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相如的名模綺夢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117司馬相如列傳

司馬相如的名模綺夢

史記卷117 司馬相如列傳

皇上到雲夢園打獵自然不能自己一個人去,自古英雄必有名模、美女相伴,名模公司又以"鄭屋"最為傑出,"鄭屋"的名模身材高挑纖細曼妙,臉蛋兒、手足散發出誘人的女人味,"鄭屋"以四大名模最為有名,名列第一的是"阿錫",名叫阿錫是因為她特別喜歡讓細細的、薄薄的、若隱若現、有下擺的衣服披覆著皮膚的感覺,今天,阿錫穿著一套白娟的衣服,原來是件娟紗跟著細麻下擺,阿錫上獵車時,伸出雪白的手拖曳著細麻裙邊,在春天的微風、陽光下,輕輕揚起裙擺,露出阿錫一段腳踝,穿越的陽光,照在那如錫一般皎白的皮膚上,讓人一時迷惑,倒底是絹的白色,還是皮膚的白色?看起來像是白娟衣服,卻原來是陽光灑在絹紗上所反射出來的錫白皮膚!

原文:於是鄭女曼姬,被(音披)阿(音婀)錫,揄紵(音住)縞(音稿),
阿(音婀)錫:細絲、細布,紵(音住)縞(音稿):細麻、白娟。被(音披)、揄:披、拖。

"鄭屋"第二名模是"衣集"(襍),為什麼叫"衣集"呢?因為她愛色彩,"衣集"愛各種縱橫斜、立體、圓、方、三角交雜、形、色、體交錯而成的衣服,古文"衣集"兩字合成就是"雜"(音雜)這個字,所以,"衣集"念作(雜)!"衣集"穿的是一縷細、薄、綺麗、綾羅綢緞的薄絲,"衣集"是個很高的女人,有七尺六,大約是175公分,也只有這種身高,才能吸收這一身的萬紫千紅,萬紫千紅是春天的,春之光穿越顏色,讓"衣集"如霧般地豔光四射、媚力驚人。

原文:襍(音雜)纖羅,垂霧縠(音胡)。
襍(音雜):很多顏色。纖羅:細而薄的綺羅。垂:披。霧縠(音胡):如霧般輕薄的絲。

"鄭屋"第三名模是"要月","要月"不是身長特別高,但"要月"的特點是有一身水蛇般長長的腰,東方人身材不同於西方,西方女人身長、手長、腳長、腰長、五官立體,可以、適合穿皺褶多的衣服,不會顯得臃腫,皺褶多的衣服反倒讓西方女子的修長突顯出來,東方女人則恰恰相反,腰、"要月"是"鄭屋"唯一具有能穿皺褶衣服的名模了,那繁多皺褶的衣服在"要月"的身上,優雅美觀極了,這是身體的柔和借著衣服所表現出的優美,披覆在"要月"的頸背腰股及腿,一線的層層迭迭,有如紆回曲折、深邃無底的溪谷,有時迷濛,有時卻又清晰,迷濛讓人幻想、清晰讓人享受。

原文:襞(音避)積褰(音千)縐。紆徐委曲,鬱橈(音腦二聲)溪穀。
襞(音避)積:衣褶。褰(音千)縐:蹙縮。紆徐委曲:衣杉的線條柔和優美。鬱橈:深曲貌。郁橈溪穀:衣杉線條之美有如紆曲的溪穀。

"鄭屋"第四名模是"飄","飄"身長八尺有餘,一尺為23.1公分,八尺有餘有185公分以上了,"飄"今天穿著長而大的衣服,前面有兩條衣帶,衣帶的下方有垂絲,舉手投足之間,拖曳著裁制整齊的衣物,衣帶飛揚好像是只燕子的尾巴,"飄"飛了起來!

原文:衯(音分)衯裶(音飛)裶,揚袘(音以)卹削。蜚纖垂髾(音稍),扶與猗(音壹)靡。
衯(音分)衯裶(音飛)裶:衣杉長大。揚:舉。袘(音以):曳。卹削:裁制整齊。蜚:飛。纖:衣飾。髾(音稍):如燕尾、兩條有垂絲的衣帶,垂在衣服的前面。

"鄭屋"的四大名模"阿錫"、"衣集"、"要月"、"飄"在皇帝跟前,賣弄著無敵的青春所帶來的美麗,"阿錫"已上了狩獵馬車,正在準備找個位子坐下,拖曳、撩起裙擺,無意間裸露了錫白的腳踝小腿、讓皇帝著迷;"飄"正伸手攀著獵車的上把子,準備引身向上、上車,胸前兩條有如燕尾的垂絲向後飛往寬大的衣服,好像只迎風飛揚的春燕、讓皇帝遐思;"要月"正碎步趨走向馬車,層層迭迭衣服下一線的頸背腰股腿、紆回曲折,有如深邃無底的溪谷、讓皇帝迷戀;遠遠落後的<衣集>(襍音雜),身上那一縷五彩綺麗的薄絲,像一隻七彩的春蝶正在快速移近馬車、讓皇帝追尋;四個人身上衣物、飾品摩擦碰撞發出了沙沙細碎的聲音,優美臺步行走的名模下擺拂過地上的蘭蕙香草,使得空氣中迷漫著花香草香,花香草香帶起的春風,讓纏繞眾名模的頭巾、玉綴飾品飄揚,拍打著鳥羽的車蓋,好像歌曲的節拍,和著沙沙細碎衣物、飾品摩擦聲,形成了一首大自然的音樂,柔白的"阿錫"、媚色的"衣集"(襍音雜)、輕盈的"飄"、捷美的"要月",四人的柔媚輕捷之態,在春天獵園的陽光、天音、花草香、似雲非霧的氛圍裡,好像是仙女下凡!

原文:噏(音西)呷萃蔡,下摩蘭蕙,上拂羽蓋。錯翡翠之威蕤(音瑞二聲),繆(音寥)繞玉綏;縹(音飄)乎忽忽,若神仙之仿佛(音服)。
噏(音西)呷萃蔡:衣物摩擦聲。摩:拂。下摩蘭蕙:衣服下拂地下香草。上拂羽蓋:羽蓋、用羽毛綴飾的車蓋,上拂羽蓋指的是眾女飄揚的巾飾與車蓋相交連;錯:雜錯。翡翠:翡翠鳥、羽毛美。威蕤(音瑞二聲):身上色彩絢麗。繆(音寥)繞:頭上纏繞。玉綏:玉綴。縹(音飄)乎忽忽:柔媚輕捷之態。若神仙之仿佛(音服):好像神仙。

以上是司馬相如的名模綺夢,千萬別以為阿羯無端幻想名模,這是千真萬確司馬相如的綺夢,阿羯只是將其"現代化"罷了,例如,將"鄭女曼姬"四字轉化為鄭屋名模(想想凱渥名模!),古代鄭國出美女、現代名模到凱渥去找、合理。
這一段司馬相如的名模綺夢載於史記卷117、司馬相如列傳、上林賦,上林賦是司馬相如向漢武帝表現文才的一篇文章,講的是皇帝打獵遊玩的種種,依照史記的記錄,司馬相如稱此賦為:[游獵賦],有一說,司馬相如遊獵賦是為了諷諫漢武帝,不過,看來其效果是正好相反。遊獵賦文字十分深奧,一篇"遊獵賦",三民書局的史記給加了781個注釋,可見司馬相如"賣弄的程度"了,這篇賦不但今人看不懂,相信漢朝時人也不一定全懂,漢武帝看了後、立刻給司馬相如官做,可見漢武帝文學修養也夠,而司馬相如拍這馬屁拍得剛好,司馬相如明的是"賣弄",暗的卻正是用文章顯示了漢武帝的學問,這馬屁正中紅心,司馬相如這招早就在勾引卓文君時用過,那時用的是"以琴心挑之"。雖然司馬遷也認為司馬相如文章有虛浮誇張的毛病(虛辭濫說),但是史記對司馬相如評價屬於正面,這是司馬遷寬大的惜才胸襟,阿羯不是那麼地大肚量,認為司馬相如不足取,就如同今天很多人從小記憶力很好,野心勃勃,讀書第一志願,出了社會又成為政、商、科學、藝術..的領導,可是,其心不正,再好的記憶力,背再多的書,終究是成就了自己,害了別人,不足取!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司馬相如的名模綺夢(史記卷117 司馬相如列傳):2009年03月29a日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