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殺人

書名、分部: 

史記、世家

卷篇章: 
卷33魯周公世家

孔子殺人

史記卷33 魯周公世家

孔子是偉大的,這是從小讀書而來的印象,史記裡明白記載孔子殺過人,過程是這樣的:
魯定公十年,魯定公在齊景公威迫下,兩國約在山東萊蕪東南的夾谷峪開會,夾谷峪聽起來就像個危險之地,孔子是魯定公的副總經理,陪同前往,齊國早就不懷好意,想綁架定公以取得魯國的城池。

和現代一樣,如果開會,兩公司的總經理一定坐中間、高高在上,兩國國君同樣坐在較高的台上,齊國精心安排了「牛郎歌舞秀」,在台上表演,這些牛郎個個武功高強,都是搏擊高手,準備在齊景公丟下酒杯時,一湧而上綁架魯定公,孔子識破訐計,假裝要向齊景公呈上禮品,三兩步跳上高台屠牛,殺了牛郎、綁了齊景公,齊國只好把先前搶奪的魯國土地歸還來交換齊景公。
大家可能覺得奇怪,孔子怎麼如此厲害?像007,其實孔子的身高兩百22公分,可以當NBA的中鋒,父親叔梁紇是魯襄公時的一個勇士,孔子是叔梁紇和顏徵在的私生子
這一段孔子殺人原文(註一)見「史記卷33、魯周公世家」:

十年,定公與齊景公會於夾谷,孔子行相事,齊欲襲魯君,孔子以禮歷階,誅齊淫樂,齊侯懼,乃止,歸魯侵地而謝過。

有件事比較奇怪,齊國幹嘛硬要拿魯國開刀?
大家都知道孔子周遊列國之事,齊國也是其中之一,齊景公曾經於景公31年、西元前517年面試35歲的孔子,十分滿意,甚至準備立刻錄取孔子,但遭晏嬰反對。可見晏嬰雖有賢名在外,但也是有忌妒之心,爭權奪利不落人後!之後,因為齊國內部有人想害孔子(該不是晏嬰一黨的?),因而齊景公只好不用孔子,孔子回到了魯國,那時仍是魯昭公之時。
孔子42歲時(西元前510年),流亡在晉國的魯昭公死了,弟弟定公由「代理」董事長成為「正式」董事長(定公元年為西元前509年),到了定公十年、西元前500年,齊景公的特助黎鉏ㄔㄨˊ(春秋左傳中的犁彌)向景公再度講孔子小話,才出現了「孔子殺人」這一幕,在卷32齊太公世家裡,黎鉏說「孔丘知禮而怯,請令萊人為樂,因執魯君,可得志。」,而晏嬰祖籍「」,萊人應是晏嬰的心腹,晏嬰、黎鉏為同黨十分明顯。妙的是,距景公面試孔子已過了17年,顯見晏嬰、黎鉏一黨對孔子十分不爽,同時,也是故意找藉口威逼魯國。齊景公面試35歲的孔子原文見「史記卷47、孔子世家」:

景公問政孔子,孔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景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雖有粟,吾豈得而食諸!」他日又復問政於孔子,孔子曰:「政在節財。」景公說,將欲以尼谿田封孔子。晏嬰進曰:「夫儒者滑稽而不可軌法;倨傲自順,不可以為下;崇喪遂哀,破產厚葬,不可以為俗;游 說乞貸,不可以為國。自大賢之息,周室既衰,禮樂缺有間。今孔子盛容飾,繁登降之禮,趨詳之節,累世不能殫其學,當年不能究其禮。君欲用之以移齊俗,非所以先細民也。」後景公敬見孔子,不問其禮。異日,景公止孔子曰:「奉子以季氏,吾不能。」以季孟之間待之。齊大夫欲害孔子,孔子聞之。景公曰:「吾老矣, 弗能用也。」孔子遂行,反乎魯。

如果大家去看左傳、定公十年(註一),也記載了魯定公和齊景公開會之事,無聊得緊。遠不如司馬遷在史記中把這一段寫得活靈活現、八卦出孔子殺人的想像空間。司馬遷、讚!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註一」:孔子殺人在春秋本文只有「十年,春,王三月,及齊平。」幾個字,看來孔子有意低調,或者是孔子並未殺人,只是堅持執法。但是,由春秋左傳、春秋穀梁傳、春秋公羊傳三者看來,孔子要回了魯國失地「鄆、讙、龜、陰」應是不假。在史記中,有多處講到魯定公和齊景公開會之事,本文使用的一段是最八卦的寫法。春秋左傳、春秋穀梁傳、春秋公羊傳、史記各處的記載節錄於下。
春秋、左傳對「孔子殺人」的說明並不誇張,孔子只是說了一大堆道理,齊國竟然歸還魯國失地,看來有不少隱情。春秋、左傳、定公十年原文如下:

十年,春,及齊平。
夏,公會齊侯于祝其,實夾谷,孔丘相,犁彌言於齊侯曰,孔丘知禮而無勇,若使萊人以兵劫魯侯,必得志焉,齊侯從之,孔丘以公退,曰,士兵之,兩君合好,而裔夷之俘,以兵亂之,非齊君所以命諸侯也,裔不謀夏,夷不亂華,俘不干盟,兵不偪好,於神為不祥,於德為愆義,於人為失禮,君必不然,齊侯聞之,遽辟之, 將盟,齊人加於載書曰,齊師出竟,而不以甲車三百乘從我者,有如此盟,孔丘使茲無還揖對曰,而不反我汶陽之田,吾以共命者,亦如之,齊侯將享公,孔丘謂梁丘,據,曰,齊魯之故,吾子何不聞焉,事既成矣,而又享之,是勤執事也,且犧象不出門,嘉樂不野合,饗而既具,是棄禮也,若其不具,用秕稗也,用秕稗君辱,棄禮名惡,子盍圖之,夫享所以昭德也,不昭不如其已也,乃不果享,齊人來歸鄆讙龜陰之田。

春秋穀梁傳對「孔子殺人」的說明就詳細多了,「齊人鼓噪而起,欲以執魯君。」寫出了齊國的野心,在「齊人使優施舞於魯君之幕下」之後,穀梁傳直接跳到了"孔子曰:「笑君者罪當死!」使司馬行法焉,首足異門而出",中間齊國舞者想劫持魯定公之事並未寫出。春秋、穀梁傳、定公十年原文如下:

十年春,王三月,及齊平。
夏,公會齊侯於頰谷。公至自頰谷。離會不致,何為致也?危之也。危之,則以地致何也?為危之也。其危奈何?曰頰谷之會,孔子相焉。兩君就壇,兩相相揖。齊人鼓噪而起,欲以執魯君。孔子歷階而上,不盡一等,而視歸乎齊侯,曰:「兩君合好,夷狄之民何為來?」為命司馬止之。齊侯逡巡而謝曰:「寡人之過也。」退而屬其二三大夫曰:「夫人率其君與之行古人之道,二三子獨率我而入夷狄之俗,何為?」罷會,齊人使優施舞於魯君之幕下。孔子曰:「笑君者罪當死!」使司馬行法焉,首足異門而出。齊人來歸鄆、言雚、龜、陰之田者,蓋為此也。因是以見雖有文事,必在武備,孔子於頰谷之會見之矣。晉趙鞅帥師圍衛。齊人來歸鄆、讙、龜、陰之田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郈。

春秋、公羊傳、定公十年對「孔子殺人」的說明不多:

十年春,王三月,及齊平。
夏,公會齊侯于頰穀。公至自頰穀。
齊人來歸運、讙、龜陰田。齊人曷為來歸運、讙、龜陰田?孔子行乎季孫,三月不違,齊人為是來歸之。

 
「孔子殺人」到了史記手裡,就豐富多了。
 
史記、卷32齊太公世家對「孔子殺人」的說明十分清楚,「孔丘知禮而怯,請令萊人為樂,因執魯君,可得志。」,接著「孔子歷階上,使有司執萊人斬之」,意思是齊國衛隊殺了「萊人」,這可能因為司馬遷是依齊國國史而寫的,齊國人寫自己的國史,不好意思寫得太明白,含糊帶過,原文見史記、卷32齊太公世家:

四十八年,與魯定公好會夾谷。犁鉏曰:「孔丘知禮而怯,請令萊人為樂,因執魯君,可得志。」景公害孔丘相魯,懼其霸,故從犁鉏之計。方會,進萊樂,孔子歷階上,使有司執萊人斬之,以禮讓景公。景公慚,乃歸魯侵地以謝,而罷去。是歲,晏嬰卒。

史記、卷47孔子世家對「孔子殺人」的說明讓人有如親見,當齊人刀槍隊「旍(ㄐㄧㄥ)旄(ㄇㄠˊ)羽袚(ㄈㄨˊ)矛戟劍撥鼓噪而至」蜂擁而上時,孔子一個箭步而上,叫衛隊護駕,無奈衛隊都是齊人,「有司卻之,不去」,孔子怒目晏子與景公,景公只好下令撤下刀槍隊,稍後,又上了一隊暗藏兇器的侏儒,孔子大怒,衛隊只好動手殺了武裝的侏儒,「有司加法焉,手足異處」,景公就此嚇倒因而割地?這中間肯定漏了孔子挾持景公這一段,由文句看來,孔子世家應是參考春秋穀梁傳。原文見史記、卷47孔子世家:

定公十年春,及齊平。夏,齊大夫黎鉏言於景公曰:「魯用孔丘,其勢危齊。」乃使使告魯為好會,會於夾谷。魯定公且以乘車好往。孔子攝相事,曰:「臣聞有文事者必有武備,有武事者必有文備。古者諸侯出疆,必具官以從。請具左右司馬。」定公曰:「諾。」具左右司馬。會齊侯夾谷,為壇位,土階三等,以會遇之禮相 見,揖讓而登。獻酬之禮畢,齊有司趨而進曰:「請奏四方之樂。」景公曰:「諾。」於是旍旄羽袚矛戟劍撥鼓噪而至。孔子趨而進,歷階而登,不盡一等,舉袂而言曰:「吾兩君為好會,夷狄之樂何為於此!請命有司!」有司卻之,不去,則左右視晏子與景公。景公心怍,麾而去之。有頃,齊有司趨而進曰:「請奏宮中之樂。」景公曰:「諾。」優倡侏儒為戲而前。孔子趨而進,歷階而登,不盡一等,曰:「匹夫而營惑諸侯者罪當誅!請命有司!」有司加法焉,手足異處。景公懼而動,知義不若,歸而大恐,告其群臣曰:「魯以君子之道輔其君,而子獨以夷狄之道教寡人,使得罪於魯君,為之奈何?」有司進對曰:「君子有過則謝以質,小人有過則謝以文。君若悼之,則謝以質。」於是齊侯乃歸所侵魯之鄆、汶陽、龜陰之田以謝過。

史記、卷33魯周公世家對「孔子殺人」的說明最為直接,「齊欲襲魯君,孔子以禮歷階,誅齊淫樂,齊侯懼,乃止,歸魯侵地而謝過。」,應是司馬遷是依魯國國史而寫的,魯國人寫自己的國史,最接近事實,原文見史記、卷33魯周公世家:

十年,定公與齊景公會於夾谷,孔子行相事。齊欲襲魯君,孔子以禮歷階,誅齊淫樂,齊侯懼,乃止,歸魯侵地而謝過。十二年,使仲由毀三桓城,收其甲兵。孟氏不肯墮城,伐之,不克而止。季桓子受齊女樂,孔子去。

 
孔子殺人(史記卷33、魯周公世家):2012-05-19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