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瘋子蒯通遇上真瘋子韓信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92淮陰侯列傳

假瘋子蒯通遇上真瘋子韓信

史記卷92 淮陰侯列傳

講到韓信,人人皆知,沒發達的韓信事蹟也耳熟能詳,例如,常常到南昌里里長家吃白食,搞得里長婆中飯早上就煮了、吃了,這就是早午餐的由來;餓了幾天的韓信,不成人形,走在街上遇到惡少的挑臖,實在沒力氣和人打架,一跤摔倒,就從人褲檔下滾過去了,這就是「袴下之辱」的由來;飢寒交迫加上曲辱感,一時想不開地逛到河邊,突發奇想,一躍而下,想去抓條魚裹腹,沒想到餓久了、沉不下去,就這麼漂到了一堆洗衣阿嬤的岸邊,阿嬤們微波了一個7/11便當,救活了韓信,這不長進的韓信之後竟然每天「自殺式抓魚」來騙便當,這就是「韓信報恩洗衣阿嬤」故事的由來。這些故事都出自史記卷92、淮陰侯列傳:

淮陰侯韓信者,淮陰人也。始為布衣時,貧無行,不得推擇為吏,又不能治生商賈,常從人寄食飲,人多厭之者,常數從其下鄉南昌亭長寄食,數月,亭長妻患之,乃晨炊蓐食。食時信往,不為具食。信亦知其意,怒,竟絕去。
信釣於城下,諸母漂,有一母見信饑,飯信,竟漂數十日。信喜,謂漂母曰:「吾必有以重報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孫而進食,豈望報乎!」
淮陰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雖長大,好帶刀劍,中情怯耳。」眾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於是信孰視之,俛出袴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為怯。

大家不知道的卻是--韓信是個瘋子!
劉邦用了韓信之後,韓信屢建奇功,被封為齊王,項羽曾派武涉來遊說韓信自立為王,和劉邦、項羽三分天下,遭到了拒絕,理由是「報答劉邦的知遇之恩」。韓信有個手下蒯(ㄎㄨㄞˇ)通找了個命理老師替韓信相命,抽到的籤是:「面相不過是侯爵,背相貴氣逼人。」,「背相」的意思是「背叛劉邦」,原文見史記卷92、淮陰侯列傳:

武涉已去,齊人蒯通知天下權在韓信,欲為奇策而感動之,以相人說韓信曰:「仆嘗受相人之術。」韓信曰:「先生相人何如?」對曰:「貴賤在於骨法,憂喜在於 容色,成敗在於決斷,以此參之,萬不失一。」韓信曰:「善。先生相寡人何如?」對曰:「願少閒。」信曰:「左右去矣。」通曰:「相君之面,不過封侯,又危 不安。相君之背,貴乃不可言。」

這就引起了韓信的興趣,蒯通趁機進言,舉出常山王張耳、成安君陳餘兩人是刎頸之交,最終割喉割到斷的前車之鑑,這就是人心難測,又舉出越王勾踐、文種、范蠡的功高震主,最後文種不得好死的下場,這就是打獵打完,獵狗沒了用處,反遭獵人烹煮,是一樣的情形,原文見史記卷92、淮陰侯列傳:

始常山王、成安君為布衣時,相與為刎頸之交,後爭張黶、陳澤之事,二人相怨。常山王背項王,奉項嬰頭而竄,逃歸於漢王。漢王借兵而東下,殺成安君泜水之南,頭足異處,卒為天下笑。
大夫種、范蠡存亡越,霸句踐,立功成名而身死亡。野獸已盡而獵狗亨。

韓信說:「我再想想!」,蒯通至此已知韓信缺乏成就覇業的「快狠準」三要件,因此,隔了幾天又舉了三個例子:瞻前顧後的猛虎被一群毒蜂一螫就死了、停著不動的千里馬比不上一直向前的笨馬、不開口的天才不是比手畫腳啞巴的對手,原文見史記卷92、淮陰侯列傳:

故知者決之斷也,疑者事之害也,審豪氂之小計,遺天下之大數,智誠知之,決弗敢行者,百事之禍也。故曰『猛虎之猶豫,不若蜂蠆之致螫;騏驥之跼躅,不如駑馬之安步;孟賁之狐疑,不如庸夫之必至也;雖有舜禹之智,吟而不言,不如瘖聾之指麾也』

當時仍是「齊王」的韓信聽完,除了「報答劉邦的知遇之恩」的死觀念外,心想自己功勞大,劉邦應該會給個面子,讓我一直做個「齊王」,就給了蒯通「謝謝指教」四字,原文見史記卷92、淮陰侯列傳:

韓信猶豫不忍倍漢,又自以為功多,漢終不奪我齊,遂謝蒯通。

蒯通一聽,心想:「完了!」,這個瘋子將來一定被「殺全家」,那我的大頭、小頭,我子孫的大頭、小頭不都要全部搬家了。只好哈、哈、哈大笑三聲假裝瘋了,飛奔而去,原文見史記卷92、淮陰侯列傳:

蒯通說不聽,已詳狂為巫。

韓信幫劉邦打敗項羽後立刻由「齊王」降為楚王,接著被綑綁進京,再降為淮陰侯,每天像隻鬥敗的公雞,只能和周勃、灌嬰這些二線將領混混,要不就是到殺狗屠夫樊噲家中串串門子,最後和陳豨聯合謀反失敗被「殺全家」,原文見史記卷92、淮陰侯列傳:

信由此日夜怨望,居常鞅鞅,羞與絳、灌等列。信嘗過樊將軍噲,噲跪拜送迎,言稱臣,曰:「大王乃肯臨臣!」信出門,笑曰:「生乃與噲等為伍!」
陳豨拜為鉅鹿守,辭於淮陰侯。淮陰侯挈其手,辟左右與之步於庭,仰天嘆曰:「子可與言乎?欲與子有言也。」豨曰:「唯將軍令之。」淮陰侯曰:「公之所居, 天下精兵處也;而公,陛下之信幸臣也。人言公之畔,陛下必不信;再至,陛下乃疑矣;三至,必怒而自將。吾為公從中起,天下可圖也。」陳豨素知其能也,信 之,曰:「謹奉教!」漢十年,陳豨果反。上自將而往,信病不從。陰使人至豨所,曰:「弟舉兵,吾從此助公。」信乃謀與家臣夜詐詔赦諸官徒奴,欲發以襲呂 后、太子。部署已定,待豨報。其舍人得罪於信,信囚,欲殺之。舍人弟上變,告信欲反狀於呂后。呂后欲召,恐其黨不就,乃與蕭相國謀,詐令人從上所來,言豨 已得死,列侯群臣皆賀。相國紿信曰:「雖疾,彊入賀。」信入,呂后使武士縛信,斬之長樂鐘室。信方斬,曰:「吾悔不用蒯通之計,乃為兒女子所詐,豈非天 哉!」遂夷信三族。

殺了韓信,劉邦抓來了蒯通,要殺他,蒯通說:「韓信是個瘋子,所作所為跟我無關」,就此撿回一命,真瘋了的韓信真正該死,假瘋子蒯通能保住一命不容易啊!原文見史記卷92、淮陰侯列傳:

上曰:「若教韓信反,何冤?」對曰:「秦之綱絕而維弛,山東大擾,異姓并起,英俊烏集。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於是高材疾足者先得焉。蹠之狗吠堯,堯非不 仁,狗因吠非其主。當是時,臣唯獨知韓信,非知陛下也。且天下銳精持鋒欲為陛下所為者甚眾,顧力不能耳。又可盡亨之邪?」高帝曰:「置之。」乃釋通之罪。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假瘋子蒯通遇上真瘋子韓信(史記卷92、淮陰侯列傳):2013年04月07a日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