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北阿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103萬石張叔列傳

廖北阿

史記卷103 萬石張叔列傳

「廖北阿」台語是「背後出賣別人」的意思。要觀察誰是「廖北阿」很簡單,在眾人七嘴八舌之時,默然不語那個就是了。千萬別以為這種人都是油嘴滑舌之輩,剛好相反,這些老兄往往是老實恭謹無比之人。

漢朝當然也有這種人,石奮一家就是一個例子。石奮出身平平,劉邦打項羽之時,石奮15歲,侍奉劉邦十分恭敬,劉邦頗喜歡這小廝,看他長得人模人樣,想必其姊姊也不錯,彼時劉邦尚未稱帝,將就著把石奮姊姊收為小三,日後石奮雖然沒啥功勞,也升為皇帝的特助,原文見史記卷103、萬石張叔列傳:

萬石君名奮,其父趙人也,姓石氏。趙亡,徙居溫。高祖東擊項籍,過河內,時奮年十五,為小吏,侍高祖。高祖與語,愛其恭敬,問曰:「若何有?」對曰:「奮獨有母,不幸失明。家貧。有姊,能鼓琴。」高祖曰:「若能從我乎?」曰:「願盡力。」於是高祖召其 姊為美人,以奮為中涓,受書謁,徙其家長安中戚裏,以姊為美人故也。其官至孝文時,積功勞至大中大夫。無文學,恭謹無與比。

石奮大兒子石建和老爸一個模樣,不但如此,每五天回家看老爸,親自替老爸洗內褲倒馬桶,而且不給石奮知道。平常上朝,凡事「沒意見」,等到下了朝,石建屏退其他人,單獨向景帝進言,態度仍是懇切得一塌糊塗。原文見史記卷103、萬石張叔列傳:

建老白首,萬石君尚無恙。建為郎中令,每五日洗沐歸謁親,入子舍,竊問侍者,取親中帬(ㄑㄩㄣˊ)廁牏,身自浣滌,復與侍者,不敢令萬石君知,以為常。建為郎中令,事有可言,屏人恣言,極切;至廷見,如不能言者。是以上乃親尊禮之。

看起來沒什麼不對,但是,如果翻到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看到竇嬰、田蚡所代表的竇家、王太后家政爭時,石建這「廖北阿」私下在漢武帝面前可是很敢講,也因此害死了竇嬰及引發竇嬰、田蚡相争的灌夫。原文見史記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

是時郎中令石建為上別言兩人事

司馬遷給了石奮一家及其他幾個相同恭謹之人一個篇章--卷103、萬石張叔列傳,所要表示的無非是如石建這種「廖北阿」表面忠厚、背地裡兇狠無比的小人在劉氏王朝裡的角色。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廖北阿(史記卷103、萬石張叔列傳):2013年05月14日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