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年前的草食男

書名、分部: 

西京雜記、卷五

卷篇章: 
章116、趙后寶琴

兩千年前的草食男

西京雜記 章116、趙后寶琴

慶成安是皇上的侍從,被皇后趙飛燕看上,進宮表演,用的是皇宮裡的琴,這一把琴是皇上送給皇后的,琴名"鳳凰"。琴面上鍍上了一對金龍金鳳,鑲嵌著玉的無角螭(音吃)龍和神鳥鸞鳳,代表著皇上皇后兩個人的鶼(音尖)鰈(音碟)情深,琴的背面是古代貞節列女的圖像,這是成帝和皇后之間的閏房之祕。

原來皇帝除了白天享受皇后嫚妙的身材外,到了晚上,20吋柔弱纖細的腰線搖身一變,成了妖嬈的水蛇,死纏著龍根,兩小時一次,往往弄得皇上雙腿發軟,上不了早朝。一個晚上皇上已經勇猛地七擒七縱了,可皇后卻愈戰愈勇,兩眼放光,身上發出艷麗的色彩,吞吐著柔軟的舌尖,貪婪地吸取著龍體的精華,一而再再而三,鼓動起龍根的餘勇,再次提槍上陣,總要到日上三竿,宮人都已送上早餐才罷戰。皇后的天賦,剛開始頗讓皇上見獵心喜,白天的名模在夜色中淫蕩地滿足了男人所有的幻想。久而久之,夢幻的背後有了心驚,這麼強的性慾有如深不見底的溝壑,如何日日填滿?所以,"鳳凰"的背面,刻上了古代貞節列女的圖像,提醒皇后。原文見西京雜記章116、趙后寶琴:

趙后有寶琴,曰"鳳凰",皆以金玉隱起為龍鳳螭(音吃)鸞,古賢列女之象,亦善為歸風送遠之操。

歸風送遠這一首曲子見馮惟納、古詩紀、歸風送遠操:

涼風起兮天隕霜,懷君子兮渺難望。感予心兮多慨慷。

由這一首曲子,可知夜夜七次女是多麼地不滿足,曠女的慾念仍有所希祈,才作了一首曲子--"歸風送遠",將無限的需索,發洩在"鳳凰"的弦琴之間,皇后經常操持這曲子,使得"鳳凰"琴聲中自然散發出一片糜糜之音的情愫,慶成安第一次把玩"鳳凰"的琴弦時,十五歲的心就受到了琴弦的慾誘,立刻和皇后交媾。皇后深不可測的空虛,頃刻之間,如電流般刺動著十五歲的身軀,不由自主地要去填補那一片靈空,一次填不滿,再一次,又一次,一次一次,忽上忽下,時左時右,有收有放,前前後後,不知翻雲覆雨過了多久!
慾遇讓草食男慶安世作了<螭鸞>之歌,螭(音吃)一般是指沒有角的龍,代表自己,鸞指的是皇后趙飛燕,<螭鸞>之歌描寫了十五歲慶安世如無角的龍絞合著皇后鸞鳳般軀體的情景,有滿足,有喜悅,也有每個草食男遇上慾女的膽怯,更有離開。
螭(音吃)一般是指沒有角的龍,事實上"像龍的動物",見,出於楚辭、九章、涉江:

駕青虯兮驂白螭,吾與重華遊兮瑤之圃。
據書海出版社的楚辭書中所寫,螭(音吃)是"像龍的動物",慶成安是成帝的侍從,"像龍的動物"是個稱頭的用法。

 
更多西京雜記淫奢,下回分解。
 
西京雜記淫奢目錄:西京雜記--目錄
 
兩千年前的草食男(西京雜記 章116、趙后寶琴):2010年08月30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