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子莫若父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81廉頗藺相如列傳

知子莫若父

史記卷81 廉頗藺相如列傳

戰國時代的趙國除了廉頗、藺相如,另有大將趙奢,十分熱鬧。廉頗、藺相如的負荊請罪、廉頗老矣等等故事,眾人耳熟能詳,都是出於史記卷81、廉頗藺相如列傳。

大將趙奢因閼(ㄩˋ)與之戰而成名,略晚於廉頗,趙奢家在馬服山,被趙惠文王封為馬服君。七年後、西元前259年,秦軍和廉頗在長平對峙,趙惠文王已死,繼任的兒子趙孝成王中了秦國反間計,認為已死的趙奢之子趙括很行,重病的藺相如以「膠柱鼓瑟」比喻趙括是個死讀書的水泥腦袋,上台三年的趙孝成王大概為了表現自己有領導力,一意孤行換上趙括。原文見史記卷81、廉頗藺相如列傳:

後四年,趙惠文王卒,子孝成王立。七年,秦與趙兵相距長平,時趙奢已死,而藺相如病篤,趙使廉頗將攻秦,秦數敗趙軍,趙軍固壁不戰。秦數挑戰,廉頗不肯。 趙王信秦之間。秦之間言曰:「秦之所惡,獨畏馬服君趙奢之子趙括為將耳。」趙王因以括為將,代廉頗。藺相如曰:「王以名使括,若膠柱而鼓瑟耳。括徒能讀其父書傳,不知合變也。」趙王不聽,遂將之。

趙括的確熟讀兵法,「說」得一套精彩的軍事理論,連老爸趙奢也講不過他,然而,每次兩人「講完」兵法,趙奢都搖頭歎息,趙括老媽覺得奇怪了!兒子明明很行,幹嘛老公猛搖頭?趙奢說了:

有人「說得一口好菜」,可是煮菜是個手藝、不是「口藝」。有人「講得一場好球」,可是NBA是硬碰硬,體能天賦加苦練加頭腦,球場瞬息萬變,24秒內強弱立判,「講得好」沒什麼用。戰場更是生、死之地,我們的兒子把打仗看成兒戲,只會「談兵」,就像那些只會動嘴的「廚師」、「球員」,只是,他這一兒戲,不但送了自己的命,更得搭上千萬人之命。

趙括老媽記著老公的話,知道兒子趙括只會「紙上談兵」,這一段原文見史記卷81、廉頗藺相如列傳:

趙括自少時學兵法,言兵事,以天下莫能當。嘗與其父奢言兵事,奢不能難,然不謂善。括母問奢其故,奢曰:「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趙不將括即已,若必將之,破趙軍者必括也。」

到了趙括真要出發了,趙括老媽找上趙孝成王,說:「我的兒子不行!」,趙孝成王以為老媽心疼兒子,就不理趙括老媽的電子郵件,趙括老媽立刻再發一封,告訴趙王:「如果你一定要派趙括去,打敗了,不能拖我下水。」,趙孝成王回了:「OK」。需知,古代將軍打敗了,全家都得受刑。這一段原文見史記卷81、廉頗藺相如列傳:

及括將行,其母上書言於王曰:「括不可使將。」王曰:「何以?」對曰:「始妾事其父,時為將,身所奉飯飲而進食者以十數,所友者 以百數,大王及宗室所賞賜者盡以予軍吏士大夫,受命之日,不問家事。今括一旦為將,東向而朝,軍吏無敢仰視之者,王所賜金帛,歸藏於家,而日視便利田宅可買者買之。王以為何如其父?父子異心,願王勿遣。」王曰:「母置之,吾已決矣。」括母因曰:「王終遣之,即有如不稱,妾得無隨坐乎?」王許諾。

結果,正如趙奢所言,白起在長平坑殺40萬趙軍,兒子趙括害死了40萬生靈,不但趙國一蹶不振,長平之戰也為秦和六國之間畫下了分水嶺,長平之役在西元前259年,自此,秦國一路消滅六國,韓滅於西元前230年,魏滅於西元前225年,楚滅於西元前223年,趙滅於西元前223年,燕滅於西元前222年,齊滅於西元前221年,秦始皇完成統一大業。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知子莫若父(史記卷81、廉頗藺相如列傳):2013年06月06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