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過三代

書名、分部: 

史記、世家

卷篇章: 
卷51荊燕世家

富貴不過三代

史記卷51 荊燕世家

「姓的對了,省下30年的努力」,意思是投胎要投有錢有勢之家,美國的好姓不外乎巴菲特、蓋茨等,台灣的好姓有王、辜等,在兩千年前的漢朝,第一等好姓自然是劉邦的「劉」,果真有兩個姓劉的得到了大大好處,一是荊王劉賈、一是燕王劉澤,原文見史記卷51、荊燕世家:

荊王劉賈者,諸劉,不知其何屬初起時。
燕王劉澤者,諸劉遠屬也。

劉賈、劉澤被列入三十個世家之一,有兩大原因,一是突顯出漢朝的「劉姓」非血源諸侯,二是劉澤在漢初王位爭奪戰中的角色。劉賈封為荊王,純屬運氣好,跟皇帝劉邦同姓,原文見史記卷51、荊燕世家:

欲王同姓以鎮天下,乃詔曰:「將軍劉賈有功,及擇子弟可以為王者。」群臣皆曰:「立劉賈為荊王,王淮東五十二城;高祖弟交為楚王,王淮西三十六城。」

劉澤成為燕王,其實是機關算盡,鴻門宴的重要人物之一的樊噲有大功於劉邦,因而遊手好閒的劉邦不但封賣狗肉出身的樊噲為侯,呂后更把妹妹呂須嫁給樊噲,樊噲、呂須生了女兒、兒子樊伉,因而樊噲算是呂后這一派。劉澤就有這個本事,搞上了樊噲的女兒,成了呂后的外甥女婿,在劉邦時撈到了個營陵侯的位子,劉邦死,呂后上台,這麼一來,離權力中心又近了一大步,劉澤不會放過這晉身的機會,自然不會到封地上任,反而賴在京城長安找機會。有一天,有個說客田子春找上劉澤,劉澤看他是個人物,奉上黄金兩百斤為壽禮,田子春兩年後回長安租了棟豪宅,派兒子結交上呂后的特別助理「張釋」,請他到家裡卡拉OK,「張釋」一看田子春的豪宅,以為結交上了什麼富豪,當時,比起今日更加開放,不必上酒店、找援交,家中歌伎、酒女多的是,酒酣耳熱、左擁右抱之餘,田子春、張釋闢室祕談,

田子春告訴張釋:「雖然你是呂后的特別助理,消息靈通,但我的內線是呂后的親人。」
張釋想:「千線萬線不如內線!」,趕忙說:「先生何以教我?」
田子春說:「呂后想讓侄子們為王,但又不好自己開口,你若先開第一槍,一定有好處,說不定能封個侯爵什麼的。」

張釋聽了,就約好了幾個馬屁精大臣,並且先向呂后通風報信,呂后上朝後,就隨口問問:「有沒有什麼事情要討論的?」,馬屁精們自然立刻把呂后的侄子呂產、呂祿、呂台等一陣吹捧,並上書要封諸呂為王,呂后當然先假意推辭一番後再「順應民意」,事成,呂后「鳳心大悅」,不但賞張釋黄金千斤,更封張釋為建陵侯,張釋找到田子春,奉上黄金五百斤,沒想到遭到田子春拒絕,

田子春說:「錢,我有的是,我是為了交你這個朋友才告訴你內線消息的。呂氏為王者多了,最近,我的眼線告訴我,劉氏閒話很多,改天,只怕呂后找你麻煩,為了你好,趕快想辦法立一個劉姓的人為王,平息風波,但是,呂后打心眼裡要削弱劉氏諸王,強化呂氏政權,所以,得找個適當的人。」
張釋一想就急了,忙說:「那裡去找這種人?」
田子春說:「過去,劉邦曾封了非血源的劉賈為荊王,如法泡製應該就行了,現成有個劉澤,姓劉,卻不是劉邦的子孫,劉澤反而是呂后的外家女婿,是呂派的人。」

張釋大喜過望,立刻向呂后稟報,果然呂后正為此煩惱,因而就封劉澤為琅琊王。原文見史記卷51、荊燕世家:

高后時,齊人田生游乏資,以畫干營陵侯澤。澤大說之,用金二百斤為田生壽。田生已得金,即歸齊。二年,澤使人謂田生曰:「弗與矣。」田生如長安,不見澤, 而假大宅,令其子求事呂后所幸大謁者張子卿。居數月,田生子請張卿臨,親修具。張卿許往。田生盛帷帳共具,譬如列侯。張卿驚。酒酣,乃屏人說張卿曰:「臣 觀諸侯王邸弟百餘,皆高祖一切功臣。今呂氏雅故本推轂高帝就天下,功至大,又親戚太后之重。太后春秋長,諸呂弱,太后欲立呂產為[呂]王,王代。太后又重 發之,恐大臣不聽。今卿最幸,大臣所敬,何不風大臣以聞太后,太后必喜。諸呂已王,萬戶侯亦卿之有。太后心欲之,而卿為內臣,不急發,恐禍及身矣。」張卿 大然之,乃風大臣語太后。太后朝,因問大臣。大臣請立呂產為呂王。太后賜張卿千斤金,張卿以其半與田生。田生弗受,因說之曰:「呂產王也,諸大臣未大服。 今營陵侯澤,諸劉,為大將軍,獨此尚觖望。今卿言太后,列十餘縣王之,彼得王,喜去,諸呂王益固矣。」張卿入言,太后然之。乃以營陵侯劉澤為瑯邪王。

這是劉澤的第一計。數年過後,呂后一死,在周勃、陳平、灌嬰等劉氏王朝支持者及劉邦長子劉肥的長子齊悼惠王劉襄及其弟朱虛侯劉章發動軍事政變鏟除諸呂後,連劉澤的小舅子、呂后妹妹呂須的兒子樊伉都被殺了,劉澤卻扶搖直上被文帝封為燕王,這是劉澤手腕高段之處,原來,在這一場軍事政變中,劉澤又選對了邊,早一步到長安,以琅琊王的地位和周勃、陳平、灌嬰等擁立文帝。原文見史記卷51、荊燕世家:

及太后崩,瑯邪王澤乃曰:「帝少,諸呂用事,劉氏孤弱。」乃引兵與齊王合謀西,欲誅諸呂。至梁,聞漢遣灌將軍屯滎陽,澤還兵備西界,遂跳驅至長安。代王亦從代至。諸將相與瑯邪王共立代王為天子。天子乃徙澤為燕王,乃復以瑯邪予齊,復故地。

劉澤兩次為王,看起來有些能耐,其實是個機會主義者,第一次的軍功--抓到王黄,應是在漢朝懸賞下,王黃被手下抓來的;第二次的擁立文帝之功--史記卷51、荊燕世家所說的和齊王合兵一起誅殺呂氏,在史記卷52、齊悼惠王世家裡記載的卻是劉澤上了齊悼惠王劉襄的當,被挾持一起反呂氏,劉澤靠著小聰明脫逃到長安,正好順水推舟立下功勞。因此,劉澤很可能並無什麼才能,只是善鑽營,一生汲汲營營的果實,在世時,似乎不錯,死後經兒子康王劉嘉傳位孫子劉定國。
劉定國是個好色之徒,有了自己的老婆,還和老爸的小老婆通姦生了個兒子,又搶了弟弟的老婆,這些都不能滿足其獸慾,竟然染指自己的女兒,更過份的是,不只一個、是三個女兒,到了漢武帝時事發,劉定國自殺,祖父劉澤偷騙來的燕王氏系就此結束。
賣狗肉出身的樊噲女兒相貌可想而知,劉澤不惜犧牲色相勾上樊噲女兒,成為呂后的外甥女婿,一步步攫取得到燕王這分封,成了權貴,到了孫子劉定國,現世報也因為「色」而失去了燕王氏系,富貴不過三代!
真正說起來,像劉定國這種行為的大有人在,漢武帝一心削弱王侯,劉定國正撞在槍口上罷了。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富貴不過三代(史記卷51、荊燕世家):2013年03月04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