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帝夠狠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106吳王濞列傳

景帝夠狠

史記卷106 吳王濞列傳

「文景之治」是史上有名的治世,一般也認為文帝、景帝是好皇帝,「七國之亂」時鼂錯被殺以阻七國軍隊,由景帝殺鼂錯的手段看得出「景帝夠狠」。

鼂錯原本是景帝的管家,原文見史記卷106、 吳王濞列傳:

晁錯為太子家令,得幸太子

景帝即位後,提拔鼂錯做內政部長,原文見史記卷101、袁盎鼂錯列傳:

景帝即位,以錯為內史。

鼂錯一方面為了自己的升官,一方面也為了景帝,在文帝時曾提案削諸侯封地被拒絕後,在景帝時又重提舊案,這一次景帝接受了,因而引起由吳王劉濞為首的七國之亂,這時景帝緊張了,派竇嬰征討叛軍,竇嬰推薦曾任吳國臣相的袁盎參與軍情,原文見史記卷106、 吳王濞列傳:

吳楚反書聞,兵未發,竇嬰未行,言故吳相袁盎。盎時家居,詔召入見。

倒霉的袁盎因鼂錯的攻訐丟了工作,聽到皇帝召見,三步併兩步地爬到了皇宮

景帝問:「吳王造反,你評估一下」
袁盎答:「我皇鴻福齊天,叛軍必敗」
景帝問:「可是吳國有油田,天天像印鈔機般印美金,又有高科技,那有那麼容易打敗?」
袁盎答:「那些都是駭客,我們有史坦福電腦博士;吳國石油不足慮,我們控制著油管」
鼂錯聽了在旁鼓掌道:「讚!」
景帝問:「講是這麼講,這仗要怎麼打?」
袁盎答:「事關機密,...」
景帝一聲令下:「下去!」

頓時所有的人立刻閃得只剩下景帝、鼂錯、袁盎三人,沒想到袁盎說:「我的計策只有皇帝可以聽。」
景帝嘴角動了一下,鼂錯只好退出宮殿,一路上「幹xx」、「F」字不絕口

袁盎看所有的人走遠了,就向景帝稟報:「其實吳國只是恨鼂錯慫恿您,殺了鼂錯,七國就會退兵!」

景帝、袁盎兩人之間沉寂了好一陣子後..

說道:「真的有用?」
袁盎答:「這是我的獻計,當然得由皇上裁定!」

袁盎就整裝待發去了。
過了兩週,景帝召見鼂錯,鼂錯樂歪了,換上最好的Boss西裝,到了皇宮,有人告知鼂錯:「有特別安排,跟我來!」,鼂錯心想:「今天發了!」,走著走著到了刑場,西裝筆挺的鼂錯就這麼掉了腦袋,那一套Boss西裝倒是沒什麼破損,原文見史記卷106、 吳王濞列傳:

上方與鼂錯調兵笇軍食,上問袁盎曰:「君嘗為吳相,知吳臣田祿伯為人乎?今吳楚反,於公何如?」對曰:「不足憂也,今破矣。」上曰:「吳王即山鑄錢,煮海水為鹽,誘天下豪桀,白頭舉事。若此,其計不百全,豈發乎?何以言其無能為也?」袁盎 對曰:「吳有銅鹽利則有之,安得豪桀而誘之!誠令吳得豪桀,亦且輔王為義,不反矣。吳所誘皆無賴子弟,亡命鑄錢姦人,故相率以反。」鼂錯曰:「袁盎策之 善。」上問曰:「計安出?」盎對曰:「願屏左右。」上屏人,獨錯在。盎曰:「臣所言,人臣不得知也。」乃屏錯。錯趨避東廂,恨甚。上卒問盎,盎對曰:「吳楚相遺書,曰『高帝王子弟各有分地,今賊臣鼂錯擅適過諸侯,削奪之地』。故以反為名,西共誅鼂錯,復故地而罷。方今計獨斬鼂錯,發使赦吳楚七國,復其故削地,則兵可無血刃而俱罷。」於是上嘿然良久,曰:「顧誠何如,吾不愛一人以謝天下。」盎曰:「臣愚計無出此,願上孰計之。」乃拜盎為太常,吳王弟子德侯為宗正。盎裝治行。後十餘日,上使中尉召錯,紿載行東市。錯衣朝衣斬東市。

之後,袁盎奉命去遊說吳王投降,也差點掉了腦袋,無功而返,鼂錯根本是白死的,袁盎借景帝之手報了鼂錯一箭之仇,原文見史記卷106、 吳王濞列傳:

則遣袁盎奉宗廟,宗正輔親戚,使告吳如盎策。至吳,吳楚兵已攻梁壁矣。宗正以親故,先入見,諭吳王使拜受詔。吳王聞袁盎來,亦知其欲說己,笑而應曰:「我已為東帝,尚何誰拜?」不肯見盎而留之軍中,欲劫使將。盎不肯,使人圍守,且殺之,盎得夜出,步亡去,走梁軍,遂歸報。

漢景帝時的「七國之亂」確立了中國中央集權的兩千年政治模式,因而史記以多種不同角度審視「七國之亂」:

卷11孝景本紀:七國之亂、不殺就反;卷50楚元王世家:爭遺產、爭天下;卷101袁盎鼂錯列傳:老媽鬪兒子

由這些片段,看得出「景帝夠狠」!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景帝夠狠(史記卷106、吳王濞列傳):2013年05月15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