刎頸之交的割喉割到斷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89張耳陳餘列傳

刎頸之交的割喉割到斷

史記卷89 張耳陳餘列傳

秦末陳涉登高一呼天下群雄並起,就好像,團購風潮一起,大家紛紛上網,app風行,每個人就都成了低頭族。秦末,流行的是「革命」,張耳、陳餘兩人投靠陳涉,也來跟流行,原文見史記卷89、張耳陳餘列傳:

陳涉起蘄,至入陳,兵數萬。張耳、陳餘上謁陳涉。涉及左右生平數聞張耳、陳餘賢,未嘗見,見即大喜。

張耳、陳餘都是河南開封人(古名:大梁),兩人都娶了富家女,可能想省下個三十年的努力唄!張耳比陳餘老了很多,所以娶的老婆是二手的。兩個有錢老婆愛開趴,張耳、陳餘成了跑趴一族,跑久了,竟然結為生死與共的好友,兩人相約為「刎頸之交」,「刎頸之交」意思是一生相互扶持,即便斷頭也無怨無悔,如果不好理解,想想男女愛到要死要活,互咬脖子種草莓的「吻頸之交」,可能就懂了,原文見史記卷89、張耳陳餘列傳:

張耳者,大梁人也。其少時,及魏公子毋忌為客。張耳嘗亡命游外黃。外黃富人女甚美,嫁庸奴,亡其夫,去抵父客。父客素知張耳,乃謂女曰:「必欲求賢夫,從 張耳。」女聽,乃卒為請決,嫁之張耳。張耳是時脫身游,女家厚奉給張耳,張耳以故致千里客。乃宦魏為外黃令。名由此益賢。陳餘者,亦大梁人也,好儒術,數 游趙苦陘。富人公乘氏以其女妻之,亦知陳餘非庸人也。餘年少,父事張耳,兩人相與為刎頸交

能跟上流行總是好的,不久兩人都成了頭頭,人逢喜事精神爽,感情就更好了。只是.... 人人都有「貪嗔痴慢疑」五毒,「疑」這個毒素害了張耳、陳餘,話說...
張耳和趙王「歇」被秦朝章邯部下王離圍困在河北邢台市(古名:鉅鹿),向擁兵數萬的陳餘求救,但是章邯、王離兵多,陳餘不敢冒然出兵,張耳等不到救兵,心急得不得了,再派張黶(ㄧㄢˇ)、陳澤到陳餘軍中求救兵,

張黶、陳澤對陳餘說:「你和張耳號稱刎頸之交,事到臨頭,怎麼成了縮頭烏龜」
陳餘聽了,火大地回嘴:「你們瘋了嗎!看看有多少秦軍!刎頸只是講講的,要刎頸,給你們五千兵馬,你們去刎頸好了。」

帶著五千人的張黶、陳澤,回攻王離,就此從人間消失。同一時間,燕、齊、楚都領兵來救趙,一看局勢,都不敢上前,連張耳的兒子張敖帶了一萬兵馬趕來,也只敢屯兵在陳餘軍隊旁,原文見史記卷89、張耳陳餘列傳:

當是時,燕、齊、楚聞趙急,皆來救。張敖亦北收代兵,得萬餘人,來,皆壁餘旁,未敢擊秦。

張耳和趙王能從鉅鹿脫困,靠的是項羽切斷王離的補給線後,回攻章邯,原文見史記卷89、張耳陳餘列傳:

項羽兵數絕章邯甬道,王離軍乏食,項羽悉引兵渡河,遂破章邯。章邯引兵解,諸侯軍乃敢擊圍鉅鹿秦軍,遂虜王離。涉閒自殺。卒存鉅鹿者,楚力也。

由此看來,陳餘並沒有大錯,不論是「刎頸之交」或是「吻頸之交」,俗話說:「大限來時各分飛」,但是張耳不這麼想,又因為張黶、陳澤沒回報,誤會陳餘殺了張黶、陳澤。原文見史記卷89、張耳陳餘列傳:

張耳與陳餘相見,責讓陳餘以不肯救趙,及問張黶、陳澤所在。陳餘怒曰:「張黶、陳澤以必死責臣,臣使將五千人先嘗秦軍,皆沒不出。」張耳不信,以為殺之,數問陳餘。

更不幸的是,爭執中雙方義氣用事,加上旁邊的人搧風點火,誤會愈演愈烈,「刎頸之交」的兩人從此結怨,這就有點像情侶夫妻吵架,女生的手帕交、男生的酒友,你一言我一語,「吻頸之交」的情侶終於一句kiss my ass ,成了「吻股之交」,分道揚鑣。原文見史記卷89、張耳陳餘列傳:

陳餘怒曰:「不意君之望臣深也!豈以臣為重去將哉?」乃脫解印綬,推予張耳。張耳亦愕不受。陳餘起如廁。客有說張耳曰:「臣聞『天與不取,反受其咎』。今 陳將軍與君印,君不受,反天不祥。急取之!」張耳乃佩其印,收其麾下。而陳餘還,亦望張耳不讓,遂趨出。張耳遂收其兵。陳餘獨與麾下所善數百人之河上澤中 漁獵。由此陳餘、張耳遂有卻。

就如同「吻頸之交」的情侶,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刎頸之交」交惡的結果就是「割喉割到斷」,先是陳餘打敗張耳,張耳卻從此因禍得福,投靠了劉邦,原文見史記卷89、張耳陳餘列傳:

陳餘因悉三縣兵襲常山王張耳。張耳敗走,念諸侯無可歸者,曰:「漢王與我有舊故,而項羽又彊,立我,我欲之楚。」甘公曰:「漢王之入關,五星聚東井。東井者,秦分也。先至必霸。楚雖彊,後必屬漢。」故耳走漢。

最後,張耳殺了陳餘,原文見史記卷89、張耳陳餘列傳:

漢三年,韓信已定魏地,遣張耳與韓信擊破趙井陘,斬陳餘泜水上,追殺趙王歇襄國。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刎頸之交的割喉割到斷(史記卷89、張耳陳餘列傳):2013年04月06日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