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不可無女、女不可無男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105 扁鵲倉公列傳

男不可無女、女不可無男

史記卷105 扁鵲倉公列傳

「男不可無女、女不可無男」(註一),是的,您沒看錯,這是出自中國古代醫書千金方,意思很清楚,就是要有「性生活」,這和扁鵲倉公列傳有啥關係?

倉公淳于意曾替濟北王的小三「韓女」看病,「韓女」的症狀是背痛及身體有些熱熱地,卻又有時會感到寒冷,大多醫生都診斷是感冒,淳于意獨排眾議,認為是月經不順,開了個栓劑塞進陰道,果然「韓女」的月經就來了,身體也康復了。眾人奇怪「韓女」為何得病,淳于意的解釋竟是「韓女」想和男人作愛而不可得,因而心中憂悶,長期的性生活無法滿足,造成自律神經內分泌失調。原文見史記卷105、扁鵲倉公列傳:

濟北王侍者韓女病要背痛,寒熱,眾醫皆以為寒熱也。臣意診脈,曰:「內寒,月事不下也。」即竄以藥,旋下,病已。病得之欲男子而不可得也。

男人出於獸性的好色佔有慾,女人往往愛一個男人就想替他生個小孩,男、女目的不同,結果卻是由相同的「作愛」達成各自的需求。當然,女人也有如「韓女」者性慾超強的,男人無法滿足她。另有個可能,就是濟北王根本就不行,是個陽萎。
這是很有可能的,因為濟北王劉志是劉邦大兒子劉肥之後,劉肥及其後代一再和王位失之交臂後,家族成員處境尷尬,原因是每次王位爭奪戰中,劉肥及其後代都上了檯面,因而成了現任皇帝的對手,在卷22、齊悼惠王世家中,可見到,文帝即位後分封了劉肥多個兒子為王,劉將閭為齊王、劉志為濟北王、劉辟光為濟南王、劉賢為菑川王、劉卬為膠西王、劉雄渠為膠東王,一方面是懷柔,另方面,劉肥所在的齊國幅員廣大,文帝是要縮小劉肥兒子們的封地及勢力範圍,在文帝如此的心結下,劉肥這些兒子們豈不每天如坐針氈,男人不舉有一種是心因性的,濟北王劉志可能就是壓力太大而失去了「性趣」。
既然又講到了政治,扁鵲倉公列傳裡文帝問倉公淳于意:「你替那些人看過病?」,結果得到的答案:「陽虛侯劉將閭(後被封為齊王)、菑川王的小三、濟北王的小三、齊王的副行政院長、齊王的二兒子、齊王的部長、齊王的禮賓司長、齊王的老媽、齊王的國防部長、齊王的醫生...」,對照上段劉肥的兒子們的分封,就知道出身齊國的淳于意大多數在替劉肥的兒子們及其所屬看病,文帝一定早就知道這個事情,所以赦免淳于意的罪及後來的問話都非偶然,文帝留下淳于意是想深入掌握劉肥兒子們的一舉一動。
別以為史記爆料喜好「陰謀論」,當個皇帝沒法掌控,位子是坐不久的!文帝赦免淳于意肯定是算計過政治利益的。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註一」:三民書局、新譯史記、4155頁、注釋277,中國古代醫書千金方、房中補益:「男不可無女、女不可無男」。
 
男不可無女、女不可無男(史記卷105、扁鵲倉公列傳):2013年04月21日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