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尾聲

書名、分部: 

論語第九、子罕篇

卷篇章: 
子罕篇之一

人生的尾聲

論語第九 子罕篇之一

子罕篇的開頭第一句就是:「子罕言利,與命,與仁」,這一句的意思:

孔子極少談論:私利、命運、仁道。(註一

利、命、仁三者中最特別的是「命」,孔子很少講「命運」,但是,為什麼在子罕篇的開頭就講「命運」?

如果再往後看,講到了孔子生病a,而且是重病,因而子路還派了手下到孔子家裡b,準備喪葬事宜,結果孔子病癒後,很不高興,罵了子路一頓,原文見論語第九、子罕篇之十一:

子疾病a子路使門人為臣b。病閒,曰:「久矣哉!由之行詐也,無臣而為有臣。吾誰欺?欺天乎?且予與其死於臣之手也,無寧死於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縱不得大葬,予死於道路乎?」

人會講「命運」,大多在老病之時,子罕篇除了講到孔子生病,也提到了孔子返回魯國,那時孔子已68歲了,原文見論語第九、子罕篇之十四:

子曰:「吾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

對照史記,卷47「孔子世家」先講到孔子由楚國回到衛國:「於是孔子自楚反乎衛。是歲也,孔子年六十三,而魯哀公六年也」,接著,五年後,孔子回到魯國:「其明年,吳與魯會...其明年(應是『四年後』),冉有為季氏將師,與齊戰於郎,克之...以幣迎孔子,孔子歸魯。孔子之去魯凡十四歲而反乎魯。」,所以孔子是68歲回到魯國。之後,在「孔子世家」中出現許多子罕篇的句子,例如「吾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這一句是孔子回到魯國後,對魯國的音樂大師所說的話,原文見史記卷47、孔子世家:

孔子語魯大師:「樂其可知也。始作翕如,縱之純如,皦如,繹如也,以成。」「吾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

「論語第九、子罕篇之十」中,顏淵稱讚孔子的話,也完全相同地出現在「史記卷47、孔子世家」、孔子返回魯國之後,原文見「論語第九、子罕篇之十」、「史記卷47、孔子世家」:

顏淵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

子罕篇的開頭就講「命運」一點也不奇怪,經過以上的故事串聯,就可見到,子罕篇是孔子人生的尾聲之言語記錄,即便聖賢如孔子,到了老年,也不免感歎「命運」之不可捉摸。孔子的人生在73歲時畫下句點

由子罕篇的各段內容的相關性拼湊出孔子晚年對「命運」有所發揮,佐證於「史記卷47、孔子世家」也相當吻合,再一次地說明了論語篇章的安排是「刻意的」,可惜我們讀書時,沒人指出這些有意義的聯結(註二)。

 

論語壞好乎目錄:論語、目錄

 

「註一」見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史記卷47、孔子世家:

桓子嬖臣曰仲梁懷,與陽虎有隙。陽虎欲逐懷,公山不狃止之。其秋,懷益驕,陽虎執懷。桓子怒,陽虎因囚桓子,與盟而醳之。陽虎由此益輕季氏。季氏亦僭於公室,陪臣執國政,是以魯自大夫以下皆僭離於正道。故孔子不仕,退而脩詩書禮樂,弟子彌眾,至自遠方,莫不受業焉。

「註二」「論語集解義疏」雖然說明各篇先後次序的原因,有些牽強,不如「論語壞好乎」的分析深入中肯,而「論語壞好乎」的分析主要依賴「史記卷47、孔子世家」,由此可見,司馬遷將歷史「故事化」寫成的「史記」有多重要了。

 

 

人生的尾聲(論語第九、子罕篇之一):2014-06-25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