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

書名、分部: 

史記、世家

卷篇章: 
卷55留侯世家

慈悲

史記卷55 留侯世家

「慈」是與樂,觀想眾生得到安樂;「悲」是拔苦,想眾生遠離苦惱。用現代字句,「慈」是做好事,「悲」是不做壞事。滾滾紅塵、芸芸眾生,有人吃齋唸佛,有人捐錢喜捨,有人養流浪狗貓,都是好事,但是,若為了來世著想,那就差了一層,遠不如懷著「慈悲心」,隨時隨地善待家人朋友眾生。「慈悲心」是種寬宏、無分別,無分別就是沒有大小眼,對人,不但不前倨後恭,反倒是如觀音菩薩般的聞聲救苦,聞聲救苦就是「悲苦」,發「慈善心」,做好事。懷「慈悲心」做好事完全不求回報、只有「悲苦」,求回報就沒有「慈悲心」了。

世人都知道留侯張良的事蹟,最有名的「下邳老人」傳給張良「太公兵法」故事,聽來像傳說,卻是史記中的一段,原文見史記卷55、留侯世家:

良嘗閒從容步游下邳圯上,有一老父,衣褐,至良所,直墮其履圯下,顧謂良曰:「孺子,下取履!」良鄂然,欲毆之。為其老,彊忍,下取履。父曰:「履我!」 良業為取履,因長跪履之。父以足受,笑而去。良殊大驚,隨目之。父去里所,復還,曰:「孺子可教矣。後五日平明,與我會此。」良因怪之,跪曰:「諾。」五 日平明,良往。父已先在,怒曰:「與老人期,後,何也?」去,曰:「後五日早會。」五日雞鳴,良往。父又先在,復怒曰:「後,何也?」去,曰:「後五日復 早來。」五日,良夜未半往。有頃,父亦來,喜曰:「當如是。」出一編書,曰:「讀此則為王者師矣。後十年興。十三年孺子見我濟北,穀城山下黃石即我矣。」 遂去,無他言,不復見。旦日視其書,乃太公兵法也。良因異之,常習誦讀之。

但是,跟張良有關最大的一個事件莫過於鴻門宴,項羽在鴻門未能成功殺了劉邦,終於養大劉邦,建立漢朝,改變了歴史的軌跡,鴻門宴的關鍵人物是項羽堂叔項伯。得知項羽計劃在鴻門解決劉邦,項伯趕到漢營通知張良,想帶張良離開,原文見史記卷55、留侯世家:

項羽至鴻門下,欲擊沛公,項伯乃夜馳入沛公軍,私見張良,欲與俱去。

沒想到,有良心的張良反而拉著項伯去見劉邦,善變的劉邦立刻和項伯推心置腹,強拉著項伯將兒女指腹為婚,結為親家,這麼一來,項伯為了自己的後代,只好在項羽面前說好話,同時也安排了鴻門宴,讓劉邦向項羽說明、賠罪,原文見史記卷55、留侯世家:

良乃固要項伯。項伯見沛公。沛公與飲為壽,結賓婚。令項伯具言沛公不敢倍項羽,所以距關者,備他盜也。

在鴻門宴酒席上,范增叫項莊舞劍、殺了劉邦,都被項伯擋掉,這是有名的「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之後樊噲入帳,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一陣攪和,劉邦尿遁逃走,原文見史記卷95、樊酈滕灌列傳:

項羽既饗軍士,中酒,亞父謀欲殺沛公,令項莊拔劍舞坐中,欲擊沛公,項伯常蔽之。
沛公如廁,麾樊噲去。

項伯吃裡扒外有許多可議之處,日後被劉邦封為射陽侯,完全忘了被他害慘的項羽,項伯的為人,更在處理英布背叛項羽時,殺光英布妻子兒女一家人,可見其並非個善人,原文見史記卷100、季布欒布列傳:

楚已使項伯收九江兵,盡殺布妻子。

為何項伯獨厚張良?在項羽擊殺劉邦時救了張良。這就是張良「慈悲心」所結的果報、善報,原來,早年在秦朝時,項伯失手殺了人,是死罪一條,項伯四處逃匿,只有張良肯收留他,救了他一命,原文見史記卷55、留侯世家:

居下邳,為任俠。項伯常殺人,從良匿。

有「慈悲心」還不夠,得有「無分別心」,在秦朝商鞅嚴法之下,張良一定不只收留了項伯一人,如果張良幫了十個人,卻沒幫項伯,就沒有日後這一段,如果張良因為看好項伯、只幫項伯一人,對其他人都不理睬,看在項伯眼裡,也是心寒,即便之後張良有危難,項伯未必會出手去救他。項伯救張良,這就是因為張良對別人有「慈悲心」,他人必以「慈悲心」對之的結果。
「慈悲心」改變了歴史的軌跡!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慈悲(史記卷55、留侯世家):2013年03月11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