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氏孤兒、王位爭奪戰的插曲

書名、分部: 

史記、世家

卷篇章: 
卷45韓世家

趙氏孤兒、王位爭奪戰的插曲

史記卷45 韓世家

「趙氏孤兒」曾拍成電影,大意是春秋晉國奸臣屠岸賈殺了趙盾全家,趙盾兒子趙朔的妻子是晉成公的姊姊,產下遺腹子趙武,交給程嬰後自殺,趙盾門人公孫杵臼和趙盾朋友程嬰保護趙武,由公孫杵臼抱程嬰的小孩去自首而死,而程嬰則扶養趙武長大,日後由韓厥向晉景公平反「趙氏孤兒」的一段故事,貫穿整個故事的韓厥就是日後三家分晉韓國的先人,原文見史記卷45、韓世家:

韓厥,晉景公之三年,晉司寇屠岸賈將作亂,誅靈公之賊趙盾。趙盾已死矣,欲誅其子趙朔。韓厥止賈,賈不聽。厥告趙朔令亡。朔曰:「子必能不絕趙祀,死不恨矣。」韓厥許之。及賈誅趙氏,厥稱疾不出。程嬰、公孫杵臼之藏趙孤趙武也,厥知之。
晉景公十七年,病,卜大業之不遂者為祟。韓厥稱趙成季之功,今後無祀,以感景公。景公問曰:「尚有世乎?」厥於是言趙武,而復與故趙氏田邑,續趙氏祀。

「趙氏孤兒」大家皆知,但是以奸臣屠岸賈的「奸臣」二字作為起因,過度簡化了其來龍去脈,「趙氏孤兒」真正的成因是源自於晉獻公娶驪姬生了兒子「奚齊」後的王位爭奪戰,史記記載著晉朝政局混亂了五個朝代,「趙氏孤兒」是這一片混亂中的一個插曲,從晉獻公到晉景公其王位傳承次序如下:

獻公、恵公(獻公之子)、懷公(恵公之子)、文公(獻公之子)、襄公(文公之子)、靈公(襄公之子)、成公(文公之子)、景公(成公之子)

由獻公到景公,七任王位接任的關係整理如下,括號內數字代表王位接手的次序:

晉獻公(1) 晉獻公兒子 晉獻公孫子 晉獻公曾孫
  恵公(2)    
    懷公(3)  
  文公(4)    
    襄公(5)  
      靈公(6)
    成公(7)  
      景公(8)

由表中可看到王位傳承有父子也有兄弟,一般來說,王位是父傳子,因為晉獻公娶驪姬生了兒子「奚齊」後的王位爭奪戰打破了這傳統,造成兄弟加入王位爭奪戰。「趙氏孤兒趙武」捲入其中要從曾祖父趙衰講起,當驪姬進行王位爭奪戰時,獻公的兒子重耳、夷吾逃往國外,夷吾成為日後的晉恵公,重耳成為日後的晉文公,趙衰就是跟著晉文公的家臣,當時主要跟隨的人有狐偃(ㄧㄢˇ),趙衰,顛頡(ㄐㄧㄝˊ),魏武子,司空季子五人,狐偃更是晉文公的舅舅,晉文公因為母親的娘家是狄國,所以逃到了狄國,狄國打敗了廧(ㄑㄧㄤˊ)咎如國,擄獲叔隗、季隗兩位公主,妹妹季隗給了晉文公當小三,姊姊叔隗則成了趙衰的小三,這麼一來,晉文公、趙衰通過生殖器成了親家。趙盾就是叔隗生的,原文見春秋左傳、僖公二十三年:

晉公子重耳之及於難也,晉人伐諸蒲城,蒲城人欲戰,重耳不可,曰,保君父之命,而享其生祿,於是乎得人,有人而校,罪莫大焉,吾其奔也,遂奔狄,從者狐偃(ㄧㄢˇ),趙衰,顛頡(ㄐㄧㄝˊ),魏武子,司空季子,狄人伐廧(ㄑㄧㄤˊ)咎如,獲其二女,叔隗,季隗,納諸公子,公子取季隗,生伯鯈,叔劉,以叔隗妻趙衰,生盾。

在史記卷39、晉世家也有類似的記載,只是姊姊給了晉文公當小三,妹妹成了趙衰的小三,正好相反。

狄伐咎如,得二女:以長女妻重耳,生伯鯈、叔劉;以少女妻趙衰,生盾。居狄五歲而晉獻公卒,裏克已殺奚齊、悼子,乃使人迎,欲立重耳。重耳畏殺,因固謝,不敢入。

晉文公、趙衰通過生殖器成了親家,趙衰就上升到和晉文公舅舅狐偃同等的地位了,隨著時空的移轉,一批老人都死了,趙盾代趙衰執政,原文見史記卷39、晉世家:

六年,趙衰成子、欒貞子、咎季子犯、霍伯皆卒。趙盾代趙衰執政

趙盾的出身並不好,媽媽只是個小三,老爸趙衰的大老婆是晉文公的女兒,所以晉文公既是趙衰的岳父,而同時又是連襟,也是夠亂的!話說,趙衰的大老婆很賢慧,不但把趙衰的小三叔隗接來,而且讓叔隗生的趙盾接掌家業,自己生的三個兒子趙同、趙括、趙嬰齊反而成為家臣,原文見史記卷43、趙世家:

初,重耳在晉時,趙衰妻亦生趙同、趙括、趙嬰齊。....
趙衰既反晉,晉之妻固要迎翟妻,而以其子盾為適嗣,晉妻三子皆下事之。晉襄公之六年,而趙衰卒,謚為成季。

趙盾雖然繼承了家業,但是在晉國地位並不高,晉文公死後,晉襄公即位,趙盾只能輔佐狐射(ㄧㄝˋ)姑,狐射姑是什麼人?狐射姑就是晉文公跑路時五虎將之一狐偃(ㄧㄢˇ)的兒子,別忘了狐偃是晉文公的舅舅,也就是晉襄公的舅公,所以狐射姑算是晉襄公的表舅,關係非比尋常,晉襄公的媽媽出身名門,是秦國宗室女子,而趙盾老媽的妹妹季隗卻是晉文公的小三,是晉襄公老媽的對手,想也知道,對晉襄公而言,趙盾是歒對陣營,也就不難明白晉襄公那裡會跟趙盾親近?晉襄公相信的人一定是表舅狐射姑。但是,趙家是晉國的實力派,趙盾老爸的下屬陽處父握有實權,就來了場不流血政變,把趙盾推上了晉國的權力中心,原文見春秋左傳、文公六年

六年,春,晉蒐于夷,舍二軍,使狐射姑將中軍,趙盾佐之,陽處父至自溫,改蒐于董,易中軍,陽子成季之屬也,故黨於趙氏,且謂趙盾能,曰,使能,國之利也,是以上之,宣子於是乎始為國政,制事典,正法罪,辟刑獄,董逋逃,由質要,治舊洿,本秩禮,續常職,出滯淹,既成,以授大傅陽子,與大師賈佗,使行諸晉國,以為常法。

沒兩年,晉襄公死了,原本已立了年幼的太子夷皋(ㄍㄠ),太子夷皋的母親穆嬴是秦穆公的女兒,跟趙盾自然不是一條路上的,趙盾想立襄公的弟弟「雍」,「雍」的母親「杜祁」也是小三,讓位给晋襄公的母親偪姞及趙盾的阿姨季隗,自己屈居第三位,因此,趙盾和襄公的弟弟「雍」成了一路人。而趙盾的死對頭狐射姑、又稱賈季就站了出來擁護晉襄公的另一個弟弟「樂」,「樂」的媽媽辰嬴大有來頭,辰嬴先嫁晉惠公,之後又被秦穆公順手送給了尚未發跡的晉文公,真是「兄終弟及」,原文見:

史記卷39、晉世家:
七年八月,襄公卒。太子夷皋少。晉人以難故,欲立長君。趙盾曰:「立襄公弟雍。好善而長,先君愛之;且近於秦,秦故好也。立善則固,事長則順,奉愛則孝, 結舊好則安。」賈季曰:「不如其弟樂。辰嬴嬖於二君,立其子,民必安之。」趙盾曰:「辰嬴賤,班在九人下,其子何震之有!且為二君嬖,淫也。為先君子,不能求大而出在小國,僻也。母淫子僻,無威;陳小而遠,無援:將何可乎!」使士會如秦迎公子雍。賈季亦使人召公子樂於陳。趙盾廢賈季,以其殺陽處父。十月, 葬襄公。十一月,賈季奔翟。是歲,秦繆公亦卒。
春秋左傳、文公六年:
八月,乙亥,晉襄公卒,靈公少,晉人以難故,欲立長君,趙孟曰,立公子雍,好善而長,先君愛之,且近於秦,秦舊好也,置善則固,事長則順,立愛則孝,結舊則安,為難故,故欲立長君。有此四德者,難必抒矣。賈季曰,不如立公子樂,辰嬴嬖於二君,立其子,民必安之趙孟曰,辰嬴賤,班在九人,其子何震之有,且為二嬖,淫也,為先君子,不能求大,而出在小國,辟也,母淫子辟,無威,陳小而遠,無援,將何安焉,杜祁以君故,讓偪姞而上之,以狄故,讓季隗而已次之,故班在四,先君是以愛其子,而仕諸秦,為亞卿焉,秦大而近,足以為援,母義子愛,足以威民,立之,不亦可乎,使先蔑,士會,如秦,逆公子雍,賈季亦使召公子樂于陳,趙孟使殺諸郫,賈季怨陽子之易其班也,而知其無援於晉也,九月,賈季使續鞫居殺陽處父,書曰,晉殺其大夫,侵官也。

辰嬴先後嫁給晉惠公、晉文公,這一段原由是在晉文公流亡至秦國時,原本已嫁給晉惠公的辰嬴和晉襄公的媽媽及其他三個出身秦國宗室的女子,被秦穆公一起又塞給了晉文公。原文見史記卷39、晉世家:

重耳至秦,繆公以宗女五人妻重耳,故子圉妻與往。重耳不欲受,司空季子曰:「其國且伐,況其故妻乎!且受以結秦親而求入,子乃拘小禮,忘大丑乎!」遂受。繆公大歡,與重耳飲。

吵鬧了半天,靠著女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絕招,靈公老媽穆嬴天天抱著他上朝吵吵鬧鬧,一堆男人最後只好屈服,讓靈公接王位,原文見史記卷43、趙世家及春秋左傳、文公七年:

史記卷43、趙世家
趙盾代成季任國政二年而晉襄公卒,太子夷皋年少。盾為國多難,欲立襄公弟雍。雍時在秦,使使迎之。太子母日夜啼泣,頓首謂趙盾曰:「先君何罪,釋其適子而更求君?」趙盾患之,恐其宗與大夫襲誅之,乃遂立太子,是為靈公,發兵距所迎襄公弟於秦者。靈公既立,趙盾益專國政。
春秋左傳、文公七年

穆嬴日抱太子以啼于朝,曰,先君何罪,其嗣亦何罪,舍適嗣不立,而外求君,將焉寘此,出朝則抱以適趙氏,頓首於宣子曰,先君奉此子也,而屬諸子曰,此子也 才,吾受子之賜,不才,吾唯子之怨,今君雖終,言猶在耳,而棄之,若何,宣子與諸大夫皆患穆嬴,且畏偪,乃背先蔑而立靈公,以禦秦師,

靈公雖然繼位,大權都在趙盾手中,等到靈公長大,心裡自然很不爽,而且靈公本性相當跋扈,常拿彈弓打人,見人逃避就高興得不得了,廚師煮菜不熟就被他殺了,因此,擊殺趙盾是必然的,靈公假意要請趙盾喝酒,卻暗中埋伏殺手,沒想到卻找到了個曾受恩於趙盾的「示瞇明」充當殺手,其結果可想而知--不成功,原文見史記卷39、晉世家:

靈公立十四年,益驕。趙盾驟諫,靈公弗聽。及食熊蹯,胹不熟,殺宰人,持其尸出...
初,盾常田首山,見桑下有餓人。餓人,示瞇明也。盾與之食,食其半。問其故,曰:「宦三年,未知母之存不,願遺母。」盾義之,益與之飯肉。已而為晉宰夫, 趙盾弗復知也。九月,晉靈公飲趙盾酒,伏甲將攻盾。公宰示瞇明知之,恐盾醉不能起,而進曰:「君賜臣,觴三行可以罷。」欲以去趙盾,令先,毋及難。盾既去,靈公伏士未會,先縱齧狗名敖。明為盾搏殺狗。盾曰:「棄人用狗,雖猛何為。」然不知明之為陰德也。已而靈公縱伏士出逐趙盾,示瞇明反擊靈公之伏士,伏士不能進,而竟脫盾。盾問其故,曰:「我桑下餓人。」問其名,弗告。明亦因亡去。

靈公擊殺趙盾失敗,趙盾的報復就是由其同宗趙穿殺了靈公,之後,立襄公的弟弟黑臀為成公,原文見史記卷43、趙世家:

而趙穿弒靈公而立襄公弟黑臀,是為成公。

大家一定奇怪,為什麼立襄公的弟弟黑臀為成公呢?因為趙盾的兒子趙朔娶了成公的姊姊莊姬(成公、莊姬應是同一母親所生),胳臂向裡彎,趙盾自然希望兒子的兒女親家成公即位,成公死後,兒子晉景公即位,改朝換代,新人上舊人下,靈公的寵臣屠岸賈上台,以趙盾殺了靈公之名,要誅殺趙盾後代,韓厥知道了,告訴趙朔,要他快逃,趙朔心想:「我老婆是晉景公的親阿姨,沒在怕的!」,所以置之不理,韓厥這老狐狸一看風頭不對,就假裝生病躲在家裡。屠岸賈就這麼把趙朔、趙同、趙括、趙嬰齊全族都滅了,趙朔老婆莊姬、成公的姊姊正懷了遺腹子趙武,因而就有了趙朔門客公孫杵臼及趙朔朋友程嬰的「趙氏孤兒」這一段,原文見史記卷43、趙世家:

晉景公之三年,大夫屠岸賈欲誅趙氏。初,趙盾在時,夢見叔帶持要而哭,甚悲;已而笑,拊手且歌。盾卜之,兆絕而後好。趙史援占之,曰:「此夢甚惡,非君之身,乃君之子,然亦君之咎。至孫,趙將世益衰。」屠岸賈者,始有寵於靈公,及至於景公而賈為司寇,將作難,乃治靈公之賊以致趙盾,遍告諸將曰:「盾雖不知,猶為賊首。以臣弒君,子孫在朝,何以懲罪?請誅之。」韓厥曰:「靈公遇賊,趙盾在外,吾先君以為無罪,故不誅。今諸君將誅其後,是非先君之意而今妄 誅。妄誅謂之亂。臣有大事而君不聞,是無君也。」屠岸賈不聽。韓厥告趙朔趣亡。朔不肯,曰:「子必不絕趙祀,朔死不恨。」韓厥許諾,稱疾不出。賈不請而擅與諸將攻趙氏於下宮,殺趙朔、趙同、趙括、趙嬰齊,皆滅其族。
趙朔妻成公姊,有遺腹,走公宮匿。趙朔客曰公孫杵臼,杵臼謂朔友人程嬰曰:「胡不死?」程嬰曰:「朔之婦有遺腹,若幸而男,吾奉之;即女也,吾徐死耳。」 居無何,而朔婦免身,生男。屠岸賈聞之,索於宮中。夫人置兒叱罅祝曰:「趙宗滅乎,若號;即不滅,若無聲。」及索,兒竟無聲。已脫,程嬰謂公孫杵臼曰: 「今一索不得,後必且復索之,柰何?」公孫杵臼曰:「立孤與死孰難?」程嬰曰:「死易,立孤難耳。」公孫杵臼曰:「趙氏先君遇子厚,子彊為其難者,吾為其易者,請先死。」乃二人謀取他人嬰兒負之,衣以文葆,匿山中。程嬰出,謬謂諸將軍曰:「嬰不肖,不能立趙孤。誰能與我千金,吾告趙氏孤處。」諸將皆喜,許 之,發師隨程嬰攻公孫杵臼。杵臼謬曰:「小人哉程嬰!昔下宮之難不能死,與我謀匿趙氏孤兒,今又賣我。縱不能立,而忍賣之乎!」抱兒呼曰:「天乎天乎!趙 氏孤兒何罪?請活之,獨殺杵臼可也。」諸將不許,遂殺杵臼與孤兒。諸將以為趙氏孤兒良已死,皆喜。然趙氏真孤乃反在,程嬰卒與俱匿山中。
居十五年,晉景公疾,卜之,大業之後不遂者為祟。景公問韓厥,厥知趙孤在,乃曰:「大業之後在晉絕祀者,其趙氏乎?夫自中衍者皆嬴姓也。中衍人面鳥噣,降 佐殷帝大戊,及周天子,皆有明德。下及幽厲無道,而叔帶去周適晉,事先君文侯,至于成公,世有立功,未嘗絕祀。今吾君獨滅趙宗,國人哀之,故見龜策。唯君 圖之。」景公問:「趙尚有後子孫乎?」韓厥具以實告。於是景公乃與韓厥謀立趙孤兒,召而匿之宮中。諸將入問疾,景公因韓厥之眾以脅諸將而見趙孤。趙孤名曰 武。諸將不得已,乃曰:「昔下宮之難,屠岸賈為之,矯以君命,并命群臣。非然,孰敢作難!微君之疾,群臣固且請立趙後。今君有命,群臣之願也。」於是召趙 武、程嬰遍拜諸將,遂反與程嬰、趙武攻屠岸賈,滅其族。復與趙武田邑如故。
及趙武冠,為成人,程嬰乃辭諸大夫,謂趙武曰:「昔下宮之難,皆能死。我非不能死,我思立趙氏之後。今趙武既立,為成人,復故位,我將下報趙宣孟與公孫杵 臼。」趙武啼泣頓首固請,曰:「武願苦筋骨以報子至死,而子忍去我死乎!」程嬰曰:「不可。彼以我為能成事,故先我死;今我不報,是以我事為不成。」遂自 殺。趙武服齊衰三年,為之祭邑,春秋祠之,世世勿絕。

史記的「趙氏孤兒」版本有些不合理,因為趙朔的老婆是晉景公的親阿姨,晉景公那有可能讓屠岸賈去把趙氏一族都殺了?這就得看左傳,左傳記載,趙朔的老婆莊姬是個花痴,老公趙朔剛剛不幸死了,她就搞上了趙嬰齊,這趙嬰齊不是別人,正是趙朔父親趙盾大老婆的小兒子,所以是莊姬搞上了叔叔,這一來,另外兩位叔叔趙同、趙括就很不爽了(不知是否自己沒緣搞上侄女)。尤有甚者,趙盾的大老婆就是晉文公的女兒,也就是說,趙嬰齊是晉文公的外孫,而莊姬是晉成公的女兒、晉文公的孫女,莊姬搞上趙嬰齊等於是晉文公的孫兒、孫女亂搞,一團大亂之下,趙嬰齊就跑了,莊姬心想:「老娘還沒爽夠,你們兩個囉哩囉唆,害得我的"小王"趙嬰齊跑了」,十分不爽趙同、趙括,就向外甥晉景公告狀,這一年是晉景公17年、西元前583年,晉景公從小就看著趙氏把持權力,即位以來,無日不想鏟除趙家,重新掌握權力,就趁著自己阿姨床上亂搞趙氏一家「小頭」的藉口,默許屠岸賈去亂搞一下趙氏一族「大頭」,沒想到屠岸賈是晉靈公的寵臣,當年趙朔老爸趙盾默許其同宗趙穿殺靈公之時,屠岸賈吃了不少暗虧,這一回「公報私仇」,給趙氏來了個殺全家、趙家全家「大頭」搬家,連晉景公的淫蕩阿姨莊姬都給逼死了,晉景公想想、也好,莊姬生出來的趙武還不知是誰的種,如果是趙嬰齊的種,我豈不又多了個「婊兄弟」,這麼一想,淫蕩阿姨莊姬一死,反倒是死無對證了!一干人等都死了,才發現剩下一個可能是自己「婊兄弟」的趙武,因而就再封「趙氏孤兒」趙武個爵位,順帶掩蓋掉自己誅殺趙氏一族的醜聞,歡喜收場,原文見春秋左傳、成公八年:

晉趙莊姬為趙嬰之亡故,譖之于晉侯,曰,原屏將為亂,欒郤為徵,六月,晉討趙同,趙括,武從姬氏畜于公宮,以其田與祁奚,韓厥言於晉侯曰,成季之勳,宣孟之忠,而無後,為善者其懼矣,三代之令王,皆數百年保天之祿,夫豈無辟王,賴前哲以免也

這就是「趙氏孤兒」整個的來龍去脈,是春秋時代晉國王位爭奪戰中的插曲,也是個縮影,由晉獻公娶驪姬生了兒子「奚齊」後開啟了王位爭奪戰,被驪姬逼迫外逃的重耳、夷吾,將國外勢力引入晉國國內的政爭,晉文公重耳即位,代表著秦國勢力的得勝,晉文公雖有短暫的中興,但是內部權臣背後仍時時刻刻有著外國勢力的影子,晉文公一死,晉襄公代表的秦國勢力、趙盾代表的廧咎如國勢力和狐射姑代表的狄國勢力鼎足而三,晉襄公和表舅狐射姑連手壓抑著武將一門的趙盾家族,晉襄公一死、晉靈公繼位,秦、狄、廧咎如三國鬥爭檯面化,終於造成趙盾讓同宗趙穿殺了靈公,立襄公的弟弟黑臀為成公,成公的姊姊是趙盾兒子趙朔的老婆,所以這一回合是廧咎如國勢力在晉國王位爭奪戰中得勝,等到晉景公接手成公王位而鬧出了「趙氏孤兒」,則呈現了三敗俱傷的局面,韓厥則始終在其中扮演著關鍵角色,幫助趙家,這是因為趙盾曾經推舉韓厥,這也是為什麼史記爆料在「史記卷45 韓世家」裡講「趙氏孤兒」,自此以後,晉國權臣成為常態,終至韓趙魏三家分晉,中國歴史也由春秋進入戰國。
「趙氏孤兒」的故事在劉向的「說苑」、「新序」各有其生動處,二者仍是以左傳、史記為本,再予以加油添醋一番,「趙氏孤兒」的「說苑」、「新序」版本節錄於下。
說苑、復恩

晉趙盾舉韓厥,晉君以為中軍尉;趙盾死,子朔嗣為卿。至景公三年,趙朔為晉將,朔取成公姊為夫人,大夫屠岸賈,欲誅趙氏,初趙盾在夢見叔帶持龜要而哭甚悲,已而笑拊手且歌,盾卜之占,垂絕而後好,趙史援占曰:此甚惡非君之身,及君之子,然亦君之咎也。至子趙朔,世益衰,屠岸賈者,始有寵於靈公,及至於晉景公,而賈為司寇,將作難,乃治靈公之賊以至,趙盾遍告諸將曰:「趙穿弒靈公,盾雖不知猶為首賊,臣殺君,子孫在朝,何以懲罪,請誅之!」韓厥曰:「靈公遇賊,趙盾在外,吾先君以為無罪,故不誅;今諸君將誅其後,是非先君之意而後妄誅;妄誅謂之亂臣,有大事而君不聞,是無君也。」屠岸賈不聽,厥告趙朔趨亡,趙朔不肯,曰:「子必不絕趙祀,朔死且不恨。」韓厥許諾,稱疾不出,賈不請而擅與諸將攻趙氏於下宮,殺趙朔、趙括。趙嬰齊,皆滅其族;朔妻成公姊有遺腹,走公宮匿,後生男乳,朔客程嬰持亡匿山中,居十五年,晉景公疾,卜之 曰:「大業之後不遂者為祟。」景公疾問韓厥,韓厥知趙孤在,乃曰:「大業之後,在晉絕祀者,其趙氏乎!夫自中行衍皆嬴姓也,中衍人面鳥喙,降佐殷帝太戊及周天子,皆有明德,下及幽厲無道,而叔帶去周適晉,事先君文侯,至於成公,世有立功,未嘗有絕祀;今及吾君獨滅之,趙宗國人哀之,故見龜策,唯君圖之。」 景公問曰:「趙尚有後子孫乎?」韓厥具以實對,於是景公乃與韓厥謀立趙孤兒,召而匿之宮中,諸將入問疾,景公因韓厥之眾,以脅諸將而見趙孤,孤名曰武,諸 將不得已乃曰:「昔下官之難屠岸賈為之,矯以君令,并命群臣,非然孰敢作難,微君之疾,群臣固且請立趙後,今君有令,群臣之願也。」於是召趙武、程嬰遍拜諸將軍,將軍遂返與程嬰趙武攻屠岸賈,滅其族,復與趙武田邑如故。故人安可以無恩,夫有恩於此故復於彼;非程嬰則趙孤不全,非韓厥則趙後不復。韓厥可謂不忘恩矣。

新序、節士

公孫杵臼,程嬰者,晉大夫趙朔客也。晉趙穿弒靈公,趙盾時為貴大夫,亡不出境,還不討賊,故春秋責之,以盾為弒君。屠岸賈者,幸於靈公,晉景公時,賈為司寇,欲討靈公之賊,盾已死,欲誅盾之子趙朔,遍告諸將曰:「盾雖不知,猶為賊首,賊乃弒君,子孫在朝,何以懲罰?請誅之。」韓厥曰:「靈公遇賊,趙盾在外,吾先君以為無罪,故不誅。今請君將妄誅,妄誅謂之亂臣,有大事君不聞,是無君也。」屠岸賈不聽,韓厥告趙朔趣亡,趙朔不肯。曰:「子必不絕趙祀,予死不恨。」韓厥許諾,稱疾不出。賈不請而擅與諸將攻趙氏於下宮,殺趙朔,趙同,趙括,趙嬰齊,皆滅其族。趙朔妻成公姊,有遺腹,走公宮匿。公孫杵臼謂程嬰曰:「胡不死。」嬰曰:「朔之妻有遺腹,若幸而男,吾奉之,即女也,吾徐死耳。」無何而朔妻免生男。屠岸賈聞之,索於宮,朔妻置兒苎中,祝曰:「趙宗滅乎,若號;即不滅乎,若無聲。」及索,兒竟無聲。已脫,程嬰謂杵臼曰:「今一索不得,後必且復之,奈何?」杵臼 曰:「立孤與死,庸難?」嬰曰:「立孤亦難耳!」杵臼曰:「趙氏先君遇子厚,子強為其難者,吾為其易者,吾請先死。」而二人謀取他嬰兒,負以文褓匿山中。 嬰謂諸將曰:「嬰不肖,不能立孤,誰能予吾千金,吾告趙氏孤處。」諸將皆喜,許之,發師隨嬰攻杵臼。杵臼曰:「小人哉程嬰!下宮之難不能死,與我謀匿趙氏孤兒,今又賣之。縱不能立孤兒,忍賣之乎?」抱而呼天曰:「趙氏孤兒何罪?請活之,獨殺杵臼也。」諸將不許,遂并殺杵臼與兒。諸將以為趙氏孤兒已死,皆喜。然趙氏真孤兒乃在,程嬰卒與俱匿山中,居十五年。晉景公病,卜之,大業之胄者為祟,景公問韓厥,韓厥知趙孤存,乃曰:「大業之後,在晉絕祀者,其趙氏乎?夫自中行衍皆嬴姓也。中行衍人面鳥嶵,降佐帝大戊及周天子,皆有明德,下及幽厲無道,而叔帶去周適晉,事先君繆侯,至于成公,世有立功,未嘗絕祀。今及吾君,獨滅之趙宗,國人哀之,故見龜筴出現,唯君圖之。」景公問趙尚有後子孫乎?韓厥具以實告。景公乃以韓厥謀立趙氏孤兒, 召匿之宮中。諸將入問病,景公因韓厥之眾以脅諸將,而見趙氏孤兒,孤兒名武,諸將不得已乃曰:「昔下宮之難,屠岸賈為之,繅以君命,并命群臣。非然,庸敢作難?微君之病,群臣固將請立趙後,今君有命,群臣願之。」於是乃召趙武,程嬰遍拜諸將,遂俱與程嬰趙氏攻屠岸賈, 滅其族。復興趙氏田邑如故。趙武冠為成人,程嬰乃辭大夫,謂趙武曰:「昔下宮之難皆能死,我非不能死,思立趙氏後,今子既立為成人,趙宗復故,我將下報趙孟與公孫杵臼。」趙武號泣,固請曰:「武願苦筋骨以報子至死,而子忍棄我而死乎?」程嬰曰:「不可,彼以我為能成事故,皆先我死,今我不下報之,是以我事 為不成也。」遂以殺。趙武服哀三年,為祭邑,春秋祠之,世不絕。君子曰:「程嬰公孫杵臼,可謂信交厚士矣。嬰之自殺下報亦過矣。」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趙氏孤兒、王位爭奪戰的插曲(史記卷45、韓世家):2012年12月29日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