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孔子罵誰?

書名、分部: 

論語第十五、衛靈公篇

卷篇章: 
衛靈公篇13

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孔子罵誰?

論語第十五 衛靈公篇13

大家或多或少都讀過論語,論語有二十篇,每一篇裡有若干句,大多的句子之間又沒什麼相干,句子跟篇名似乎也看不出有什麼關係,整本論語看起來像是勵志的「佳言錄」。

其實,未必如此!例如,有一句「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原文見論語第二十、衛靈公篇: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這句話的翻譯(註一):

孔子說:「這個社會完了?我沒見過喜歡美德如同喜歡美色的人。」

聽起來只像是無中生有的一句感歎話。是這樣嗎?不是!
「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背後有個故事...
在春秋時代的魯哀公元年、西元前495年,孔子在魯國政爭失敗,向魯哀公辭職,工作換到了衛國,成為衛靈公的手下,又被同事排擠,只做了十個月就離職a。原文見史記卷47、孔子世家:

孔子遂適衛,主於子路妻兄顏濁鄒家。衛靈公問孔子:「居魯得祿幾何?」對曰:「奉粟六萬。」衛人亦致粟六萬。居頃之,或譖孔子於衛靈公。靈公使公孫余假一出一入。孔子恐獲罪焉,居十月a,去衛。

之後,想到陳國找工作,不幸遭人綁架了五天,後來對方發現綁錯了人,孔子一行才得以脫險,驚魂未定一個多月,想想還是衛國安定,就再回衛國投靠老朋友蘧伯玉。有淫蕩名聲在外的「衛靈公」小三「南子」,自然想一親「具有NBA中鋒身材的孔子」之芳澤,因而演出了其後「子見南子、子路不說」的師生不合
寄人籬下的孔子除了遭到學生的白眼之外,「老板」衛靈公也壓根看不起已經在衛國白吃白喝了一個月的孔子,終於,有一天,衛靈公要陪小三南子去「瞎拼」,浩浩蕩蕩車隊往101而去,開路先鋒第一車是衛靈公的「同性好友」雍渠,第二車就是孔子,雍渠、孔子兩人站著、頭伸出車外替老板、老板娘開路,衛靈公和小三南子則坐在加長型禮車內,手握香檳招搖過市。把孔子和自己的「男寵」同等對待,衛靈公這招對孔子的打擊還真大,而「淫蕩小三南子坐在禮車內手握香檳」更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丟盡顏面的孔子,不禁對衛靈公罵了句「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原文見史記卷47、孔子世家:

靈公與夫人同車,宦者雍渠參乘,出,使孔子為次乘,招搖市過之。孔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臉也丟了、罵也罵了,孔子只好離開衛國,往曹國去也!
「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的背後是罵「衛靈公」,這故事說明了論語的篇名和其內容是相關的。孔子罵了衛靈公一句,付出慘痛代價,因為,從此沒人敢給孔子工作,孔子只好「周遊列國」十四年!
 
論語壞好乎目錄:論語、目錄
 
「註一」翻譯來自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孔子罵誰?( 論語第十五、衛靈公篇13):2014-02-26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