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奢淫、謀殺

書名、分部: 

論語第十五、衛靈公篇

卷篇章: 
前言

論語、奢淫、謀殺

前言

論語

讀一本書,很重要的是,對這本書有個大致概念。「論語」,大家都讀過,問一個問題?

「論語」的作者是誰?

能回答的人大概不多。我們腦中的答案大約是:「孔子及其弟子」,這是以前「背來的」!這個答案並沒錯,「漢書、藝文志」上就是這麼寫著:

論語者,孔子應答弟子時人及弟子相與言而接聞於夫子之語也。當時弟子各有所記。(全文見註一

那麼,

為什麼取名「論語」?

我們腦中的答案大約是:「孔子及其弟子一起討論,所以稱為論語」,這也對,「漢書、藝文志」上也是這麼認為:

當時弟子各有所記。夫子既卒,門人相與輯而論篹ㄓㄨㄢˋ,故謂之論語。(全文見註一

所以,我們年少時的背誦並未完全浪費,在這裡,只是把出處「漢書、藝文志」寫了出來。但是,雖然知道「論語」是「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論集,總得有人把這些話語集合起來吧!

我們先來講兩個名字:張禹鄭玄,他們倆就是「論語」的原始作者。

我們來看看為什麼張禹鄭玄是「論語」的原始作者。

「漢書、藝文志」上又告訴了我們,漢朝時「論語」分為「齊論語」、「魯論語」兩派,最後由「魯論語」的「張禹」勝出:

漢興,有齊、魯之說。... 傳魯論語者,....安昌侯張禹...。張氏最後而行於世。(全文見註一

這麼一來,論語的作者就清楚了。但是,果真可信?

為此,「漢書、藝文志」又補上了「魯安昌侯說二十一篇」等等(全文見註一),把「論語」的內容也記上了一筆。安昌侯就是張禹,但是這裡明明寫著「二十一篇」!其實,張禹的二十一篇「論語」也沒留傳下來,張禹講授的「論語」是綜合了齊、魯兩派,只有二十篇(註六)。

既然講到「漢書、藝文志」,不如多看一些當時知道的「論語」版本(全文見註一),其中很多在漢代就已失傳:

「漢書、藝文志」提到「論語」大分類有「論語古二十一篇」、「齊二十二篇」、「魯二十篇」(全文見註一)三種(這就是「古論語」、「齊論語」、「魯論語」),細分各種各樣的版本有十二家,二百二十九篇,「孔子家語二十七卷」也在其中。

以上講的是西漢時代「論語」的情形。由東漢、班固的「漢書、藝文志」記錄下來。「張禹」可說是「論語」的原始作者。

到了東漢,「鄭玄」以「張禹」版「魯論語」為基礎,參考「古論語」、「齊論語」,注解了「論語」,「鄭玄」所注解的「論語」就是現行「論語」的來源,語見「漢書、藝文志」(註六):

東漢末,「鄭玄」又就「魯論」篇章,考之「齊」、「古」而為之注,此現行「論語」之來源

至此,「論語」的原始作者清楚了,就是張禹鄭玄

奢淫

但是,各位...我們讀「論語」是否覺得有些無趣?

這個問題的可能答案就是:「張禹」版「魯論語」出了問題,為什麼?

因為「張禹」是個「奢淫」之人,擁有四百頃的良田(註三),一個「奢淫」之人,那能搞得出好事?不但如此,更「劣幣驅逐良幣」,把其他研究「論語」的都搞倒(餘家寖微a),漢書卷五十一、匡張孔馬傳寫到:

諸儒為之語曰:「欲為論,念張文。」由是學者多從張氏,餘家寖微a。(全文見註二

「張禹」版「魯論語」肯定和西漢時代「論語」有很大的差異,若拿「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和今天的「論語」比較,有十一人未出現於今天的「論語」裡(詳情可見「沒畢業的孔氏門生」一文)。所以,司馬遷看到的「論語」和今天大不相同,而且,司馬遷時代,「論語」這本書已經存在了,見史記卷67、仲尼弟子列傳:

余以弟子名姓文字悉取論語弟子問并次為篇,疑者闕焉。(全文見註七

當然,經過兩千年,任何一個環節都可能讓「論語」改頭換面,尤其,到了東漢,馬上有鄭玄注解了「論語」。但是,因為「張禹」的「奢淫」,品行不良,搞倒了其他研究「論語」的各家,靠「論語」大發其財,合理懷疑今天「論語」的無趣是「張禹」的責任。更何況,鄭玄是個受人敬重的經學大家,若非「張禹」的胡作非為,搞掉了「論語」的其他版本,鄭玄一定可以改正缺失。

謀殺

很可惜,好人不長命,一代經學大師鄭玄遭到形同謀殺的命運。

身處東漢末年群雄並起之時,一代經學大師鄭玄在東漢獻帝建安五年、 西元200年的春天夢見了孔子,不久後就生了病,當時,袁紹與曹操在「官度」對峙,為了藉鄭玄之名以壯聲勢,袁紹強迫鄭玄隨軍而行,結果到了六月,七十四的老人就此「見孔子去了」。(全文見註五

「論語」扯上了奢淫、謀殺,是否較吸引人了?

 

論語壞好乎目錄:論語、目錄

 

「註一」漢書卷三十、藝文志:

論語者,孔子應答弟子時人及弟子相與言而接聞於夫子之語也。當時弟子各有所記。夫子既卒,門人相與輯而論篹ㄓㄨㄢˋ,故謂之論語。漢興,有齊、魯之說。傳齊論者, 昌邑中尉王吉、少府宋畸、御史大夫貢禹、尚書令五鹿充宗、膠東庸生,唯王陽名家。傳魯論語者,常山都尉龔奮、長信少府夏侯勝、丞相韋賢、魯扶卿、前將軍蕭望之、安昌侯張禹,皆名家。張氏最後而行於世。

論語古二十一篇。齊二十二篇。魯二十篇,傳十九篇。齊說二十九篇。魯夏侯說二十一篇。魯安昌侯說二十一篇。魯王駿說二十篇。燕傳說三卷。議奏十八篇。孔子家語二十七卷。孔子三朝七篇。孔子徒人圖法二卷。凡論語十二家,二百二十九篇。

「註二」漢書卷五十一、匡張孔馬傳:

初,禹為師,以上難數對己問經,為論語章句獻之。始魯扶卿及夏侯勝、王陽、蕭望之、韋玄成皆說論語,篇第或異。禹先事王陽,後從庸生,采獲所安,最後出而尊貴。諸儒為之語曰:「欲為論,念張文。」由是學者多從張氏,餘家寖微。

「註三」漢書卷五十一、匡張孔馬傳:

禹為人謹厚,內殖貨財,家以田為業。及富貴,多買田至四百頃,皆涇、渭溉灌,極膏腴上賈。它財物稱是。禹性習知音聲,內奢淫,身居大第,後堂理絲竹筦弦。

「註四」後漢書卷三十五、張曹鄭列傳:

門人相與撰玄荅諸弟子問五經,依論語作鄭志八篇。凡玄所注周易、尚書、毛詩、儀禮、禮記、論語、孝經、尚書大傳、中候、乾象歷,又著天文七政論、魯禮禘祫義、六蓺論、毛詩譜、駮許慎五經異義、荅臨孝存周禮難,凡百餘萬言。

「註五」後漢書卷三十五、張曹鄭列傳:

五年春,夢孔子告之曰:「起,起,今年歲在辰,來年歲在巳。」既寤,以讖合之,知命當終,有頃寢疾。時袁紹與曹操相拒於官度,令其子譚遣使逼玄隨軍。不得已,載病到元城縣,疾篤不進,其年六月卒,年七十四。遺令薄葬。自郡守以下嘗受業者,縗絰赴會千餘人。

「註六」三民書局新譯漢書2094頁注釋179

「註七」司馬遷看到的「論語」

史記卷67、仲尼弟子列傳:

太史公曰:學者多稱七十子之徒,譽者或過其實,毀者或損其真,鈞之未睹厥容貌,則論言弟子籍,出孔氏古文近是。余以弟子名姓文字悉取論語弟子問并次為篇,疑者闕焉。

史記卷96、張丞相列傳:

韋丞相玄成者,即前韋丞相子也。代父,後失列侯。其人少時好讀書,明於詩、論語

 

論語、奢淫、謀殺(前言):2014-07-03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