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裙帶、升不上 跟錯老板、死於非命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109 李將軍列傳

沒裙帶、升不上 跟錯老板、死於非命

史記卷109 李將軍列傳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誤認大石為老虎,一箭下去,箭鏃穿入石中;講得都是漢朝名將李廣,原文見史記卷109、李將軍列傳:

廣居右北平,匈奴聞之,號曰「漢之飛將軍」,避之數歲,不敢入右北平。
廣出獵,見草中石,以為虎而射之,中石沒鏃,視之石也。因復更射之,終不能復入石矣。廣所居郡聞有虎,嘗自射之。及居右北平射虎,虎騰傷廣,廣亦竟射殺之。

李廣在文帝時從軍,如此神勇,到了七國之亂時,又跟著周亞夫打擊吳王劉濞,首先攻上城門奪下軍旗,卻沒做到什麼大官,原因有二,一是李廣是平民老百姓出身,不若衛青是漢武帝竉愛的衛子夫同母異父弟、有裙帶關係,李廣只得自己一刀一槍幹,在文帝時自然升不了什麼大官;二是李廣在七國之亂時升為將軍是由梁孝王提拔的,不幸的是梁孝王和老哥景帝景帝老媽竇太后三人之間有極大的矛盾,李廣跟錯了老板梁孝王,當然得不到梁孝王老哥景帝的提拔,原文見史記卷109、李將軍列傳:

而廣以良家子從軍擊胡,用善騎射,殺首虜多,為漢中郎。
吳楚軍時,廣為驍騎都尉,從太尉亞夫擊吳楚軍,取旗,顯功名昌邑下。以梁王授廣將軍印,還,賞不行。

到了漢武帝手裡,要打匈奴,只好再用李廣,但也不怎麼升他。逐漸,李廣也老了,但仍想著靠打匈奴「老來發」,漢武帝根本看不起李廣,原本不想給他去,最後,讓老李廣當衛青下屬。一生不順的李廣在漢武帝密令衛青不要給他機會情況下,衛青也想讓自己的老朋友公孫敖立功,就叫人送信給李廣:「到軍部報到」,李廣一火大,自己出擊,不幸迷路,衛青、公孫敖大軍和單于打了一仗,也沒抓到單于,原文見史記卷109、李將軍列傳:

元朔六年,廣復為後將軍,從大將軍軍出定襄,擊匈奴。
後二歲,大將軍、驃騎將軍大出擊匈奴,廣數自請行。天子以為老,弗許;良久乃許之,以為前將軍。是歲,元狩四年也。
大將軍青亦陰受上誡,以為李廣老,數奇,毋令當單于,恐不得所欲。而是時公孫敖新失侯,為中將軍從大將軍,大將軍亦欲使敖與俱當單于,故徙前將軍廣。廣時知之,固自辭於大將軍。大將軍不聽,令長史封書與廣之莫府,曰: 「急詣部,如書。」廣不謝大將軍而起行,意甚慍怒而就部,引兵與右將軍食其合軍出東道。軍亡導,或失道,後大將軍。大將軍與單于接戰,單于遁走,弗能得而還。

李廣迷路後,橫越大漠,終於回到軍中,衛青就把沒抓到單于的責任推到李廣頭上,找了個年輕小伙子去問罪李廣「迷路的詳情」,一方面是要上報漢武帝,另方面是侮辱李廣,李廣受不了這悶氣,說了句:「都是我的責任,和屬下無關」,就割喉自殺了。原文見史記卷109、李將軍列傳:

南絕幕,遇前將軍、右將軍。廣已見大將軍,還入軍。大將軍使長史持糒醪遺廣,因問廣、食其失道狀,青欲上書報天子軍曲折。廣未對,大將軍使長史急責廣之幕府對簿。廣曰:「諸校尉無罪,乃我自失道。吾今自上簿。」
廣謂其麾下曰;「廣結發與匈奴大小七十餘戰,今幸從大將軍出接單于兵,而大將軍又徙廣部行回遠,而又迷失道,豈非天哉!且廣年六十餘矣,終不能復對刀筆之吏。」遂引刀自剄。

李廣的三個兒子李當戶、李椒、李敢,李當戶、李椒比李廣早死,李當戶死時,老婆懷著日後鼎鼎有名的李陵。李廣死後一年,當到行政院長的堂弟李蔡被檢舉偷景帝陵墓旁的土地(真是好笑,李蔡有這種膽子嗎?),只好自殺。李敢怨恨衛青害死老爸李廣,有一天找上衛青單挑,打了衛青一頓,衛青心中有愧,只好摸摸鼻子,不敢聲張,偷偷地叫外娚霍去病趁著漢武帝打獵時殺了李敢,漢武帝睜眼說瞎話,以「李敢被鹿撞死」結案,霍去病則在同年現世報無緣無故病死。原文見史記卷109、李將軍列傳:

廣子三人,曰當戶、椒、敢,為郎。
當戶早死,拜椒為代郡太守,皆先廣死。當戶有遺腹子名陵。廣死軍時,敢從驃騎將軍。廣死明年,李蔡以丞相坐侵孝景園壖地,當下吏治,蔡亦自殺,不對獄,國除。
怨大將軍青之恨其父,乃擊傷大將軍,大將軍匿諱之。居無何,敢從上雍,至甘泉宮獵。驃騎將軍去病與青有親,射殺敢。去病時方貴幸,上諱云鹿觸殺之。居歲餘,去病死。

至此,李廣、李廣堂弟李蔡、李廣所有的兒子都死了,這不是偶然,而是李廣跟錯了老板梁孝王,而漢武帝繼承了叔叔梁孝王和老哥景帝景帝老媽竇太后三人之間的矛盾,造成李廣及其家人的不幸。更糟的是,李敢的女兒成了漢武帝急欲去之的太子劉據的小三,李敢的兒子李禹十分勇猛,也受到太子劉據重用,又埋下了漢武帝對李廣一家的殺機,原文見史記卷109、李將軍列傳:

而敢有女為太子中人,愛幸,敢男禹有寵於太子,然好利,李氏陵遲衰微矣。

之後,漢武帝寵愛的李夫人兄李廣利出擊匈奴,李陵跟著去,李陵以五千步兵打匈奴八萬人,連打八天,也得不到擁有三萬騎兵上級李廣利的支援,殺敵萬人、死傷過半的李陵只得投降,漢武帝派人到匈奴打探,竟回報李陵已在匈奴娶妻,富貴無比,又訓練匈奴軍隊,完全背叛漢朝,因此漢武帝就殺了李陵老媽、妻子及全族的人,原文見史記卷109、李將軍列傳:

數歲,天漢二年秋,貳師將軍李廣利將三萬騎擊匈奴右賢王於祁連天山,而使陵將其射士步兵五千人出居延北可千餘里,欲以分匈奴兵,毋令專走貳師也。陵既至期 還,而單于以兵八萬圍擊陵軍。陵軍五千人,兵矢既盡,士死者過半,而所殺傷匈奴亦萬餘人。且引且戰,連鬬八日,還未到居延百餘里,匈奴遮狹絕道,陵食乏而救兵不到,虜急擊招降陵。陵曰:「無面目報陛下。」遂降匈奴。其兵盡沒,餘亡散得歸漢者四百餘人。
單于既得陵,素聞其家聲,及戰又壯,乃以其女妻陵而貴之。漢聞,族陵母妻子。

其實,李陵並未如此,而是漢武帝派去的公孫敖回來謊報,漢武帝將錯就錯地就下令殺了李陵全家人。真相是,訓練匈奴軍隊的是「李緒」,李陵也是在漢武帝殺了他的家人後才接受單于婚配的洋女人,原文見漢書、李廣蘇建傳:

在匈奴歲餘,上遣因杅將軍公孫敖將兵深入匈奴迎陵。敖軍無功還,曰:「捕得生口,李陵教單于為兵以備漢軍,故臣無所得。」上聞,於是族陵家,母弟妻子皆伏 誅。隴西士大夫以李氏為愧。其後,漢遣使使匈奴,陵謂使者曰:「吾為漢將步卒五千人橫行匈奴,以亡救而敗,何負於漢而誅吾家?」使者曰:「漢聞李少卿教匈 奴為兵。」陵曰:「乃李緒,非我也。」李緒本漢塞外都尉,居奚侯城,匈奴攻之,緒降,而單于客遇緒,常坐陵上。陵痛其家以李緒而誅,使人刺殺緒。
單于壯陵,以女妻之,立為右校王,衛律為丁靈王,皆貴用事。衛律者,父本長水胡人。

李陵一死,李廣全族之人都死了,大家是否會出現一個問題,那就是,為什麼「李廣全族之人都得死光」?
這問題的答案仍得回到政治上面,不幸的李廣是由梁孝王提拔為將軍的,因而撞入了梁孝王和老哥景帝景帝老媽竇太后三人之間的矛盾,這矛盾就是景帝帝位的繼承,所以漢武帝也承接了對李廣的敵意,而李廣的孫女、孫子李禹又成了漢武帝所要廢除的太子劉據一黨,李廣一家人一直站在「非主流」的一邊,「跟錯老板、死於非命」是必然的結果。
司馬遷因為替李陵說話,受了宮刑,被漢武帝割了小雞雞,內心怨恨,可想而知,李廣是個小官,重要性不該大到有個「李將軍列傳」,也不值得司馬遷替李廣大肆吹噓其武功,司馬遷借著「史記卷109、李將軍列傳」把自己替李陵說話的來龍去脈寫清楚,如果再和漢武帝梁孝王景帝、三人之間的矛盾漢武帝廢除的太子劉據一黨對照著看,就可看到漢武帝誅殺李廣全家(連李廣堂弟李蔡都逼死!)及宮刑司馬遷的真相。
史記卷109、李將軍列傳是司馬遷替自己寫的!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沒裙帶、升不上 跟錯老板、死於非命( 史記卷109、李將軍列傳):2013年04月26日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