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70張儀列傳

史記卷70 張儀列傳

張儀也是戰國時代鼎鼎大名的縱橫家。

相傳張儀、蘇秦是同學(註一),又有一說,蘇秦是燕文侯夫人的小王,衡諸張儀以下的這一段利用楚懷王女人鄭袖故事,看來張儀、蘇秦真是同學!話說...
戰國時代當個「副總」不容易啊!「張儀副總」先前騙了楚懷王(註二),懷王恨得牙癢癢的,正好秦惠王想和楚懷王換一塊地,楚懷王說:「地可以送你,我要張儀。」,秦王心裡立刻OK,嘴上不說,張儀是個聰明人,知道人世間只有利害、沒有溫情,與其被秦惠王綁送楚國,倒不如大方地要求出使楚國。心動不如行動,張儀立刻去見秦惠王。

張儀:「董事長,我決定為了秦國出使楚國」
秦惠王一聽,內心高興地要死。如前所言,秦惠王根本不顧張儀死活,只想要得到楚國的土地,因而臉上不動聲色地問道:「真的嗎?可是,這樣楚懷王不是會殺了你嗎?」
張儀:「董事長放心,我的師父鬼谷先生當年有一招"長袖善舞",是專門用來對付這個情況的」
秦惠王:「太棒了,張副總真是才德兼備」。說完,來不及細聽"長袖善舞"這招的內容,回頭就走了。
張儀:「......」。
跪著講了一大堆的張儀,抬頭一看, 諾大宮廷空無一人,秦惠王早已不知去向。張儀摸摸鼻子,出發上路往楚國而去。

原文見史記卷70、張儀列傳:

秦要楚欲得黔中地,欲以武關外易之。楚王曰:「不願易地,願得張儀而獻黔中地。」秦王欲遣之,口弗忍言。張儀乃請行。惠王曰:「彼楚王怒子之負以商於之 地,是且甘心於子。」張儀曰:「秦彊楚弱,臣善靳尚,尚得事楚夫人鄭袖,袖所言皆從。且臣奉王之節使楚,楚何敢加誅。假令誅臣而為秦得黔中之地,臣之上願。」遂使楚。

到了楚國,張儀就被抓了起來,楚懷王準備殺了他。幸好,張儀出發前先發了封電子郵件給楚國的內線靳(ㄐㄧㄣˋ)尚,靳尚立刻去見楚懷王的小三「鄭袖」,...

靳尚:「楚懷王準備找小四了」
鄭袖:「真的?」
靳尚:「秦惠王的愛將張儀來了,你那小頭不行、大頭不靈的姘頭楚懷王竟然把他抓了起來。這麼一來,秦惠王一定拿一堆美女加上土地來換回張儀,這些美女不就是楚懷王的一堆小四?」
鄭袖一聽,小四還不只一個,而是一堆小四!當晚,跨騎在楚懷王的小雞雞之上時,鄭袖嬌喘道:「死鬼。這是最後一次讓你爽YY了!」,說完,下三路運力一夾。
楚懷王小頭吃力,一陣爽快,口齒不清地問:「為.....喔!......什...麼.....喔!.........喔!.......!!」
鄭袖心中有氣,但仍不得不假裝很爽地說道:「唉!.....唉!...秦恵.....唉!.........唉!..一...一....一...唉!..不爽...唉!...你抓了張儀.....唉!...秦恵.....唉!...王一...一....一.....定殺過來........唉!......我命.....休......唉!.....休......唉!.....休......唉!.....休......唉!........唉!.....唉!.....唉!.....唉!.....唉!..」

就在楚懷王、鄭袖兩人這「矣矣......唉!.....唉!.....唉!.....唉!.....唉!..喔!.........喔!.......!!矣......唉!.....唉!...」聲中,楚懷王小頭解放了、大頭搞懂了,馬上放了張儀。「小頭控制大頭」再次得到明證,原文見史記卷70、張儀列傳:

楚懷王至則囚張儀,將殺之。靳尚謂鄭袖曰:「子亦知子之賤於王乎?」鄭袖曰:「何也?」靳尚曰:「秦王甚愛張儀而不欲出之,今將以上庸之地六縣賂楚,美人聘楚,以宮中善歌謳者為媵。楚王重地尊秦,秦女必貴而夫人斥矣。不若為言而出之。」於是鄭袖日夜言懷王曰:「人臣各為其主用。今地未入秦, 秦使張儀來,至重王。王未有禮而殺張儀,秦必大怒攻楚。妾請子母俱遷江南,毋為秦所魚肉也。」懷王後悔,赦張儀,厚禮之如故。

原來,張儀講給秦惠王聽的是「尚袖煽無」,但因跪著講不清楚,秦惠王聽到的是「長袖善舞」。「尚袖煽無」招術講的是「靳騙鄭風點火,中生有一堆小四」。什麼「師父鬼谷先生當年有一招」云云,不過是個說詞罷了。「史記卷70、張儀列傳」對這一段的記載並不十分清楚,戰國策寫得更好,見「戰國策、楚策、楚二、楚懷王拘張儀」:

楚懷王拘張儀,將欲殺之。靳尚為儀謂楚王曰:「拘張儀,秦王必怒。天下見楚之無秦也,楚必輕矣。」又謂王之幸夫人鄭袖曰:「子亦自知且賤於王乎?」鄭袖曰:「何也?」尚曰:「張儀者,秦王之忠信有功臣也。今楚拘之,秦王欲出之。秦王有愛女而美,又簡擇宮中佳翫麗好翫習音者,以懽從之;資之金玉寶器,奉以上庸六縣為湯沐邑,欲因張儀內之楚王。楚王必愛,秦女依強秦以為重,挾寶地以為資,勢為王妻以臨於楚。王惑於虞樂,必厚尊敬親愛之而忘子,子益賤而日疏矣。」鄭袖曰:「願委之於公,為之奈何?」曰:「子何不急言王,出張子。張子得出,德子無已時,秦女必不來,而秦必重子。子內擅楚之貴,外結秦之交,畜張子以為用,子之子孫必為楚太子矣,此非布衣之利也。」鄭袖遽說楚王出張子。

不管是「尚袖煽無」或是「長袖善舞」,張儀只是利用了人性中的「妒」而已!張儀、蘇秦都懂得「小頭戰術」,不愧是同學(註一)。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註一」:三民書局新譯史記2967頁注釋4:「鬼谷先生」依牛鴻恩所說,即使有鬼谷先生,蘇秦、張儀事以為師之說不可信。張儀為秦相在秦惠王十年、西元前328年,死於秦武王元年、西元前310年,據「戰國縱橫家書」,蘇秦最早的遊說在秦惠王後元十三年、西元前312年,為齊相在西元前289年,被齊國車裂在西元前284年。蘇秦的時代晚於張儀二、三十年
「註二」:史記卷70、張儀列傳

秦齊之交合,張儀乃朝,謂楚使者曰:「臣有奉邑六里,願以獻大王左右。」楚使者曰:「臣受令於王,以商於之地六百里,不聞六里。」還報楚王,楚王大怒,發兵而攻秦。

 
妒(史記卷70、張儀列傳):2013年05月27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