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之爭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

婆媳之爭

史記卷107 魏其武安侯列傳

「魏其武安侯列傳」中的魏其侯是竇嬰,武安侯是田蚡,另一位配角是灌夫,「魏其武安侯列傳」講的是三人之間恩怨。

事情鬧大是從時任行政院長的田蚡娶劉邦功臣劉澤孫、燕王劉定國女兒的酒席開始。竇嬰找灌夫一起去,灌夫因為田蚡和竇嬰不合,而自己是竇嬰一派,曾找過田蚡麻煩,所以不想去,竇嬰說:「沒事了」,灌夫只好一起去,沒想到出了大事。酒席之間,田蚡向大家敬酒,所有人都站起來回敬,原文見史記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

夏,丞相取燕王女為夫人,有太后詔,召列侯宗室皆往賀。魏其侯過灌夫,欲與俱。夫謝曰:「夫數以酒失得過丞相,丞相今者又與夫有郤。」魏其曰:「事已解。」彊與俱。飲酒酣,武安起為壽,坐皆避席伏

之後,竇嬰站起來向大家敬酒,只有一半的人站起來回敬,灌夫看了很不爽,就站起來一個個乾杯,到了田蚡面前,田蚡說:「我有三高,不能乾杯」,灌夫火大地一飲而盡。乾杯到了灌嬰之孫臨汝侯灌賢時,灌賢正和程不識在講悄悄話,看起來是在笑竇嬰、灌夫,灌夫怒火衝冠,大罵了灌賢、程不識一頓,田蚡覺得大失顏面,找人把灌夫抓了起來,告上法庭。因為這場婚禮是武帝老媽王太后賜婚,灌夫算是得罪了王太后,因而被判了「殺全家」,竇嬰覺得很不好意思,到處托人關說,可是田蚡仗著是王太后弟弟、武帝舅舅的勢力,沒人敢幫灌夫。原文見史記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

已魏其侯為壽,獨故人避席耳,餘半膝席。灌夫不悅。起行酒,至武安,武安膝席曰:「不能滿觴。」夫怒,因嘻笑曰:「將軍貴人也,屬之!」時武安不肯。行酒次至臨汝侯,臨汝侯方與程不識耳語,又不避席。夫無所發怒,乃罵臨汝侯曰:「生平毀程不識不直一錢,今日長者為壽,乃效女兒呫囁耳語!」武安謂灌夫曰:「程李俱東西宮衛尉,今眾辱程將軍,仲孺獨不為李將軍地乎?」灌夫曰:「今日斬頭陷匈,何知程李乎!」坐乃起更衣,稍稍去。魏其侯去,麾灌夫出。武安遂怒曰:「此吾驕灌夫罪。」乃令騎留灌夫。灌夫欲出不得。籍福起為謝,案灌夫項令謝。夫愈怒,不肯謝。武安乃麾騎縛夫置傳舍,召長史曰:「今日召宗室,有詔。」劾灌夫罵坐不敬,系居室。遂按其前事,遣吏分曹逐捕諸灌氏支屬,皆得棄市罪。魏其侯大媿,為資使賓客請, 莫能解。武安吏皆為耳目,諸灌氏皆亡匿,夫系,遂不得告言武安陰事。

竇嬰也被牽連,在「渭城」當街被行刑殺頭,原文見史記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

乃劾魏其矯先帝詔,罪當棄市。五年十月,悉論灌夫及家屬。
魏其良久乃聞,聞即恚,病痱,不食欲死。或聞上無意殺魏其,魏其複食,治病,議定不死矣。乃有蜚語為惡言聞上,故以十二月晦論棄市渭城

害死竇嬰、灌夫的田蚡疑神疑鬼,不久也嚇死了。原文見史記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

其春,武安侯病,專呼服謝罪。使巫視鬼者視之,見魏其、灌夫共守,欲殺之。竟死。子恬嗣。元朔三年,武安侯坐衣襜褕入宮,不敬。

這一件三個無足輕重之人的事件,司馬遷為什麼放入史記?
先看看竇嬰,原來竇嬰是文帝老婆竇皇后的侄子,也就是景帝的表舅,竇嬰曾做過太子臨江王劉榮的老師,劉榮被廢,竇嬰力爭,得罪了景帝,原文見史記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

魏其侯竇嬰者,孝文后從兄子也
孝景四年,立栗太子,使魏其侯為太子傅
桃侯免相,竇太后數言魏其侯。孝景帝曰:「太后豈以為臣有愛,不相魏其?魏其者,沾沾自喜耳,多易。難以為相,持重。」遂不用,用建陵侯衛綰為丞相。

再看看田蚡,田蚡是景帝老婆王皇后同母異父的弟弟,在漢武帝還沒登上太子、皇上之位時,田蚡在竇嬰家巴結,常如兒子般跪著上酒,景帝一死,武帝繼位,舅舅田蚡立刻大發,原文見史記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

武安侯田蚡者,孝景后同母弟也,生長陵。魏其已為大將軍後,方盛,蚡為諸郎,未貴,往來侍酒魏其,跪起如子姓。及孝景晚節,蚡益貴幸,為太中大夫。蚡辯有 口,學槃盂諸書,王太后賢之。孝景崩,即日太子立,稱制,所鎮撫多有田蚡賓客計筴,蚡弟田勝,皆以太后弟,孝景後三年封蚡為武安侯,勝為周陽侯。

原來,是景帝老媽竇太后和老婆王皇后「婆媳之間的鬥爭」,尋常人家「婆媳爭兒子」,帝王之家「婆媳之爭」爭的是「兒子」、「政權」,而且,是打群架,竇太后一家姓竇的和王皇后一家姓田的(王皇后老媽受很多人垂涎,兒女姓王姓田的一大堆)一起打,司馬遷很妙,找到景帝舅舅竇嬰、武帝舅舅田蚡來對比,藉著田蚡賓客門庭若市、竇嬰門可羅雀來顯現「婆媳之爭」的此長彼消。
景帝受老媽竇太后一家悶氣已經很久了,兒子漢武帝一上台推儒術,對抗祖母竇太后的黄老之術,武帝舅舅田蚡當然贊成,竇太后逐漸老去,和竇太后因梁孝王鬧翻的竇嬰也舉雙手贊成、向漢武帝靠攏,第一次儒術、黄老之術開戰,竇太后大勝,竇嬰、田蚡回家吃自己的,原文見史記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

魏其、武安俱好儒術,推轂趙綰為御史大夫,王臧為郎中令。迎魯申公,欲設明堂,令列侯就國,除關,以禮為服制,以興太平。舉適諸竇宗室毋節行者,除其屬 籍。時諸外家為列侯,列侯多尚公主,皆不欲就國,以故毀日至竇太后。太后好黃老之言,而魏其、武安、趙綰、王臧等務隆推儒術,貶道家言,是以竇太后滋不說魏其等。及建元二年,御史大夫趙綰請無奏事東宮。竇太后大怒,乃罷逐趙綰、王臧等,而免丞相、太尉,以柏至侯許昌為丞相,武彊侯莊青翟為御史大夫。魏其、 武安由此以侯家居

貴為武帝舅舅、當權派的田蚡和非主流的竇嬰自此高下立判。到了竇太后一死,田蚡更是立刻升為丞相,大家西瓜偎大邊地倒向田蚡,只有灌夫一人站在竇嬰這一邊,「魏其日默默不得志,而獨厚遇灌將軍」寫盡了世態炎涼,原文見史記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

武安侯雖不任職,以王太后故,親幸,數言事多效,天下吏士趨勢利者,皆去魏其歸武安,武安日益橫。建元六年,竇太后崩,丞相昌、御史大夫青翟坐喪事不辦,免。以武安侯蚡為丞相,以大司農韓安國為御史大夫。天下士郡諸侯愈益附武安
魏其失竇太后,益疏不用,無勢,諸客稍稍自引而怠傲,唯灌將軍獨不失故。魏其日默默不得志,而獨厚遇灌將軍。

灌夫被判罪後,自身難保的竇嬰還想替灌夫護航,結果被廖北仔石建背後打了竇嬰一耙,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竇嬰、灌夫被「雙殺」,結束了竇太后、王皇后的「婆媳之爭」,原文見史記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

魏其之東朝,盛推灌夫之善,言其醉飽得過,乃丞相以他事誣罪之。武安又盛毀灌夫所為橫恣,罪逆不道。....是時郎中令石建為上別言兩人事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婆媳之爭(史記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2013年05月16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