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武帝才是迷信大王、巫蠱之亂的根源

書名、分部: 

史記、書

卷篇章: 
卷28封禅書

漢武帝才是迷信大王、巫蠱之亂的根源

史記卷28 封禪書

在漢武帝晚年,太子兵變,衛皇后巫蠱之亂,造成首都長安血流成河,算是中國歴史上少見的醜聞。漢武帝除了說衛子夫巫蠱外,前一任皇后鼎鼎有名的金屋藏嬌的阿嬌皇后也因巫蠱被廢。但是,實情是,為了長生不老的妄念,漢武帝成了迷信大王、巫蠱之亂的根源,蛛絲馬跡充滿於史記各篇章裡,在史記卷28、封禪書更是集大成地詳細記錄了武帝迷信神僊(ㄒㄧㄢ)、巫術的整個來龍去脈。有點訝異為何這一篇未被刪除?有可能是漢武帝為求長生不老已達瘋狂境界,完全相信有僊(ㄒㄧㄢ)人這一回事,因而對封禪書的內容不以為意,同時,「封禪」是漢武帝洋洋得意的事,因而司馬遷就趁機夾帶了武帝迷信的全記錄。

因為武帝的迷信,一堆人投其所好,到了「羈縻不絕」的地步,史記卷28、封禪書:

天子益怠厭方士之怪迂語矣,然羈縻不絕,冀遇其真。自此之後,方士言神祠者彌眾,然其效可睹矣。

究武帝一生,一共被多少人騙過,不得而知,封禪書中有八個人真真實實騙得武帝頭昏眼花,這八個人是李少君、謬忌、少翁、神君、欒大、公孫卿、李延年、丁公,現將這八人的騙術略述於下:
李少君自稱70歲,可以讓人、動物長生不死,最著名的傳言是跟一位九十多歲老人的爸爸一起打獵,口耳相傳,武帝召李少君晉見,他立刻辨認出一個齊桓公時代的銅器,這一來更讓武帝認為李少君有幾百歲了,他更提出丹沙煉為黃金製成器皿盛食物可延年益壽的說法,李少君病死後,漢武帝還認為李少君是羽化登仙去了。看來,李少君是個來騙黃金的騙徒。史記卷28、封禪書原文記載如下:

少君者,故深澤侯舍人,主方。匿其年及其生長,常自謂七十,能使物,卻老。其游以方遍諸侯。無妻子。人聞其能使物及不死,更饋遺之,常餘金錢衣食。人皆以 為不治生業而饒給,又不知其何所人,愈信,爭事之。少君資好方,善為巧發奇中。嘗從武安侯飲,坐中有九十餘老人,少君乃言與其大父游射處,老人為兒時從其 大父,識其處,一坐盡驚。少君見上,上有故銅器,問少君。少君曰:「此器齊桓公十年陳於柏寢。」已而案其刻,果齊桓公器。一宮盡駭,以為少君神,數百歲人 也。
少君言上曰:「祠灶則致物,致物而丹沙可化為黃金,黃金成以為飲食器則益壽,益壽而海中蓬萊僊者乃可見,見之以封禪則不死,黃帝是也。臣嘗游海上,見安期生,安期生食巨棗,大如瓜。安期生僊者,通蓬萊中,合則見人,不合則隱。」於是天子始親祠灶,遣方士入海求蓬萊安期生之屬,而事化丹沙諸藥齊為黃金矣。
居久之,李少君病死。天子以為化去不死,而使黃錘史寬舒受其方。求蓬萊安期生莫能得,而海上燕齊怪迂之方士多更來言神事矣。

李少君之後來了個謬忌,謬忌的招術是建個「太一神壇」,每天用牛豬羊祭拜天,連拜七天,太一神壇四周要有八條通道,看來謬忌是個不肖建築包商,騙得包下「太一神壇」這大工程,謬忌之後也有一堆小包商跟著來騙,就不贅述了,史記卷28、封禪書原文記載如下:

亳人謬忌奏祠太一方,曰:「天神貴者太一,太一佐曰五帝。古者天子以春秋祭太一東南郊,用太牢,七日,為壇開八通之鬼道。」

謬忌之後來了個少翁,之前講過漢武帝姊姊替他拉皮條,讓漢武帝在自家廁所上了衛子夫,衛子夫"色衰"之後,武帝寵愛王夫人,可是不知怎麼地,王夫人就不明不白地死了,武帝十分想念王夫人,這時號稱可以通靈的少翁就作法,讓王夫人亡魂回到人間和武帝相見,武帝一高興,少翁就撈到了個「文成將軍」和許多賞賜,沒想到少翁起了貪念,騙武帝說牛肚子有奇物,殺牛剖腹後有一張寫著怪言怪語的帛書,很不幸地,被武帝認出是少翁的字蹟,就這麼著,「文成將軍」的頭就不翼而飛了,殺了「文成將軍」的武帝怕丟臉,對外謊報:「文成將軍吃馬肝中毒而死」,史記卷28、封禪書原文記載如下:

齊人少翁以鬼神方見上。上有所幸王夫人,夫人卒,少翁以方蓋夜致王夫人及灶鬼之貌云,天子自帷中望見焉。於是乃拜少翁為文成將軍,賞賜甚多,以客禮禮之。

少翁之後來了個神君,神君是個乩童,正好漢武帝生病,神君說:「皇帝沒病,等皇帝醒來後,到甘泉宮來和我見面。」,結果神君替自己贏得了「乩童之王」的位子,除了好吃好喝的,還有「小乩童」服侍他,史記卷28、封禪書原文記載如下:

天子病鼎湖甚,巫醫無所不致,不愈。游水發根言上郡有巫,病而鬼神下之。上召置祠之甘泉。及病,使人問神君。神君言曰:「天子無憂病。病少愈,彊與我會甘泉。」於是病愈,遂起,幸甘泉,病良已。

神君之後來了個欒大,欒大和少翁是同門師兄弟,武帝一時手快殺了這個「文成將軍」少翁,頗為後悔,欒大又是個美男子,正得雙性戀的漢武帝所好,欒大一張嘴信口開河的功力超高,不但為自己掙得了「五利將軍」官位,還成了「樂通侯」,娶了衛子夫長女為妻,成了駙馬,結果,牛皮吹得太大,在伐南越時竟不敢出海,被漢武帝派去的人回來打小報告,可憐西元前113年封得的「五利將軍」一年內就掉了腦袋。這一段故事頗為奇怪,因為欒大死了,武帝的女兒豈不成了寡婦?所以得看看當時的情況,在欒大後又來了兩個騙子公孫卿、李延年,等一下我們都會講到,現在先了解一下,李延年正是鼎鼎大名李夫人的哥哥,武帝先寵衛子夫、再愛王夫人,接著就是李夫人,欒大娶了衛子夫長女為妻,就是「衛派」了,難免不會和李夫人的「李派」有所鬥爭,同時間三個騙子欒大、公孫卿、李延年也會相互爭寵,這麼來來去去,欒大很可能是「派系鬥爭」下的犧牲者。若果真如此,在這之前五年的西元前117、118年,武帝四十歲時,一股腦兒將死去的王夫人、李夫人兒子們立王封侯,武帝應該是準備把身後都安排好,雖然,衛子夫已色衰愛弛,但她的兒子已是太子,武帝也預備讓他未來接王位。但是,在這五年裡,不知發生了什麼事,讓武帝改變主意,欒大娶衛子夫長女後一年就被殺,可能就是衛氏一族覆滅的警訊,照理說,本紀有一篇孝武本紀是專門講武帝的,可惜該篇除了開頭60字,其他都是抄寫「封禪書」的內容,這也是被漢武帝刪去的史記130篇中有十篇「有錄無書」篇幅之一,可見必有重大隱情,史記卷28、封禪書原文記載如下:

欒大,膠東宮人,故嘗與文成將軍同師,已而為膠東王尚方。而樂成侯姊為康王后,無子。康王死,他姬子立為王。而康后有淫行,與王不相中,相危以法。康后聞 文成已死,而欲自媚於上,乃遣欒大因樂成侯求見言方。天子既誅文成,後悔其蚤死,惜其方不盡,及見欒大,大說。大為人長美,言多方略,而敢為大言處之不 疑。
其秋,為伐南越,告禱太一。以牡荊畫幡日月北斗登龍,以象太一三星,為太一鋒,命曰「靈旗」。為兵禱,則太史奉以指所伐國。而五利將軍使不敢入海,之泰山祠。上使人隨驗,實毋所見。五利妄言見其師,其方盡,多不讎。上乃誅五利。

欒大之後來了個公孫卿,公孫卿以黄帝封禪登天成僊(仙)為例扯出個「武帝封禪就可如神仙般登天」,這也是封禪書的最高潮,公孫卿自己也因此撈到了個「侍郎」、大約是今天的部長的官,史記卷28、封禪書原文記載如下:

齊人公孫卿曰:「今年得寶鼎,其冬辛巳朔旦冬至,與黃帝時等。」卿有札書曰:「黃帝得寶鼎宛朐,問於鬼臾區。鬼臾區對曰:『黃帝得寶鼎神策,是歲己酉 朔旦冬至,得天之紀,終而復始。』於是黃帝迎日推策,後率二十歲復朔旦冬至,凡二十推,三百八十年,黃帝僊登于天。」卿因所忠欲奏之。所忠視其書不經,疑 其妄書,謝曰:「寶鼎事已決矣,尚何以為!」卿因嬖人奏之。上大說,乃召問卿。對曰:「受此書申公,申公已死。」上曰:「申公何人也?」卿曰:「申公,齊人。與安期生通,受黃帝言,無書,獨有此鼎書。曰『漢興復當黃帝之時』。曰『漢 之聖者在高祖之孫且曾孫也。寶鼎出而與神通,封禪。封禪七十二王,唯黃帝得上泰山封』。申公曰:『漢主亦當上封,上封能僊登天矣。黃帝時萬諸侯,而神靈之 封居七千。天下名山八,而三在蠻夷,五在中國。中國華山、首山、太室、泰山、東萊,此五山黃帝之所常游,與神會。黃帝且戰且學僊。患百姓非其道者,乃斷斬 非鬼神者。百餘歲然後得與神通。黃帝郊雍上帝,宿三月。鬼臾區號大鴻,死葬雍,故鴻冢是也。其後黃帝接萬靈明廷。明廷者,甘泉也。所謂寒門者,谷口也。黃 帝采首山銅,鑄鼎於荊山下。鼎既成,有龍垂胡髯下迎黃帝。黃帝上騎,群臣後宮從上者七十餘人,龍乃上去。餘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龍髯,龍髯拔,墮,墮黃帝之 弓。百姓仰望黃帝既上天,乃抱其弓與胡髯號,故後世因名其處曰鼎湖,其弓曰烏號。』」於是天子曰:「嗟乎!吾誠得如黃帝,吾視去妻子如脫屣耳。」乃拜卿為郎,東使候神於太室。

公孫卿之後來了個李延年,李延年正是鼎鼎大名李夫人的哥哥,李夫人死前堅持不讓漢武帝看到自己衰拜的容顏,以維持在武帝心目中的好印象,因而在李夫人死後,武帝才會好好對待其家人,李延年就是最大受益者,話說回來,李延年本就是雙性戀漢武帝的相好,武帝是先上李延年,覺得不錯,經李延年居中替妹妹李夫人拉皮條,武帝才上了李夫人,只是不知兄妹二人是否和武帝玩過3p,史記卷28、封禪書原文記載李延年是嬖臣就因為如此:

上有嬖臣李延年以好音見。上善之,下公卿議,曰:「民閒祠尚有鼓舞樂,今郊祀而無樂,豈稱乎?」公卿曰:「古者祠天地皆有樂,而神祇可得而禮。」或曰: 「太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為二十五弦。」於是塞南越,禱祠太一、后土,始用樂舞,益召歌兒,作二十五弦及空侯琴瑟自此起。

李延年之後來了個九十幾歲的丁公胡言亂語地鼓勵漢武帝封禪,十分荒謬,史記卷28、封禪書原文記載如下:

齊人丁公年九十餘,曰:「封禪者,合不死之名也。秦皇帝不得上封,陛下必欲上,稍上即無風雨,遂上封矣。」

有一句話:「作賊的喊捉賊」,套在武帝頭上剛好適用,武帝的第一任皇后阿嬌、第二任皇后衛子夫都因巫蠱而被廢、死,其實真正有問題的是漢武帝,因其迷信巫蠱,才會認為別人都跟他一樣,漢武帝迷信巫蠱是有遺傳的,漢武帝的母親王太后能當上皇后,是因為王太后的母親臧兒是個迷信大王,找命理老師替自己女兒算命發現兩個女兒都會富貴,就拆散原本已嫁給金王孫的大女兒王太后(已生了一個女兒),硬塞給景帝,景帝即位,王太后生下武帝,之後王太后的媽臧兒又把小女兒「兒姁」也塞給景帝,並生下四個男生,胡搞瞎搞,一堆醜聞,結果害死了當初替自己女兒算命的命理老師。漢武帝迷信遺傳自外祖母臧兒一事,都在史記卷49、外戚世家記錄得清清楚楚:

王太后,槐裏人,母曰臧兒。臧兒者,故燕王臧荼孫也。臧兒嫁為槐裏王仲妻,生男曰信,與兩女。而仲死,臧兒更嫁長陵田氏,生男蚡、勝。臧兒長女嫁為金王孫婦,生一女矣,而臧兒卜筮之,曰兩女皆當貴。因欲奇兩女,乃奪金氏。金氏怒,不肯予決,乃內之太子宮。太子幸愛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時,王美人夢日入其懷。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貴徵也。」未生而孝文帝崩,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
先是臧兒又入其少女兒姁,兒姁生四男。
景帝為太子時,薄太后以薄氏女為妃。及景帝立,立妃曰薄皇后。皇后毋子,毋寵。薄太后崩,廢薄皇后。
景帝長男榮,其母栗姬。栗姬,齊人也。立榮為太子。長公主嫖有女,欲予為妃。栗姬妒,而景帝諸美人皆因長公主見景帝,得貴幸,皆過栗姬,栗姬日怨怒,謝長 公主,不許。長公主欲予王夫人,王夫人許之。長公主怒,而日讒栗姬短於景帝曰:「栗姬與諸貴夫人幸姬會,常使侍者祝唾其背,挾邪媚道。」景帝以故望之。

至此,漢武帝是個迷信大王,也是在位時巫蠱之禍的根源,應是毋庸置疑的了。同時,由於封禪書,我們可看到八個人真真實實騙得武帝頭昏眼花,武帝應該也是中國歴史上因為妄想長生不死而被人騙過最多的皇帝。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漢武帝才是迷信大王、巫蠱之亂的根源(史記卷28、封禪書):2012年12月10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