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偶然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94田儋列傳

歷史的偶然

史記卷94 田儋列傳

歷史上有名的田橫五百壯士自殺故事,來自於史記,陳勝起兵抗秦後,一時蜂起雲湧,田儋也是其中的一波漣漪,田橫是田儋的堂弟。

亂世的變遷快速,由田儋創建的「齊國」,在田儋被章邯殺了之後,齊國政權在田榮、田廣、田市、田都、田安、田橫之間輪轉,原文見史記卷94、田儋列傳:

田儋者,狄人也,故齊王田氏族也。儋從弟田榮,榮弟田橫,皆豪,宗彊,能得人。
秦將章邯圍魏王咎於臨濟,急。魏王請救於齊,齊王田儋將兵救魏。章邯夜銜枚擊,大破齊、魏軍,殺田儋於臨濟下。儋弟田榮收儋餘兵東走東阿。
項羽既存趙,降章邯等,西屠咸陽,滅秦而立侯王也,乃徙齊王田市更王膠東,治即墨。齊將田都從共救趙,因入關,故立都為齊王,治臨淄。

田榮、田廣、田市、田都、田安、田橫這批海浪中的泡沫,是歷史的偶然,因為「齊國」幅員廣大,因而改變了楚漢相爭的結果。田儋死後,出現兩個齊王,一是田儋堂弟田榮,另一是戰國時齊國的後人田假,田榮打敗田假,田假依附了項羽叔父項梁,在項梁受章邯攻擊而求救於田榮時,田榮因項梁庇護田假,所以置之不理,結果項梁兵敗身死,項羽、田榮因而交惡,在項羽打敗章邯分封諸王時,田榮就沒份。同時,陳餘和張耳翻臉後也得不到項羽封王,原文見史記卷94、田儋列傳:

田榮以負項梁不肯出兵助楚、趙攻秦,故不得王;趙將陳餘亦失職,不得王:二人俱怨項王。
項羽既存趙,降章邯等,西屠咸陽,滅秦而立侯王也,乃徙齊王田市更王膠東,治即墨。齊將田都從共救趙,因入關,故立都為齊王,治臨淄。
田榮以負項梁不肯出兵助楚、趙攻秦,故不得王;趙將陳餘亦失職,不得王:二人俱怨項王。

田榮、陳餘兩人結合,在項羽分封完畢撤軍後,聯合反叛項羽,拉開了楚漢相爭的序曲,原文見史記卷94、田儋列傳:

項王既歸,諸侯各就國,田榮使人將兵助陳餘,令反趙地,而榮亦發兵以距擊田都,田都亡走楚。田榮留齊王市,無令之膠東。市之左右曰:「項王彊暴,而王當之 膠東,不就國,必危。」市懼,乃亡就國。田榮怒,追擊殺齊王市於即墨,還攻殺濟北王安。於是田榮乃自立為齊王,盡并三齊之地。

之後的發展,項羽回頭打敗田榮,田榮逃到平原,被當地人殺了,項羽燒殺齊國全境,造成齊人反抗,也給了劉邦打敗楚軍進入彭城的機會,逼得項羽回攻劉邦,有了空檔,田榮的弟弟田橫收攏敗軍,立田榮兒子田廣為齊王。原文見史記卷94、田儋列傳:

項王聞之,大怒,乃北伐齊。齊王田榮兵敗,走平原,平原人殺榮。項王遂燒夷齊城郭,所過者盡屠之。齊人相聚畔之。榮弟橫,收齊散兵,得數萬人,反擊項羽於 城陽。而漢王率諸侯敗楚,入彭城。項羽聞之,乃醳齊而歸,擊漢於彭城,因連與漢戰,相距滎陽。以故田橫復得收齊城邑,立田榮子廣為齊王,而橫相之,專國 政,政無巨細皆斷於相。

楚漢就此相爭三年,劉邦派酈食其遊說成功田橫歸順,田橫的要塞「歷下」正放下武器,沒想到淮陰侯韓信聽蒯通進言,為了爭功決定偷襲田橫,原本和酈食其把酒言歡的田橫一怒之下,烹煮了酈食其,項羽只好派龍且救齊,在濰水被韓信水淹二十萬大軍,原文見史記卷94、田儋列傳及史記卷92、淮陰侯列傳:

橫定齊三年,漢王使酈生往說下齊王廣及其相國橫。橫以為然,解其歷下軍。漢將韓信引兵且東擊齊。
齊王田廣以酈生賣己,乃亨之,而走高密,使使之楚請救。韓信已定臨菑,遂東追廣至高密西。楚亦使龍且將,號稱二十萬,救齊。
與信夾濰水陳。韓信乃夜令人為萬餘囊,滿盛沙,壅水上流,引軍半渡,擊龍且,詳不勝,還走。龍且果喜曰:「固知信怯也。」遂追信渡水。信使人決壅囊,水大至。龍且軍大半不得渡,即急擊,殺龍且。龍且水東軍散走,齊王廣亡去。信遂追北至城陽,皆虜楚卒。

項羽元氣大傷,楚漢扯平,才有之後的議和及項羽東歸,劉邦聽陳平之計,背約回攻項羽,終至成就大業,原文見見史記卷八、高祖本紀:

項羽解而東歸。漢王欲引而西歸,用留侯、陳平計,乃進兵追項羽

齊國田儋、田榮、田橫都是小人物,卻啟動且扭轉了楚漢相爭,如果..

田榮救了項梁!
陳餘沒有和張耳翻臉
酈食其沒能成功遊說田橫
淮陰侯韓信沒聽蒯通之言偷襲田橫

楚漢相爭的結果可能截然不同,劉邦項羽的個性固然造成了歷史的「必然」,「偶然」卻也能改變歷史的軌跡。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歷史的偶然(史記卷94、田儋列傳):2013年04月25a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