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勺之戰

書名、分部: 

左傳、莊公

卷篇章: 
十年

長勺之戰

左傳 莊公十年

春秋戰爭多,前後800多個,有些是有名的戰役,長勺之戰是其中之一。

長勺之戰c的主角是曹沫(ㄏㄨㄟˋ),在史記裡,放在卷86、刺客列傳。頗有些貶抑的意思,原因是曹沫身為將軍,卻幹下劫持了齊國齊景公這種刺客的行為。「曹沫當刺客」之前有一段故事來自於左傳、莊公十年,就是鼎鼎有名的「曹劌(ㄍㄨㄟˋ)論戰」。左傳「曹劌論戰」寫得相當生動,留下「曹沫論戰」、一鼓作氣b肉食者鄙a等名句成語。左傳中的曹劌、史記中的曹沫是同一人。

「曹劌論戰」在春秋本文只有短短幾字,原文見春秋、 莊公十年:

十年,春,王正月,公敗齊師于長勺c

左傳、 莊公十年的原文卻十分精彩:

十年,春,齊師伐我,公將戰,曹劌請見。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劌曰:「肉食者鄙a,未能遠謀。」乃入見,問何以戰。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對曰,小惠未遍,民弗從也,公曰,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對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對曰,忠之屬也,可以一戰,戰則請從,公與之乘,戰于長勺c,公將鼓之,劌曰,未可,齊人三鼓,劌曰,可矣,齊師敗績,公將馳之,劌曰,未可,下視其轍,登軾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齊師,既克,公問其故。對曰: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b,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 之。

簡單語譯左傳、 莊公十年的「曹劌論戰」:

齊國打魯國,身為平民百姓的曹劌到總統府見「魯莊公」,行前,

左鄰右舍七嘴八舌:「這種打仗的事情讓政客去煩惱就行了!」

曹劌回答:「政客們平常油嘴滑舌,其實都是腦滿腸肥,一肚子只想著選舉,做了縣議員,想選立法委員,做了五都市長,想選總統,一天到晚只會亂把水泥堆起來當政績,好一點的如此就罷了,不好的,邊堆水泥邊貪污都不一定,君不見,一條馬路每逢選舉,不管有坑沒坑,就舖一次?每年時候到了,各地東修西補,看來似乎政府有在做事,但是,為什麼各縣市區鄉鎮一起動工?誰知道是否在同時消化預算?不把老百姓的錢當錢。等到要年度預算了,地方政府就率人到中央要錢,什麼幾年幾百億!中央呢?萬萬稅之外加勞保費健保費老人年金...稅費金外,電價又要漲,油價每週調,而且,不同油公司竟然漲跌相同,難道所有油公司財務報表完全相同?還是?油價每週漲跌是用一張excel來混百姓的?這些都算了,收了一堆稅費金後,又用人民血汗錢到處劃紅線及停車格,車子一停下來,五分鐘來張單子,開停車單的人也是人民血汗錢來支付薪水的。.....,您說?要打仗了!這些人那行?」

接著,曹劌就到了軍中。

齊國進攻先擊鼓,「魯莊公」正要擊鼓來應對,被曹劌制止。等到齊人三通鼓後,曹劌說:「NOW!」,結果,魯國大勝,「魯莊公」問曹劌為何要等齊人三通鼓後才擊鼓。

曹劌說:「打仗靠的是勇氣,擊鼓是用來鼓舞士氣,一鼓作氣b,第二第三通鼓,氣就衰竭」

就這樣,「曹劌論戰」名垂千古,平常油嘴滑舌的政客們則淹沒在歷史洪流中。

 

春秋左傳歪哥目錄:左傳、目錄

 

長勺之戰 ( 左傳、 莊公十年):2013-08-29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