,故大行治禮,見吳問綬主所在。曰:「室中西北陬間。」就識,斬莽首。軍人分裂莽身,支節肌骨臠分,爭相殺者數十人。公賓就持莽首詣王憲。憲自稱漢大將軍,城中兵數十萬皆屬焉,舍東宮,妻莽後宮,乘其車服。

六日癸丑,李松、鄧曄入長安,將軍趙萌、申屠建亦至,以王憲得璽綬不輒上,多挾宮女,建天子鼓旗,收斬之。傳莽首詣更始,縣宛市,百姓共提擊之,或切食其舌。

「註二十三」孔子家語、始誅:

天下有大惡者五,而竊盜不與焉。一曰心逆而險,二曰行辟而堅,三曰言偽而辯,四曰記醜而博,五曰順非而澤。

「註二十四」漢書卷99、王莽傳上:

太后下詔曰:「公每見,叩頭流涕固辭,今移病,固當聽其讓,令視事邪?將當遂行其賞,遣歸就第也?」

 

一個包裝的世界(論語第四、里仁篇之十):2014-06-28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