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邦和好友盧綰分道揚鑣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93韓信盧綰列傳

劉邦和好友盧綰分道揚鑣

史記卷93 韓信盧綰列傳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漢高祖劉邦最要好的朋友就是盧綰(ㄨㄢˇ)最後也分道揚鑣,兩人的父親是同鄉也是世交,巧的是兩人更在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原文見史記卷93、韓信盧綰列傳:

盧綰者,豐人也,與高祖同里。盧綰親與高祖太上皇相愛,及生男,高祖、盧綰同日生

盧綰在劉邦生前兩人就已失去互信,有點像今天的經濟犯逃到大陸、美國,盧綰將妻女都放在長城外以便隨時逃出國,那個時候,外國就是「匈奴」,劉邦一死,盧綰拔腿就跑了,原文見史記卷93、韓信盧綰列傳:

燕王綰悉將其宮人家屬騎數千居長城下,侯伺,幸上病愈,自入謝。四月,高祖崩,盧綰遂將其眾亡入匈奴,匈奴以為東胡盧王。

雖說劉邦誅殺功臣是有名聲在外的,以盧綰和劉邦從小長大的交情,至少應該在劉邦、呂后的年代可以高枕無憂,而盧綰卻怕得要死,劉邦聽到盧綰謀反,也不相信,派審食其、趙堯一探真偽,原文見史記卷93、韓信盧綰列傳:

高祖使使召盧綰,綰稱病。上又使辟陽侯審食其、御史大夫趙堯往迎燕王,因驗問左右。綰愈恐,閉匿,,謂其幸臣曰:「非劉氏而王,獨我與長沙耳。往年春,漢族淮陰,夏,誅彭越,皆呂后計。今上病,屬任呂后。呂后婦人,專欲以事誅異姓王者及大功臣。」乃遂稱病不行。

由上文可知,盧綰是怕呂后,雖說呂后狠毒,不過那是劉邦死後,呂后下重手害死、嚇死了一堆劉邦的女人、兒子,誅殺異姓王、功臣倒是劉邦的意思居多。盧綰為什麼那麼怕呂后?由劉邦派出「審食其」可看到「審食其」和盧綰一定不和,「審食其」不是別人,正是呂后的「小王」,這個「審食其」曾和呂后被項羽關押了兩年多(註一),「身心」上都給了呂后很大的安慰,這一段往事,盧綰肯定替劉邦抱不平,因而和呂后交惡也屬合理,劉邦一朝為王,朋友成了君臣,「盧綰怕呂后」也是必然。即便如此,似乎還不至於去和匈奴勾搭,真正的因素可能仍和王位有關,盧綰被封為燕王主因是曾幫著劉邦打敗「燕王臧荼」,原文見史記卷93、韓信盧綰列傳:

漢五年冬,以破項籍,乃使盧綰別將,與劉賈擊臨江王共尉,破之。七月還,從擊燕王臧荼,臧荼降。

臧荼是個小人物,可是臧荼的女兒「臧兒」就不簡單了,「臧兒」替女兒算出富貴之命後,立刻把已出嫁的女兒要回來,塞給當時朝不保夕的代王劉恆之子劉啟,劉啟成了景帝,「臧兒」的女兒就成了王皇后,這些事情,別人可以不知道,呂后一定知道,代王劉恆雖然不是呂后的目標,畢竟也是好色劉邦的一夜情產物,呂后一定不爽「臧兒」的女兒王皇后,話說臧荼被打敗後,兒子臧衍就逃到了國外(就是匈奴!),正好和盧綰未來流亡路線相同,臧衍和盧綰的人張勝搭上了線,堅定了盧綰的意志,當然這些事呂后也是知道的,臧衍就是王皇后的舅舅,盧綰和劉邦小三孫媳婦的舅舅在國外(就是匈奴!)連上線是件「不折不扣」的和王位有關之政治事件,盧綰的命運只有「反」了,原文見史記卷93、韓信盧綰列傳:

張勝至胡,故燕王臧茶子衍出亡在胡,見張勝曰:「公所以重於燕者,以習胡事也。燕所以久存者,以諸侯數反,兵連不決也。今公為燕欲急滅豨等,豨等已盡,次 亦至燕,公等亦且為虜矣。公何不令燕且緩陳豨而與胡和?事寬,得長王燕;即有漢急,可以安國。」張勝以為然,豨私令匈奴助豨等擊燕。燕王綰疑張勝與胡反, 上書請族張勝。勝還,具道所以為者。燕王寤,乃詐論它人,脫勝家屬,使得為匈奴閒,而陰使范齊之陳豨所,欲令久亡,連兵勿決。

一個盧綰,看得見漢朝政權的爭鬥,史記卷93、韓信盧綰列傳裡的另外兩個角色韓信、陳豨和劉邦交情差得遠了,結果自然不會比盧綰好,這也是「韓信盧綰列傳」存在的意義。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註一」:見三民書局新譯史記、卷118淮南衡山列傳,4662頁注釋16。
 
劉邦和好友盧綰分道揚鑣(史記卷93、韓信盧綰列傳):2013年04月18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