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高震主、周勃憋死、周亞夫餓死

書名、分部: 

史記、世家

卷篇章: 
卷57絳侯周勃世家

功高震主、周勃憋死、周亞夫餓死

史記卷57 絳侯周勃世家

為人屬下的,愚鈍一些不要緊,切忌功高震主,一旦有功,第一件事就是功成身退,上班族容易做到,搞政治的一輩子沒完沒了,難啊!古代、兩千年前的漢朝,更難,看看周勃、周亞夫這一對父子,老子周勃被漢文帝憋死,小子周亞夫被漢景帝餓死,文景之治不是史上的太平盛世嗎?怎麼把人給憋死、餓死了呢?

周勃是劉邦在江蘇沛縣的同鄉,尚未跟隨劉邦亡命天涯之前,用竹篾(ㄇㄧㄝˋ)編個養蠶的「薄曲」盒子為生,生意不好的時候,在喪葬樂隊中吹吹簫賺外快,有時憑著天生神力的外表在儀葬隊中充數賺錢,是個不折不扣的魯莽漢子,有手無腦,在天下安定時,就這麼糊口度日。跟了劉邦,第一個職位是「中涓」、也就是清潔大隊的一員,可見劉邦並不怎麼看重周勃,原文見史記卷57、 絳侯周勃世家:

絳侯周勃者,沛人也。其先卷人,徙沛。勃以織薄曲為生,常為人吹簫給喪事,材官引彊。
高祖之為沛公初起,勃以中涓從攻胡陵,下方與。

沒想到治世的莽漢,在亂世成了英雄,劉邦雖最後一統天下,打仗其實是個外行,常吃敗仗,能打到咸陽,周勃功不可沒,一路上秦朝主力部隊的遭遇戰都靠周勃,打完秦朝各將領章邯、李由、王離、南陽太守齮(ㄧˋ)、趙賁、內史保、章平、姚卬後,再打敗項籍,漢朝成立後又幫著劉邦掃平臧荼、韓信、陳豨(ㄒㄧ)、趙利、盧綰(ㄨㄢˇ)等內亂,周勃這「木彊敦厚」、呆頭呆腦的人也從清潔工一路晉升,先升為侍衛隊長的虎賁(ㄅㄣ)令,再升為相當於師長的將軍,又封為類似民選市長的絳(ㄐㄧㄤˋ)侯,成為地方之首,最終劉邦任命周勃為相當於參謀總長的太尉職務,掌握全國的軍隊,史記卷八高祖本記記載--"劉邦死前遺言:「周勃重厚少文,然安劉氏者必勃也」",可見對其信任。
果然,周勃和陳平在呂后死後,殺了呂氏一族重新擁立劉邦四子文帝劉恒,這是呂后沒想到的,原來劉邦說的"安劉氏"竟然是把"呂氏誅滅"。在劉邦手裡,周勃屢獲重用,這是因為當時仍有「內憂」,周勃有其價值,再者劉邦知道周勃粗人一個,對皇權沒有威脅。文帝就不同了,他即位後沒多久,完全忘了周勃推他上王位的功勞,翻臉不認人,找個人誣告周勃謀反,把周勃打入大牢,這就是周勃兵權在握「功高震主」的下場,即便周勃無心造反,文帝仍覺得「芒刺在背」,幸好,之前文帝為了拉攏周勃,把公主女兒嫁給了周勃長子周勝之,一方面靠著公主向外婆、文帝老媽薄太后求情,另方面周勃把家業都給了對文帝即位有大功的文帝舅舅薄昭,薄昭向姊姊薄太后咬耳朵,周勃這才死裡逃生,回到封地,幾年後,鬱鬱寡歡地憋死。原文見史記卷57、 絳侯周勃世家:

其後人有上書告勃欲反,下廷尉。廷尉下其事長安,逮捕勃治之。勃恐,不知置辭。吏稍侵辱之。勃以千金與獄吏,獄吏乃書牘背示之,曰「以公主為證」。公主者,孝文帝女也,勃太子勝之尚之,故獄吏教引為證。勃之益封受賜,盡以予薄昭。及繫急,薄昭為言薄太后,太后亦以為無反事。

周勃死後,周勝之繼承絳(ㄐㄧㄤˋ)侯這位子,過了六年,呂后當政時整天和老爸一樣畏首畏尾的文帝公主女兒,獲得了大解放,自然眼高於頂,看周勝之不爽,文帝也適時替周勝之安了個「坐殺人」的罪名,把絳侯這位子去掉。「坐殺人」是什麼?正式的解釋是「連坐殺人罪」,比較好了解的解說方法是「坐著看到別人殺人也有罪」,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過了一年,大概媒體小道消息四散「周勃功高震主沒好下場」,文帝才不得已封周勃小三的兒子周亞夫為條侯。
大家對周亞夫平定七國之亂耳熟能詳,這也是出自於史記,另有一段周亞夫餓死的故事就不那麼有名了。
周亞夫的封侯早就被當時的命理老師許負預測到了,同時許負告訴周亞夫:「嘴角有豎紋,在相法上是餓死之相,所以你將來會餓死。」,周亞夫對二者都將信將疑。原文見史記卷57、 絳侯周勃世家:

條侯亞夫自未侯為河內守時,許負相之,曰:「君後三歲而侯。侯八歲為將相,持國秉,貴重矣,於人臣無兩。其後九歲而君餓死。」亞夫笑曰:「臣之兄已代父侯矣,有如卒,子當代,亞夫何說侯乎?然既已貴如負言,又何說餓死?指示我。」許負指其口曰:「有從理入口,此餓死法也。」

文帝時,駐軍細柳給文帝帶來了好印象,因而文帝死前交待景帝:「有急難、重用周亞夫。」,原文見史記卷57、 絳侯周勃世家:

孝文且崩時,誡太子曰:「即有緩急,周亞夫真可任將兵。」

因而周亞夫得景帝重用、平定七國之亂,不幸也因此得罪景帝的老媽竇太后,在景帝廢立太子時周亞夫又反對再度得罪竇氏一家,當然景帝也很不爽;其後,匈奴王五人投降,景帝要封五人侯位,也遭時任行政院長的周亞夫反對,景帝不理,照封,結果周亞夫請病假抗議,景帝一氣之下免了周亞夫行政院長的職務,而且景帝記恨在心。過幾天,故意請周亞夫吃飯,卻不擺碗筷,周亞夫忿忿不平地叫侍者擺上碗筷,景帝揶揄道:「有了飯菜還不滿足?」,需知,皇帝看到大臣就和看到條狗一樣,給碗飯吃就是大恩大德了,這就是景帝不擺碗筷的用意,是要告訴周亞夫:「你只是我養的一條狗,狗吃飯是不需要碗筷的。」,兩人就此鬧翻,景帝怕兒子上台後,周亞夫是個威脅,就動了殺機,原文見史記卷57、 絳侯周勃世家:

頃之,景帝居禁中,召條侯,賜食。獨置大胾,無切肉,又不置櫡(ㄓㄨˋ)。條侯心不平,顧謂尚席取櫡。景帝視而笑曰:「此不足君所乎?」條侯免冠謝。上起,條侯因趨出。景帝以目送之,曰:「此怏怏者非少主臣也!」

皇帝殺個大臣好比揑死隻螞蟻,周亞夫兒子替周亞夫買五百套軍服作殉喪物,得罪了人,告上法院,景帝趁機大作文章,把周亞夫抓上最高法院,庭訊時:
法官問:「買五百套軍服,想造反?」
周亞夫答:「是殉喪物。」
法官問:「什麼!連到地下也想造反。」
就這麼把周亞夫關入監獄,原文見史記卷57、 絳侯周勃世家:

居無何,條侯子為父買工官尚方甲楯五百被可以葬者。取庸苦之,不予錢。庸知其盜買縣官器,怒而上變告子,事連汙條侯。書既聞上,上下吏。吏簿責條侯,條侯不對。景帝罵之曰:「吾不用也。」召詣廷尉。廷尉責曰:「君侯欲反邪?」亞夫曰:「臣所買器,乃葬器也,何謂反邪?」吏曰:「君侯縱不反地上,即欲反地下 耳。」

入獄的周亞夫,被獄卒羞辱至極,一個人進了監獄,誰都可以作賤他,這是司馬遷曾有過的親身經歴,更何況是皇帝的敵人,史記中一句「吏侵之益急」道盡一切。不但作賤周亞夫,還不給他飯吃,五天後,周亞夫就因胃出血,吐血而死,果真應了命理老師許負的預言。原文見史記卷57、 絳侯周勃世家:

吏侵之益急。初,吏捕條侯,條侯欲自殺,夫人止之,以故不得死,遂入廷尉。因不食五日,嘔血而死。國除。

文帝憋死周勃、景帝餓死周亞夫,有什麼深仇大恨?沒有!有的只是「功高震主」,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身為上班族,在職場上不得不小心,千萬別「功高震主」,得罪了老板,萬一實在「功高」,想法子「低調奢華」,自己偷偷地高興就好,別認為老板有「功高震主」心態不對,想想自己做別人的老板,不也是如此?!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功高震主、周勃憋死、周亞夫餓死(史記卷57、 絳侯周勃世家):2013年03月18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