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子換馬匹、金湯匙砸死好色姊夫

書名、分部: 

史記、世家

卷篇章: 
卷43趙世家

馬子換馬匹、金湯匙砸死好色姊夫

史記卷43 趙世家

春秋戰國混亂得不得了,父殺子、子殺父,各種劣行都有,春秋末期,韓趙魏三家分晉,由春秋五覇成了戰國七雄,趙國的成形卻和一把「金湯匙」有關。

老爸趙簡子死了,死前,把趙襄子叫到跟前、吩咐:「我死後,你到陽明山上望望、散散心」,趙襄子自然滿口稱是,趙簡子就這麼斷氣了,由趙襄子繼承父位,趙襄子卻並非生下來就「啣銜著金湯匙」,彼時,還沒有趙國,趙家只是春秋五覇之一的晉國的大臣,趙襄子一即位自然想擴大勢力,想破了頭也不得其法,決定上陽明山登高望遠郊遊取樂,一堆死腦筋的家臣勸諫:「老爸剛死不宜遊樂」,趙襄子就以老爸死前交待要到陽明山視察為由搪塞了過去。登得陽明山上,風景宜人,自有拍馬屁的家臣一一介紹遠處各景緻,其中之一就是盛產良馬的「代國」,趙襄子一下子猛然醒悟「老爸遺言」的重要性了。
要強盛,必需有好的武器,古代的馬匹就相當於今日的戰車,是兵家最重要的武器,奪取盛產良馬的「代國」就是「老爸的遺言」,力敵不如智取,打聽到代國國王很好色,立刻想到「馬子換馬匹」這招,把姊姊這個漂亮「馬子」嫁給「代王」,同時,趙襄子的老媽出身很差,只是老爸身邊的服侍的人,可能是不知那一天趙簡子喝醉隨便拉來洩慾的,既然不是「銜著金湯匙」出生的,倒不如自己打一把「金湯匙」,古代號稱「金」,其實是「銅」,所以是一把大大的有個長柄的「銅湯匙」。
既然把老姊這個「馬子」都送了,其他的好東西也不吝嗇地送了一堆給「姊夫、代王」,人財兩得的「代王」高高興興地回送了代國的良馬。小舅子趙襄子和姊夫「代王」兩人一下子拉近了關係、情同兄弟,相約在「雁門山俱樂部酒店」,在酒店內先安排了數百個歌舞團,並暗藏兵器在道具中,約定在酒酣耳熱的時候,上台灣小吃「魷魚羹」,「魷魚羹」裝在預備好的「銅湯匙」裡,一聲令下,整桶滾燙「魷魚羹」潑到「代王」身上,下一招就是「銅湯匙」砸下,可憐的「代王」頭破血流,腦漿和著「魷魚羹」流了滿地,就此一命嗚呼哀哉,幾百個歌舞團員拿出暗藏的兵器將「代王」的隨從全數殲滅,一方面舉兵平了代國,另方面用「代王」的賓士車迎接回了趙襄子老姊,趙襄子老姊在車上知道了老公「代王」已經被弟弟害死,想想,要怪丈夫好色才惹禍上身也不對!要埋怨弟弟的野心也不對!亂世裡女人的命運如此,奈何不得天地,雖然是政治婚姻,既然嫁了「代王」,就不想再事二夫了,一邊想一邊磨利頭簪,到了河北蔚縣東南山丘時就自殺了,後人稱這裡為摩笄之山。
趙襄子在位時,韓趙魏三家滅了晉國另一大權臣知伯,確立了韓趙魏三家分晉的態勢,「馬子換馬匹」、「銅湯匙」就此改變了歴史。
這一段故事在「史記卷43、趙世家」裡,「史記」說的是趙襄子老爸把姊姊嫁到代國的,和以上所寫略有出入,故事原始出處應是「呂氏春秋、孝行覽、長攻」,「戰國策、燕策、燕一、張儀為秦破從連橫謂燕王」對故事描繪最生動,「列女傳、節義、代趙夫人」則寫下了女人在亂世的無奈,「史記爆料」參照以上四個文獻爆出了這一段「馬子換馬匹、金湯匙殺好色姊夫」料,原文如下:
史記卷43、趙世家

襄子姊前為代王夫人。簡子既葬,未除服,北登夏屋,請代王。使廚人操銅枓(ㄓㄨˇ)以食代王及從者,行斟,陰令宰人各以枓擊殺代王及從官,遂興兵平代地。其姊聞之,泣而呼天,摩笄(ㄐㄧ)自殺。代人憐之,所死地名之為摩笄之山。

呂氏春秋、孝行覽、長攻:

趙簡子病,召太子而告之曰:「我死,已葬,服衰而上夏屋之山以望。」太子敬諾。簡子死,已葬,服衰,召大臣而告之曰:「願登夏屋以望。」大臣皆諫曰:「登夏屋以望,是游也。服衰以游,不可。」襄子曰:「此先君之命也,寡人弗敢廢。」群臣敬諾。襄子上於夏屋以望代俗,其樂甚美,於是襄子曰:「先君必以此教之也。」及歸,慮所以取代,乃先善之。代君好色,請以其弟姊妻之,代君許諾。弟姊已往,所以善代者乃萬故。馬郡宜馬,代君以善馬奉襄子,襄子謁於代君而請觴之,馬郡盡,先令舞者置兵其羽中數百人,先具大金斗。代君至,酒酣,反斗而擊之,一成腦塗地。舞者操兵以鬥,盡殺其從者。因以代君之車迎其妻,其妻遙聞之狀,磨笄以自刺,故趙氏至今有刺笄之證與「反斗」之號。

列女傳、節義、代趙夫人

代趙夫人者,趙衛子之女,襄子之姊,代王之夫人也。衛子既葬,襄子未除服,地登夏屋,誘代王,使廚人持斗以食代王及從者,行斟,陰令宰人各以一斗擊殺代王 及從者。因舉兵平代地而迎其姊趙夫人,夫人曰:「吾受先君之命事代之王,今十有餘年矣。代無大故,而主君殘之。今代已亡,吾將奚歸?且吾聞之,婦人之義無二夫。吾豈有二夫哉!欲迎我何之?以弟慢夫,非義也。以夫怨弟,非仁也。吾不敢怨,然亦不歸,遂泣而呼天,自殺於靡笄之地。代人皆懷之。

戰國策、燕策、燕一、張儀為秦破從連橫謂燕王

張儀為秦破從連橫,謂燕王曰:「大王之所親,莫如趙。昔趙王以其姊為代王妻,欲并代,約與代王遇於句注之塞。乃令工人作為金斗,長其尾,令之可以擊人。與代王飲,而陰告廚人曰:『即酒酣樂,進熱歠(ㄔㄨㄛˋ),即因反斗擊之。』於是酒酣樂進取熱歠。廚人進斟羹,因反鬭而擊之,代王腦塗地。其姊聞之,摩笄以自刺也。故至今有摩笄之山,天下莫不聞。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馬子換馬匹、金湯匙砸死好色姊夫(史記卷43、趙世家):2012年12月27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