貢獻精子的不幸老爸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78春申君列傳

貢獻精子的不幸老爸

史記卷78 春申君列傳

四大公子的春申君黃歇算是最不幸的了,雖然在楚考烈王時做到了行政院長,最後卻因小頭而掉了大頭,更要命的是,春申君並非好色,而是一心一意地盡忠報國。話說....

春申君的老板楚考烈王有一大堆小三小四小五,可是沒一個生了半個子女,以今天的眼光,八成是精子太少或精蟲活動力不夠,兩千年前,小孩是女人生的,生不出來,認定女人有問題,因而春申君又進貢了小六小七...,搞到史記中寫著「甚眾」兩字,原文見史記卷78、春申君列傳:

楚考烈王無子,春申君患之,求婦人宜子者進之,甚眾,卒無子。

古往今來,追逐「嫁入豪門」,天經地義,君不聞小s名言﹕「他那麼有錢,為什麼不嫁?」。
趙國人李園的妹妹有林志玲的可人及修長勻稱、林青霞的清純脫俗,不只想「嫁入豪門」,更想「嫁入帝門」。李園懂些醫術,雖不知男人也會不孕,但總懷疑,因而怕妹妹嫁給楚王後也不生,楚王玩多了女人,久之,妹妹肯定也會如林書豪般坐到板凳深處去了。原文見史記卷78、春申君列傳:

趙人李園持其女弟,欲進之楚王,聞其不宜子,恐久毋寵。

所以,最重要的是「妹妹得懷孕」而且「成為楚考烈王小三」,這難度頗高的「希望」難不倒春秋戰國時的中國,彼時各國爭戰不已,「創意」無限,要「懷孕」且「成為小三」二者兼得,當代人早就開發了「一石二鳥」的山寨板「一洞二鳥」之計,講白了,就是「一個洞抓兩隻鳥」,唸起來倒有些像是高爾夫術語,李園先把妹妹塞給春申君,懷了孕,叫妹妹告訴春申君:

夫君啊!我馬上要成為你兒子的娘了,不免擔心。你想想!你的老板楚考烈王的「小頭」看來不怎麼樣,愈是如此,你們這些下屬塞給他更多女人,日夜操練下來,只恐怕連「大頭」也一命嗚呼!楚考烈王一死,肯定是他的兄弟即位,你有把握繼續當紅嗎?唉....我兒命苦啊!....

講完,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春申君一想,對啊!忙問道:「夫人有何妙計?」。女人天生就比男人聰明,李園的妹妹淚眼迷濛地回答:

我一個弱女子能有什麼辦法?女人還不就是男人的玩物,你們男人玩膩了,好一點的,把我們往旁邊一丟,不好的男人,還把我們扔出去,更發明了「一洞二鳥」這名詞,一丟兩丟三丟,全都丟進我們的「洞」裡,你們飲酒作樂時還要相互印證武功,說我們別有「洞」天,多難聽!

春申君起先聽得一頭霧水,一聽到「一洞二鳥」,熟讀兵書的春申君馬上想到了該趁「這女人」肚子還沒大起來的時候,快快丟給楚考烈王,看看淚眼小三,有些不捨地說道:

有道理!為了我們小孩的未來,我倆必需犧牲。
別人不是把小孩送出國,就是東補英文、西彈鋼琴,林書豪、王建民紅了,小孩子又得早打籃球、玩打棒球。殊不知,空有一身功夫不如有個富爸爸,有個富爸爸不如總統、俺喊你一聲爹
娘子!深深相愛的我們,在這大時代「富爸爸、窮爸爸」、「人比人氣死人」的氛圍中,別的爸爸送小孩出國讀書,我這個爸爸送小孩的娘上老板的床。...唉...唉...唉....,娘子!我心如刀割,妳就去吧!委屈妳了,楚考烈王那隻小小鳥,有如歌詞「飛也飛不高」,挺也挺不久,走之前,好好練一下一陽指,無法滿足時,也好自娛一下。過幾年,等「小鳥一去不回頭」,我們的兒子坐上王位時,再回到我的懷抱裡吧!

如此這般,李園的妹妹「亂奶打鳥」成功,先「嫁入豪門」再「嫁入帝門」,擦擦眼淚,高興地找老哥報喜去了。這一廂,春申君忙了大半天,也累了,找了小四小五3p去也。原文見史記卷78、春申君列傳:

李園求事春申君為舍人,已而謁歸,故失期。還謁,春申君問之狀,對曰:「齊王使使求臣之女弟,與其使者飲,故失期。」春申君曰:「娉入乎?」對曰:「未也。」春申君曰:「可得見乎?」曰: 「可。」於是李園乃進其女弟,即幸於春申君。知其有身,李園乃與其女弟謀。園女弟承間以說春申君曰:「楚王之貴幸君,雖兄弟不如也。今君相楚二十餘年,而王無子,即百歲後將更立兄弟,則楚更立君後,亦各貴其故所親,君又安得長有寵乎?非徒然也,君貴用事久,多失禮於王兄弟,兄弟誠立,禍且及身,何以保相印 江東之封乎?今妾自知有身矣,而人莫知。妾幸君未久,誠以君之重而進妾於楚王,王必幸妾;妾賴天有子男,則是君之子為王也,楚國盡可得,孰與身臨不測之罪乎?」春申君大然之,乃出李園女弟,謹舍而言之楚王。楚王召入幸之,遂生子男,立為太子,以李園女弟為王后。楚王貴李園,園用事。

李園的妹妹進了宮、生了太子、成了皇后,李園卻在恐懼中生活著,怕春申君故意泄漏「一洞二鳥」祕密,把自己作掉,因此,養了批「炸彈自殺客」,準備伺機殺了春申君。春申君的耳目朱英知道了李園的陰謀,告知春申君,沒想到春申君完全不在意,朱英想:「完了!將來我一定跟著倒霉,還是趕快腳底抹油、溜!」。原文見史記卷78、春申君列傳:

李園既入其女弟,立為王后,子為太子,恐春申君語泄而益驕,陰養死士,欲殺春申君以滅口,而國人頗有知之者。
春申君相二十五年,楚考烈王病。朱英謂春申君曰:「世有毋望之福,又有毋望之禍。今君處毋望之世,事毋望之主,安可以無毋望之人乎?」春申君曰:「何謂毋望之福?」曰:「君相楚二十餘年矣,雖名相國,實楚王也。今楚王病,旦暮且卒,而君相少主,因而代立當國,如伊尹、周公,王長而反政,不即遂南面稱孤而有楚國?此所謂毋望之福也。」春申君曰:「何謂毋望之禍?」曰:「李園不治國而君之仇也,不為兵而養死士之日久矣,楚王卒,李園必先入據權而殺君以滅口。此所謂毋望之禍也。」春申君曰:「何謂毋望之人?」對曰:「君置臣郎中,楚王卒,李園必先入,臣為君殺李園。此所謂毋望之人也。」春申君曰:「足下置之,李園,弱人也,仆又善之,且又何至此!」朱英知言不用,恐禍及身,乃亡去。

朱英前腳剛走,楚考烈王就死了。李園果然刺殺了春申君,並殺光了春申君全家及門客,李園妹妹和春申君的兒子成了楚幽王。原文見史記卷78、春申君列傳:

後十七日,楚考烈王卒,李園果先入,伏死士於棘門之內。春申君入棘門,園死士俠刺春申君,斬其頭,投之棘門外。於是遂使吏盡滅春申君之家。而李園女弟初幸春申君有身而入之王所生子者遂立,是為楚幽王。

這一年是西元前238年,不只是春申君成了貢獻精子的不幸老爸,另一位貢獻精子生了秦始皇的呂不韋因為嫪毐的大鳥也被廢了!原文見史記卷78、春申君列傳:

是歲也,秦始皇帝立九年矣。嫪毐亦為亂於秦,覺,夷其三族,而呂不韋廢。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貢獻精子的不幸老爸(史記卷78、春申君列傳):2013年06月04日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