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搞老爸小三、下搞兒子未婚妻、兒子成了弟弟、孫子成了兒子

書名、分部: 

左傳、桓公

卷篇章: 
16年

上搞老爸小三、下搞兒子未婚妻、兒子成了弟弟、孫子成了兒子

左傳 桓公16年

今天是2013年8月23日。民國47年、西元1958年的823砲戰,國共互轟,共發砲62萬發,砲彈碎片這材料把金門島推上了「金門菜刀」文創業。

今日小三、小王(註一)橫行,823又到了,不禁令人想起砲聲隆隆,不過,是另一種「砲」,是「打砲的砲」,但是,比起2700年前,春秋共發生800多次戰役,戰爭沒得比,「打砲」更沒得比,看看衛國的總統「宣公」就知道。

衛國的總統「宣公」的精力過人,先搞上了老爸的小三「夷姜」a註二),生下個兒子「急子」,這有些尷尬,「急子」是「宣公」得喊一聲媽的「夷姜」所生,因而,「急子」可說是「宣公」的弟弟。原文見左傳、桓公16年:

初,衛宣公烝(ㄓㄥ註二)於夷姜a,生急子,屬諸右公子,

「急子」大了些,「宣公」以自己的精力過人替兒子設想,就先為兒子找個老婆「宣姜」,準媳婦拜見公公「宣公」後就此一去不回,原來是上了公公的床,而且,生了兩個兒子「壽」、「朔」,「夷姜」看到自己的兒媳(孫媳)又上了「宣公」的床,生下了不知算是孫子還是兒子的「壽」、「朔」兩人,大腦實在轉不過來,就自殺了b,原文見左傳、桓公16年:

為之娶於齊而美,公取之,生壽,及朔,屬壽於左公子,夷姜縊b

「宣姜」可不是省油的燈,雖然原本是要嫁給「急子」的,事出無奈上了公公「宣公」的床,「夷姜」一死,就這麼成了「宣公」的老婆(註三),現在不錯,是總統夫人,但是老頭一死,「急子」繼任,自己這個不知是「急子」的媽還是妻子的就完了,兩個兒子更不用說了!女人為母則強,心生一計,慫恿「宣公」派「急子」出使齊國,然後,準備了殺手半路解決「急子」,沒想到,自己的大兒子「壽」宅心仁厚,竟替「急子」去死,成了春秋時代的吳鳳。而「急子」趕去救「壽」,也被殺了。原文見左傳、桓公16年:

宣姜與公子朔構急子,公使諸齊,使盜待諸莘,將殺之,壽子告之,使行,不可,曰,棄父之命,惡用子矣,有無父之國則可也,及行,飲以酒,壽子載其旌以先,盜殺之,急子至曰,我之求也,此何罪,請殺我乎, 又殺之,

宣公一死,「朔」繼位為「惠公」,但是下面的不服,終於發生政變,「惠公」流亡齊國,「急子」的同母弟弟「黔牟」繼任總統,原文見左傳、桓公16年:

二公子故怨惠公,十一月,左公子洩,右公子職,立公子黔牟,惠公奔齊。

「上搞老爸小三、下搞兒子未婚妻、兒子成了弟弟、孫子成了兒子」這一場閙劇才算收場,但是,衛國之後大亂一場,「黔牟」做了九年總統,西元前687年又被趕走,流亡到周,「惠公」又回鍋,「惠公」死了之後,在西元前668年由兒子「懿公」接手,到了西元前660年,政變後,由「黔牟」之弟、昭伯「頑」的兒子「申」繼任,成為「戴公」,這才平了亂(註四),至於這「戴公」的身世,就看更精彩的「搞了準公公、再搞繼子兒、產了三個總統兩個第一夫人」。

 

春秋左傳歪哥目錄:左傳、目錄

 

「註一」:小三是指情婦,小王是指情夫,小三這說法易懂,小王這說法需經大腦想一下,小王就是多了一根的小三。

「註二」:烝(ㄓㄥ)的意思是與母輩發生關係,見三民、新譯左傳讀本、147頁、注釋2。

「註三」:「宣姜」二字,「宣」表示其為宣公夫人,「姜」是娘家的姓,是春秋的習慣用法,見三民、新譯左傳讀本、147頁、注釋13。

「註四」:史記卷14、十二諸侯年表746頁及747頁注釋254。

 

上搞老爸小三、下搞兒子未婚妻、兒子成了弟弟、孫子成了兒子( 左傳、桓公16年):2013-08-23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