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鄉的醇酒美人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123大宛列傳

葡萄酒鄉的醇酒美人

史記卷123 大宛列傳

印象中,用葡萄製酒似乎是西方中世紀僧侶所為,沒想到史記卷123大宛(ㄩㄢ)列傳卻早有葡萄酒的記載,這個話題就得話說張騫(ㄑ一ㄢ)了,張騫通西域的事蹟大約人盡皆知,漢朝最有名的是王昭君於元帝時下嫁匈奴,其實,早在西元前110年左右、漢武帝之時,就已經有公主下嫁之事,依照史記卷123所言,並非公主下嫁,而是江都王劉建的女兒,劉建呢?是漢武帝的侄子,劉建的爸爸劉非是漢武帝的兄弟,兩人都是漢景帝的兒子;

公主下嫁烏孫的另一個說法是漢書、西域傳裡所說的,下嫁的是劉非的女兒"細君",也就是說,是劉建的姊妹嫁給了烏孫王,烏孫王原本已封其為右夫人,匈奴也嫁了個公主、是左夫人,烏孫王心裡想的是左擁右抱,所以,原本新郎是烏孫王昆莫,結果,可能一見面,西方人喜歡豐腰肥臀,卻來了個"細君"!"細君"、顧名思義,身材纖細的女子,烏孫王立刻反悔,假裝說:[我老了、不行了!],以其標準,"細君"的身材簡直瘦小得像小孩子,連兒子看了都不要,因而,"細君"就此嫁給了烏孫王昆莫的孫子岑(ㄘㄣˊ)娶(ㄑㄩˋ)、這個小孩,烏孫王昆莫一定暗暗心痛用來換這個皮包骨的一千匹馬,以前的人有四、五千匹馬就是百萬富豪,一千匹馬不是小數目!
古時候的中國不但是強國,更是文化進化的國家,匈奴、烏孫、大宛、大夏..等等地方都是很落後的地方,中國居住的地方是房子,匈奴、烏孫、大宛、大夏..等等地方都是住帳蓬,可憐的"細君"在傷心之餘曾作了一首歌:
[可憐我一個柔弱的女子,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只好任由家族支配,把我嫁到那個遠在天之涯地之角的烏孫,睡覺只能睡在毛氈圍起來的帳蓬裡,躺下後再也看不見屋頂的雕欄玉砌,滿眼只有一個佈滿星星的天空,好吃的蔬果,地瓜葉、茼蒿、小白菜、青江菜...都沒了,只得吃羊肉、喝羊奶,日日夜夜思念自己從小生長的故土,內心悲痛傷心到無已復加,在夢裡常夢見成為一隻小鳥,飛越萬里黃土沙漠,回家!]
一生都住在故鄉的人,無法體會那種想成為一隻小鳥立刻飛回家鄉的感覺,這一段"細君"悲歌十分動人,特別附上漢書、西域傳的原文: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遠托異國兮烏孫王,穹廬為室兮氈為牆,以肉為食兮酪為漿,居常土思兮心內傷,願為黃鵠兮歸故鄉。

這故事最糟的一段是"細君"竟然被轉手給了烏孫王昆莫的孫子岑娶!
關於公主下嫁烏孫,史記卷123、大宛(ㄩㄢ)列傳原文如下:

烏孫以千匹馬聘漢女,漢遣宗室女江都翁主往妻烏孫.....昆莫曰[我老],乃令其孫岑(ㄘㄣˊ)娶(ㄑㄩˋ)要翁主。

講完美女,得講醇酒了,匈奴、烏孫、大宛、大夏..等等地方都是西域、西方,上面講的烏孫大約在現在的吉爾吉斯坦境內伊塞克湖附近,東南有首都"赤穀城",大宛(ㄩㄢ)則在今新疆西部、哈薩克斯坦境內,首都貴山城,西域、大宛(ㄩㄢ)及周邊等地,兩千多年前就盛產葡萄,那個時候是寫成"蒲陶",家家戶戶都用葡萄做酒,可能因為天氣乾燥,酒可以窖藏十年以上,喝酒風氣普遍,看來今日西方餐前酒、飯後酒...其來有自,更因為人人愛酒,酒成了一項大商品,如同今日法國紅酒、加州酒...等等是個商業,人的財富也是以酒來度量,有錢人會有一萬石以上的酒。葡萄、"蒲陶"也是在漢武帝時移栽到中國的。史記卷123、大宛(ㄩㄢ)列傳原文如下:

宛左右以"蒲陶"為酒,富人藏酒至萬余石,久者數十歲不敗。

講完酒再講講女人,可憐的"細君"不但得忍受帳蓬、羊肉、羊奶.....,午夜夢回,一睜眼,一個兩眼深陷、滿臉鬍鬚的"鬼佬"就在眼前,定下心來,才發現是自己的老公、烏孫王昆莫的孫子岑(ㄘㄣˊ)娶(ㄑㄩˋ),這是什麼日子?史記卷123、大宛(ㄩㄢ)列傳原文如下:

自大宛以西至安息,國雖頗異言,然大同俗,相知言,其人皆深眼,多鬚髯。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葡萄酒鄉的醇酒美人(史記卷123 大宛列傳):2009年04月07日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