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婆婆丟了棺材本

書名、分部: 

左傳、襄公

卷篇章: 
二年

淫蕩婆婆丟了棺材本

左傳 襄公二年

春秋是個大亂世,偷情、通姦,各式各樣的淫亂都有,「魯襄公」的祖母「穆姜」也不例外。

話說「魯宣公」靠著老媽敬嬴「有用的小王」當上總統,結果呢?現世報!自己的老婆「穆姜」卻紅杏出牆,和「宣伯a」上了床,「宣伯a」和「魯宣公」算是堂兄弟(註三),是「魯桓公」的兒子叔牙(註二)的曾孫,當時和季氏、孟氏同時執掌朝政,是謂「三桓」(註二)。在「穆姜」、「宣伯a」一婊之後,「魯宣公」、「宣伯a」由堂兄弟成了「婊兄弟」,當然,「魯宣公」並不知道,所以,「宣伯a」爽了小頭,大頭也安然無恙。
「魯宣公」死後,兒子「魯成公」繼位,在其要往「鄢陵之戰」(註一)前,老媽「穆姜」受到「宣伯a」的蠱惑,竟然要除去季氏、孟氏(註二),老媽「穆姜」的奸情,老爸「魯宣公」被瞞在鼓裡,兒子「魯成公」卻從小看在眼裡,所以,深怕老媽「穆姜」和堂叔「宣伯a」(婊叔)趁自己上戰場之際窩裡反,只好安排「孟獻子」鎮守宮殿之後(註二),才出征。原文見左傳、成公16年:

戰之日,齊國佐,高無咎,至于師,衛侯出于衛,公出于壞隤,宣伯a通於穆姜,欲去季孟,而取其室,將行,穆姜送公,而使逐二子,公以晉難告,曰:「請反而聽命」,姜怒,公子偃,公子鉏,趨過指之曰:「女不可,是皆君也」,公待於壞隤,申宮儆備,設守而後行,是以後,使孟獻子守于公宮

這麼一來,季氏、孟氏和「魯成公」的老媽「穆姜」就結下了樑子,造成日後「穆姜」丟了棺材本。
「魯成公」死後,由兒子「魯襄公」繼位,到了第二年,「魯襄公」的媽、「魯成公」的老婆「齊姜」突然死了。古代不比今天,科技沒那麼發達,要做個好的棺材不容易,當時,魯國的政權早已旁落,由「三桓」(註二)之一的季文子b主政,季文子b看看手邊的棺材清單,就屬「魯襄公」祖母「穆姜」的棺材最優,心想:

「之前,在魯成公出征鄢陵時,穆姜竟想要和姘頭宣伯a聯手除去我們季氏這一族,現在落在我的手裡了!」

即便「穆姜」是「齊姜」的婆婆,季文子b也毫不客氣地把「穆姜」的棺材給了「齊姜」,原文見左傳、襄公二年:

夏,齊姜薨,初,穆姜使擇美檟,以自為櫬,與頌琴,季文子b取以葬,君子曰:「非禮也,禮無所逆,婦養姑者也,虧姑以成婦,逆莫大焉」

這個淫蕩的婆婆「穆姜」雖然丟了棺材本,倒是很長壽,到襄公九年才壽終正寢,原文見左傳、襄公九年:

穆姜薨於東宮,始往而筮之,遇艮之八

 
春秋左傳歪哥目錄:左傳、目錄
 
「註一」:「鄢陵之戰」為晉楚之間的戰役,發生於魯成公16年、西元前575年。
「註二」:季氏、孟氏,季氏是季孫行父、是「魯桓公」之子季友之孫,孟氏是孟獻子、仲孫蔑、是「魯桓公」之子慶父之曾孫,見三民左傳讀本878頁,注釋5。「宣伯a」即叔孫僑如,是「魯桓公」的兒子叔牙的曾孫,見三民左傳讀本878頁,注釋4。三民左傳讀本738頁,注釋9、10,「魯桓公」之後代孟孫氏(孟獻子)、叔孫氏(宣伯僑如)、季孫氏(季文子)稱為「三桓」。
「註三」:「宣伯」是「魯桓公」的兒子叔牙(註二)的曾孫,「魯桓公」被齊國害死之後,經「莊公」(「魯桓公」的兒子)、「閔公」(「魯莊公」的兒子)、「僖公」(「魯閔公」的弟弟)、「文公」(「魯僖公」的兒子),傳到了「魯宣公」(「魯文公」的兒子),所以「宣伯a」和「魯宣公」算是堂兄弟。
 
淫蕩婆婆丟了棺材本( 左傳、襄公二年 ):2013-10-26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