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結纓而死

書名、分部: 

左傳、哀公

卷篇章: 
15年

子路結纓而死

左傳 哀公15年

子路是孔子七十二大弟子之一,子路在哀公14年死了。

子路的死,源自於「衛靈公」身後的王位之爭,史記卷37、衛康叔世家裡有很生動的子路淡定赴死記載,和左傳、哀公15年的記錄如出一輒,將史記卷37、衛康叔世家和左傳的原文比較一下,可見史記是參考左傳的。
左傳對子路的記載只有哀公14年、15年,哀公14年的記載是「小邾ㄓㄨ國」的「射」逃到魯國來,希望得到子路的一句話,以保證其安全。這一段文字顯示了「子路重信義」,原文:

小邾射以句繹來奔,曰使季路要我,吾無盟矣,

哀公14年的「子路重信義」正是替哀公15年「子路結纓而死a」埋下了伏筆,原文:

季子f將入,遇子羔d將出,曰「門已閉矣」,季子曰「吾姑至焉」,子羔曰「弗及,不踐其難」,季子曰「食焉,不辟其難」,子羔遂出,子路入,及門,子路入,及門,公孫敢e門焉,曰:「無入為也」,季子曰「是公孫也,求利焉而逃其難,由,不然,利其祿,必救其患」,有使者出,乃入,曰:「大子焉用孔悝,雖殺之,必或繼之」,且曰「大子無勇,若燔臺半,必舍孔叔」,大子聞之,懼,下石乞、盂ㄩˊ黶ㄧㄢˇ敵子路,以戈擊之,斷纓。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結纓而死a」,孔子聞衛亂,曰「柴g也其來,由h也死矣」

上段文字是說,孔子的另一個弟子「子羔d」和「公孫敢e」勸子路f別進門參與混戰,子路說:「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就進門去救老板「孔悝ㄎㄨㄟ」,眼見司令臺上,「蒯ㄎㄨㄞˇ聵ㄎㄨㄟˋ」挾持著孔悝,子路先是大喊一聲:「太子蒯聵不會善待孔悝,將來王位到手,一定殺了孔悝」,又因子路知道蒯聵是個膽小鬼,所以,鼓動眾人燒了司令臺、救孔悝。蒯聵一看情勢不妙,立刻叫石乞、盂黶去殺子路,一陣混戰,割斷了子路的帽帶,子路眼見危急,抄起帽子,很有氣概地說:「老子就算死,也要帶著帽子像模像樣地赴死」,語聲未畢、人頭落地。孔子聽到了衛國發生政變,嘆了口氣:「高柴g子羔d)會活著回來,季由h(子路)必死無疑」,「君子死,冠不免」結纓而死a成了絕響!
子路為了救老板「孔悝」而死,那麼,「孔悝」是何許人呢?
原來「孔悝」是「蒯ㄎㄨㄞˇ聵ㄎㄨㄟˋ」的外甥,「蒯聵」和姊姊「孔伯姬」都是「衛靈公」原配所生,「孔伯姬」嫁給了衛國的部長級官員「孔圉ㄩˇi」,生下「孔悝」,「孔圉ㄩˇi」就是孔文子i,既然孔文子i是太子「蒯聵」的內兄,自然和「蒯聵」是同一邊的,原文見左傳、哀公15年:

孔圉i取大子蒯聵之姊,生悝

另方面,好色的「衛靈公」還有個小三「南子」,有小三又有太子,少不了搶王位!
在這一場王位之爭鬧劇裡,「衛靈公」小三「南子」為了兒子「郢」能繼任王位,不惜和太子蒯ㄎㄨㄞˇ聵ㄎㄨㄟˋ展開激烈的政治鬥爭,太子「蒯聵」則因為「南子」和老相好宋子朝通姦而想殺了她,「南子」立刻向「衛靈公」告狀,終於,蒯聵不敵出逃。這是因為「衛靈公」迷戀小三「南子」到了極點,為了保住「南子」,甚至於不惜讓她的姘頭「宋子朝」來共享,原文見左傳、定公14年:

衛侯為夫人南子召宋朝

哀公二年、西元前493年,「衛靈公」在死前想立「郢」(子南b)為太子,沒想到「郢」卻不接受,「衛靈公」一死,「南子」據此要兒子「郢」繼位,老實的「郢」卻說:

「我和別的兒子不同,並不想搶王位。更何況,老爸衛靈公死時,我在身旁,老爸沒說過這話,太子蒯聵的兒子輒還在,應該輪到他來當總統」

就這樣,「南子」的皇太后夢斷,「蒯聵」的兒子「輒」成為「衛出公」,原文見左傳、哀公二年(史記所記大約相同,見註一):

初,衛侯遊于郊,子南b僕,公曰:「余無子,將立女」,不對。他日又謂之,對曰:「郢不足以辱社稷,君其改圖,君夫人在堂,三揖在下,君命祇辱。」,夏,衛靈公卒,夫人曰:「命公子郢為大子,君命也」,對曰:「郢異於他子,且君沒於吾手,若有之,郢必聞之,且亡人之子輒在」,乃立輒,

「南子」和太子「蒯聵」展開激烈的政治鬥爭,雙方肯定拉幫結派,「南子」的青梅竹馬情人「宋子朝」自然和太子「蒯聵」的內兄孔文子i是站在對立面的,宋子朝和孔文子i又有了「藍綠對決」的互鬥。這些都不打緊,因為,照理講,「衛出公」應該會把老爸「蒯聵」接回來當個太上皇什麼的,可是「政治是無情的」,趙簡子想護送「蒯聵」回國,卻受到衛國軍隊的攻擊,只好作罷,原文見史記卷37、衛康叔世家:

六月乙酉,趙簡子欲入蒯聵,乃令陽虎詐命衛十餘人衰绖歸,簡子送蒯聵。衛人聞之,發兵擊蒯聵。蒯聵不得入,入宿而保,衛人亦罷兵。

「蒯聵」是個膽小如鼠的傢伙,相傳在「蒯聵」流亡時期一度跟隨晉國的趙鞅和齊國對陣,卻嚇得屁滾尿流(註二),因而整整等了12年,「蒯聵」終於忍不住了,再加上有了姊姊「孔伯姬」做內應,才開始動手搶王位,這是怎麼回事呢?
話說:
這「孔圉i」、孔文子i命很差,短命而死,更糟的是死後戴了綠帽子,原來,老婆「孔伯姬」芳心無依、長夜難挨,有那麼一晚,司機j「渾良夫」送老闆娘「孔伯姬」回家,到了家門口,「孔伯姬」問「渾良夫」:「上來喝一杯吧!」,兩杯黄湯下肚,兩人迫不及待相擁入懷,兩嘴二舌交吻,剝光了多餘衣物,「孔伯姬」簡直樂歪了,因為高大的「渾良夫」那話兒「不但長、大,而且中用k」,一用之下,其堅挺、持久、直搗花心的技術都是一流的,深得「房中術」真髓,是「上等好貨」,有道是「內舉l」不避親,從此,兩人天天床上運動,「渾良夫」更是「一天舉個好幾回」,「孔伯姬」早把那死鬼部長老公孔文子i拋諸腦後,原文見左傳、哀公15年:

孔氏之豎j渾良夫,長而美k孔文子i卒,通於內l

「孔伯姬」和「渾良夫」日日春宵,久而久之,總覺得不妥,畢竟,外甥「衛出公」耳邊常有人說三道四,心想:「這個外甥靠不住,還是找弟弟蒯聵回來做皇帝」,「孔伯姬」就叫「渾良夫」去找「蒯聵」,「蒯聵」一聽,正合其意,當下答應事成之後,除了名牌衣物、保時捷之外,「蒯聵」保證「孔伯姬」和「渾良夫」成親,讓「渾良夫」成為姊夫,更賜給他三道免死金牌,一生一世榮華富貴,兩人就這樣回到了衛國,先住在「孔伯姬」家裡,策動政變。當時,孔悝擔任行政院長,掌握著國防部,本著「槍桿子出政權」的道理,「蒯聵」決定從外甥孔悝下手,「孔伯姬」帶著蒙著臉的兩人到了孔悝的豪宅,總管欒寧m正領著部份人員要去參加「衛出公」的「烤山豬」大會,所以也沒仔細盤問,因而,「孔伯姬」一行輕易地進入,四下搜索,在廁所找到了孔悝,強迫他參加政變,和「衛出公」是表兄弟的孔悝心想:「蒯聵和衛出公是父子,我只是外人」,就答應了。這一頭,「山豬肉」還沒烤熟,總管欒寧m正舉起酒杯準備爽一下口,突然聽到了政變消息,趕快發個簡訊給子路n子路n就是季子n,這一來就害死了子路欒寧m則陪著「衛出公o」溜到了魯國,臨行還不忘帶些「山豬肉」在飛機上喝紅酒吃烤山豬肉,也是夠瞎的了!這一年,是衛出公12年、哀公15年、西元前480年,原文見左傳、哀公15年:

大子在戚,孔姬使之焉,大子與之言曰:「苟使我入獲國,服冕乘軒,三死無與」,與之盟,為請於伯姬,閏月,良夫與大子入,舍於孔氏之外圃,昏,二人蒙衣而乘, 寺人羅御,如孔氏,孔氏之老欒寧m問之,稱姻妾以告,遂入,適伯姬氏,既食,孔伯姬杖戈而先,大子與五人介,輿豭從之,迫孔悝於廁強盟之,遂劫以登臺,欒寧將飲酒,炙未熟,聞亂,使告季子n,召獲駕乘車,行爵食炙,奉衛侯輒o來奔

子路h為了老板孔悝而死,沒想到孔悝卻擁立莊公為王,子路h真是白白送了性命,原文見左傳、哀公15年:

孔子聞衛亂,曰「柴g也其來,由h也死矣」,孔悝立莊公

「蒯聵」回國搶了兒子「衛出公」的王位,成了「衛莊公」,這是歷史上少有的「兒子傳位給老爸戲碼」。搶到了王位,下一步肯定是整肅異己,「衛莊公」對司徒瞞成p說:「我呢,到處流浪了十幾年,你要不要也到外國旅遊一番?」,司徒瞞成回去和褚師比商量後政變失敗,原文見左傳、哀公15年:

莊公害故政,欲盡去之,先謂司徒瞞成p曰,寡人離病於外久矣,子請亦嘗之,歸告褚師比,欲與之伐公,不果。

司徒瞞成p褚師比只好潛逃到宋國去了,原文見左傳、哀公16年:

十六年,春,瞞成、褚師比,出奔宋

「衛莊公」對付異己,當然不止一個人,哀公16年、西元前479年的六月,「衛莊公」請外甥「孔悝」到平陽飲酒作樂,吃喝完畢,又大大地賞賜了「孔悝」和其他「有功之人」,到了半夜,「衛莊公」假意喝醉,送「孔悝」出門,載了老媽「孔伯姬」的「孔悝」心裡有鬼,怕被暗殺,決定潛逃出國,叫手下另開一車回家拿祖宗牌位(祏ㄕˊq),另方面,原為「孔悝」一派的「子伯季子r」,早被「衛莊公」收買去追殺「孔悝」,遇上拿到了祖宗牌位(祏ㄕˊq)的車子,一箭射死了駕駛,搶了車子繼續追,「孔悝」久候不果,再派許公為s查看,路上遇見「子伯季子r」,一箭射穿其咽喉,奪了祖宗牌位,回報老板,「孔悝」就這麼和老媽「孔伯姬」逃到了宋國,左傳、哀公16年

六月,衛侯飲孔悝酒於平陽,重酬之,大夫皆有納焉,醉而送之,夜半而遣之,載伯姬於平陽而行,及西門,使貳車反祏ㄕˊq於西圃,子伯季子r,初為孔氏臣,新登于公,請追之,遇載祏者,殺而乘其車,許公為s,反祏,遇之曰:「與不仁人爭,明無不勝」,必使先射,射三發,皆遠許為,許為射之,殪,或以其車從,得祏於橐中, 孔悝出奔宋

連自己的姊姊、外甥都不放過的「衛莊公」自然留不得姊姊「孔伯姬」的姘頭「渾良夫」,有一天...
「衛莊公」對「渾良夫」說:「總統大印沒拿到,怎麼辦?」,「渾良夫」暗示「衛莊公」屏退了左右後說:「太子疾和衛出公輒都是你的兒子,以王位的傳承為理由把他們叫來,逼衛出公交出大印」,太子疾安排在老爸「衛莊公」身邊的眼線回報後,太子疾劫持了「衛莊公」並要求殺掉「渾良夫」,「衛莊公」說:「他有三道免死金牌」,太子疾說:「那就安他三個死罪後殺了」,「衛莊公」當然同意,原文見左傳、哀公16年:

衛侯謂渾良夫曰:「吾繼先君,而不得其器,若之何?」,良夫代執火者而言,曰:「疾與亡君,皆君之子也,召之,而擇材焉,可也,若不材,器可得也」,豎告大子,大子使五人輿豭ㄐㄧㄚ從己,劫公而強盟之,且請殺良夫,公曰:「其盟免三死」,曰:「請三之後有罪殺之」,公曰:「諾哉!」。

過了一年,左傳、哀公17年,「衛莊公」在藉圃蓋了幢用虎皮装飾的假農舍、真豪宅,以入厝(台語搬進新房之意)之名請「渾良夫」吃飯,開著雙B的「渾良夫」到了後,也不解下劍就大搖大擺地上坐,太子疾派人叫他到後院參觀「有機農作」,「渾良夫」一到,太子疾立刻告訴他三個莫須有的死罪,一刀替老爸「衛莊公」解決了其姊姊的小王「渾良夫」,原文見左傳、哀公17年:

十七年,春,衛侯為虎幄於藉圃,成求令名者,而與之始食焉。大子請使良夫。良夫乘衷甸兩牡,紫衣狐裘,至,袒裘不釋劍而食。大子使牽以退,數之以三罪,而殺之。

至此,「衛莊公」清理了門戶,但殺人太多,心中不安,曾夢見「渾良夫」的鬼魂,原文見左傳、哀公17年:

衛侯夢于北宮,見人登昆吾之觀,被髮北面而譟曰:「登此昆吾之虛,綿綿生之瓜,余為渾良夫,叫天無辜」

內憂解決,外患接踵而至,過去逃到晉國時投靠的趙鞅奉晉國國君晉定公之命,來要脅「衛莊公」或太子到晉國當人質,「衛莊公」當然拒絕,趙鞅出兵衛國,結果因為齊國出兵來救,晉國才退兵,由此可見小國在大國之間的困難,也可知春秋時代各國勢力的競爭激烈,也就是這種鬥爭才造成了「子路結纓而死」這種結果,原文見左傳、哀公17年:

趙鞅使告于衛曰:「君之在晉也,志父為主,請君若大子來,以免志父,不然,寡君其曰志父之為也」,衛侯辭以難,大子又使椓ㄓㄨㄛˊ之。
夏,六月,趙鞅圍衛,齊國觀、陳瓘救衛,得晉人之致師者。子玉使服而見之,曰:「國子實執齊柄,而命瓘曰,無辟晉師,豈敢廢命?子又何辱」,簡子曰:「我卜伐衛,未卜與齊戰」,乃還。

到了十月,晉國又出兵衛國,衛國人趕走了「衛莊公」,晉國立「衛襄公」的孫子「般師」後退兵,原文見左傳、哀公17年:

冬,十月,晉復伐衛,入其郛,將入城,簡子曰:「止,叔向有言曰,怙亂滅國者無後」,衛人出莊公,而與晉平,晉立襄公之孫般師而還

十一月,「衛莊公」,又回頭搶回皇位,「般師」只好又流亡。原文見左傳、哀公17年:

十一月,衛侯自鄄ㄐㄩㄢˋ入,般師出。

在此之前,「衛莊公」早已作威作福多時,,曾滅了「戎州」,因而與「戎州」人結怨,原文見左傳、哀公17年:

初,公登城以望,見戎州。問之,以告,公曰:「我姬姓也,何戎之有焉?」,翦之。

又奴役工匠,同時要逼退大臣「石圃」,「石圃」趁機聯合工匠作亂,「衛莊公」跳牆而逃,跌斷了大腿骨。一行人逃到了「戎州」,「戎州」人殺了太子疾和公子青,原文見左傳、哀公17年:

公使匠久,公欲逐石圃,未及而難作,辛巳,石圃因 匠氏攻公。公闔門而請,弗許,踰于北方而隊,折股,戎州人攻之,大子疾、公子青踰從公,戎州人殺之。

很不幸,因「衛莊公」前次逃到「戎州時」,看到己氏太太的頭髮很漂亮,就剪了給自己的太太呂姜做假髮,對「戎州」人太不尊重。「衛莊公」想用玉璧交換一條命,但是,「戎州」人恨之入骨,一刀殺了「衛莊公」,「衛莊公」成了第一個因為假髮而死的總統,原文見左傳、哀公17年:

初,公自城上,見己氏之妻髮美,使 髡之,以為呂姜髢,既入焉,而示之璧,曰:「活我,吾與女璧」,己氏曰:「殺女,璧其焉往?」,遂殺之,而取其璧

「衛莊公」死後,衛國人又立「般師」為王,十二月,齊國伐衛,衛國人求和,齊國立「」為王,俘虜「般師」而去,半路上結果了「般師」,原文見左傳、哀公17年:

衛人復公孫般師而立之,十二月,齊人伐衛,衛人請平,立公子,執般師以歸,舍諸潞。

過了一年,大臣「石圃」又把「起」趕走,流亡齊國的「衛出公」再度回國,放逐了「石圃」,重新啟用石魋ㄊㄨㄟˊ、大叔遺,原文見左傳、哀公18年

夏,衛石圃逐其君起,起奔齊,衛侯輒自齊復歸,逐石圃,而復石魋ㄊㄨㄟˊ,與大叔遺。

過了幾年好日子的「衛出公」,開始頭腦發昏,最後發生政變而流亡至宋國。原文見左傳、哀公25年:

二十五年,夏,五月,庚辰,衛侯出奔宋。

「衛出公」的最大問題是「搞得手下很不爽」,一回國,先搶了南氏的房子,又罷了司寇亥的官,更把公文懿子的名牌雙B車推進池塘,一時人心恍恍,造成「褚師比、公孫彌牟、公文要、司寇亥、司徒期」聯合做武器的工匠與拳彌以作亂。原文見左傳、哀公25年:

公之入也,奪南氏邑,而奪司寇亥政,公使侍人納公文懿子之車于池,
故褚師比,公孫彌牟,公文要,司寇亥,司徒期,因三匠與拳彌以作亂

「衛出公」的後宮也是問題多多,衛國除掉了夏戊(夏丁氏t),把夏戊的老婆小孩給了彌子u,為了討好「衛出公」,彌子請「衛出公」喝酒,酒酣耳熱之際,把夏戊的女兒塞進了「衛出公」的懷裡,夏戊的女兒w天生麗質,「衛出公」迷戀得不得了,就立她為夫人,夏戊的女兒w有個弟弟「期v」是大叔疾的從外孫,就跟著老姊在「衛出公」那兒吃香喝辣地!而且做到了「內政部地政司」司長,掌管全國土地。光陰是女人的天敵,夏戊的女兒w皮膚日漸鬆垮後,「衛出公」看了討厭,弟弟「」的官也沒了,而且還犯罪判了刑。原文見左傳、哀公25年:

初,衛人翦夏丁氏t,以其帑賜彭封彌子u,彌子飲公酒,納夏戊之女w,嬖,以為夫人。其弟期v大叔疾x之從孫甥也,少畜於公,以為司徒,夫人寵衰,得罪。

夏戊是誰呢?這就不得不講到了衛大叔疾以及衛大叔疾和孔文子因為衛大叔疾劈腿交惡的往事。總總事件,看得出來,春秋真是亂!到了哀公26年,叔孫舒想把「衛出公」找回國,不成功,原文見左傳、哀公26年:

二十六年,夏,五月,叔孫舒帥師會越皋如,后庸,宋樂茷,納衛侯,文子欲納之。

其後,衛國立「衛出公」的叔叔「悼公」黔,原文見左傳、哀公26年:

師還,立悼公, 南氏相之

「衛出公」失去了王位,以為是夏戊的兒子「」窩裡反,竟然殺了自己和夏戊的女兒w所生的太子,之後,「衛出公」就死在「越國」,原文見左傳、哀公26年:

公曰:「期則為此」,令苟有怨於夫人者報之,司徒期聘於越,公攻而奪之幣。期告王,王命取之,期以眾取之,公怒,殺期之甥之為大子者,遂卒于越。

在「衛出公」窮途末路時,曾問子貢:「我能回國嗎?」,子貢講了:「不能回國」,原文見左傳、哀公26年:

衛出公自城鉏,使以弓問子贛,且曰:「吾其入乎?」,子贛稽首受弓,對曰,臣不識也,私於使者曰,昔成公孫於陳,甯武子,孫莊子,為宛濮之盟,而君入,獻公孫於 衛齊,子鮮,子展,為夷儀之盟,而君入,今君再在孫矣,內不聞獻之親,外不聞成之卿,則賜不識所由入也,詩曰,無競惟人,四方其順之,若得其人,四方以為 主,而國於何有

衛國從「悼公」之後才平靜下來,「子路結纓而死」成了歷史佳話,這一段王位爭奪戰中死傷無數,但是,其源頭南子卻全身而退,雖然列女傳中傳說衛莊公殺了南子註四),但是左傳中卻沒記錄南子之死,倒是寫明宋子朝逃走了,當然是和南子一起
 
春秋左傳歪哥目錄:左傳、目錄
 
「註一」衛靈公四十二年、西元前493年,「衛靈公」在死前想立「郢」為太子,沒想到「郢」卻不接受,「衛靈公」一死,「南子」據此要兒子「郢」繼位,「郢」卻說:「應該輪到太子蒯聵的兒子輒來當總統」,就這麼「南子」夢斷,輒成為「衛出公」,原文見史記卷37、衛康叔世家:

四十二年春,靈公游于郊,令子郢仆。郢,靈公少子也,字子南。靈公怨太子出奔,謂郢曰:「我將立若為後。」郢對曰:「郢不足以辱社稷,君更圖之。」夏,靈公卒,夫人命子郢為太子,曰:「此靈公命也。」郢曰:「亡人太子蒯聵之子輒在也,不敢當。」於是衛乃以輒為君,是為出公。

「註二」「蒯聵c」十分膽小,當年流落異鄉時,曾隨晉國出戰,看到敵人,嚇得躲到車底,後來硬著頭皮上了,哭爹喊娘,原文見左傳、哀公二年 :

衛太子為右,登鐵上,望見鄭師眾,大子c懼,自投于車下,子良授大子綏而乘之,曰,婦人也,簡子巡列,曰,畢萬匹夫也,七戰皆獲,有馬百乘,死於牖下,群子勉之,死不在寇,繁羽御趙羅,宋勇為右,羅無勇麇之,吏詰之,御對曰,痁作而伏,衛大子禱曰,曾孫蒯聵,敢昭告皇祖文王,烈祖康叔,文祖襄公,鄭勝亂從,晉午在難,不能治亂,使鞅討之,蒯聵不敢自佚,備持矛焉,敢告無絕筋,無折骨,無面傷,以集大事,無作三祖羞,大命不敢請,佩玉不敢愛,鄭人擊簡子中肩,斃于車中,獲其蜂旗,大子救之以戈,鄭師北,獲溫大夫趙羅,大子復伐之,鄭師大敗,獲齊粟千車

「註三」左傳、哀公15年的原文:

季子將入,遇子羔將出,曰,門已閉矣,季子曰,吾姑至焉,子羔曰,弗及,不踐其難,季子曰,食焉,不辟其難,子羔遂出,子路入,及門,公孫敢門焉,曰,無入為也,季子曰,是公孫也,求利焉而逃其難,由,不然,利其祿,必救其患,有使者出,乃入,曰大子焉用孔悝,雖殺之,必或繼之,且曰,大子無勇,若燔臺半,必舍孔叔大子聞之懼,下石乞,盂黶敵子路,以戈擊之,斷纓,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結纓而死,孔子聞衛亂,曰,柴也,其來由也死矣,孔悝立莊公,

「註四」列女傳、卷七孽嬖傳、章12 衛二亂女:

蒯聵遂立,是為莊公。殺夫人南子,又殺渾良夫。

 
春秋左傳歪哥目錄:左傳、目錄
 
子路結纓而死( 左傳、哀公15年 ):2013-10-30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