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女人再嫁第一高手

書名、分部: 

史記、世家

卷篇章: 
卷59五宗世家

離婚女人再嫁第一高手

史記卷59 五宗世家

「史記爆料」用「想歴史」的角度來看「史記卷59、 五宗世家」,只能說「內容乏善可陳」。為什麼?五宗世家真正該寫的是漢武帝如何搶王位的過程。

結果,「五宗世家」講的是景帝五個小三「栗姬、程姬、賈夫人、唐姬、王夫人兒姁ㄒㄩˇ」及所生的十三個兒子一堆不關痛癢的事,「五宗」的栗姬生了劉榮、劉德、劉閼于,程姬生了劉餘、劉非、劉端,賈夫人生了劉彭祖、劉勝,唐姬生劉發,王夫人兒姁生了劉越、劉寄、劉乘、劉舜。三民書局的新譯史記題解說:「五宗世家是揭露西漢貴族腐朽糜爛生活最集中、最赤裸的一篇」,百度在五宗世家的作品賞析說:「本世家載述了孝景帝十三個為王兒子的衰敗經過。」,這是種「讀歴史」的看法,並未抓到司馬遷寫五宗世家的真意。
史學家如司馬遷者,在兩千年前的職責不是「記歴史」,而是「爆歴史」,就如同今日、西元2013年的「媒體」,當政者難免想盡辦法遮掩真相,「媒體」的責任就是公佈真相,今日的老百姓期待「媒體」的制衡政府,兩千年前的史學家就是當時的「媒體」,功能是平衡皇帝及政客們權力,又因權力集中於皇帝一人,所以,史學家主要工作是平衡皇帝的權力,次要任務是平衡「有可能成為皇帝之人」的權力。從這個角度看史記,很容易就了解到「史記、本紀」是用來平衡皇帝,「史記、世家」是用來平衡「有可能成為皇帝之人」,「史記、列傳」就是寫圍繞在「皇帝、有可能成為皇帝之人」周圍的人,加上「史記、表」、「史記、書」縱橫經緯交織成一片網,嚴密地封鎖著皇帝的為所欲為。
看看「史記卷59、 五宗世家」的內容,講些景帝五個小三所生的十三個兒子如何和自己的姊妹通姦,如何二手接收其他兄弟的姬妾,景帝如何大醉之下要上小三「程姬」,「程姬」正好月事,「程姬」就把自己的侍女塞給景帝,這侍女就成了日後的「唐姬」...等等,似乎頗「勁爆」,但是攤開歴史來看,比比皆是,一點兒也不特別,「列女傳卷七、章五、魯桓文姜」就有「哥哥齊襄公"姜諸兒"、妹妹文姜」近親相姦的例子。「 五宗世家」大量地講景帝這些兒子的劣行不但乏善可陳,更是「令人疑惑」,因為,景帝的兒子們正是接景帝王位的小氣漢武帝的兄弟們,這些兄弟及其子孫的惡行不是正好幫助漢武帝收回封地?「 五宗世家」的最大獲利者正是漢武帝,「 五宗世家」不但沒有制衡作用,更成了幫助漢武帝收攏權力的工具,和史記其他各卷比起來,差得太多,司馬遷選擇每一卷的內容都有其歴史重要性,「 五宗世家」的現有內容並無此特色,有可能是漢武帝的傑作?
當然有可能,先看看漢武帝的不良紀錄,漢書說史記130篇中十篇有錄無書,凡是不利於他的,就刪改。幸好聰明的太史公司馬遷假借"褚先生"之名,把這些重要文字、八卦爆料散亂補在不同章節裡,來個"褚先生"說,將該寫的都補寫了,「五宗世家」最該寫的是什麼?
「五宗世家」最該寫的就是景帝的兒子臨江王劉榮,先講講他的下場:劉榮被告侵占宗廟四周土地,進了京城被逼自殺,這是在景帝中元三年、西元前148年之事,死後沒有後代,因而侯國取消。原文見史記卷59、 五宗世家:

四年,坐侵廟壖垣為宮,上徵榮。榮行,祖於江陵北門。既已上車,軸折車廢。江陵父老流涕竊言曰:「吾王不反矣!」榮至,詣中尉府簿。中尉郅都責訊王,王恐,自殺。葬藍田。燕數萬銜土置冢上,百姓憐之。
榮最長,死無後,國除,地入于漢,為南郡。

臨江王劉榮的重要性在於他原來是太子,後來被廢,接任太子的就是漢武帝,原文見史記卷59、 五宗世家:

臨江閔王榮,以孝景前四年為皇太子,四歲廢,用故太子為臨江王。

被廢的劉榮兩三年就被逼自殺了,這中間一定有一段曲折離奇不堪聞問之事,相信「原版的五宗世家」肯定有詳細記載,只是被小氣的漢武帝刪除了,幸好,司馬遷在「史記卷49、外戚世家」裡清楚地寫下了漢武帝生母王夫人和景帝姊姊大長公主聯手替漢武帝奪下太子之位的經過,因而,在此可合理的懷疑是小氣的漢武帝的生母王夫人家族做掉了臨江王劉榮。
講到漢武帝的生母王夫人,那就妙了,在投入景帝懷抱前,王夫人早就嫁給了「金王孫」,而且生了個女兒、日後被漢武帝封為「修成君」,王夫人的老媽「臧兒」是秦朝衰亡時群雄並起時燕王臧荼的孫女,嫁給王仲為妻後,生了一男王信及二女,一是王夫人、一是王兒姁(ㄒㄩˇ),兩人日後都嫁給景帝。「臧兒」是個剋夫命,老公王仲就這麼死了,拖著三個油瓶的「臧兒」,算得上寡婦再嫁的榜首,竟能又嫁了個「姓田的」,可見「臧兒」的姿色,再加上生了三個所練就的一身床上功夫,把第二任「田姓老公」迷得天天繞著「臧兒」,因而又生了兩個男生--田蚡、田勝,田蚡、田勝日後也在漢武帝一朝大展身手。「臧兒」把大女兒王夫人嫁了後,有一天遇上了命理老師許負,拿出全家八字一算,不得了,王夫人、王兒姁竟然都是大富大貴的命,「臧兒」不愧是寡婦中的翹楚,立刻把嫁出去的王夫人要了回來,俗話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王夫人的第一任丈夫「金王孫」當然不肯,這黑寡婦「臧兒」就厲害了,立刻把王夫人往景帝那兒一塞,雖然那時景帝還不是皇帝,景帝的老爸文帝也只是個代王,在呂后手下朝不保夕地混著,但景帝至少是個皇親國戚,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王夫人第一任平民老百姓丈夫「金王孫」只有摸摸鼻子自認倒楣,「臧兒」是寡婦再嫁的榜首,女兒王夫人料想也是沒話講,加上已結過婚,翻雲覆雨功夫肯定也是一流,失意的王孫景帝立刻神昏顛倒,史記上寫著「太子幸愛之」,天天床上單挑的結果是王夫人生了三女一男,這男孩就是漢武帝,傳說王美人懷漢武帝時夢到「太陽進了肚子」,景帝很樂,漢武帝還沒出生,文帝就一命嗚呼,景帝登上王位,王夫人成了皇帝的女人,堪稱「離婚女人再嫁第一高手」,原文見史記卷49、外戚世家:

王太后,槐裏人,母曰臧兒。臧兒者,故燕王臧荼孫也。臧兒嫁為槐裏王仲妻,生男曰信,與兩女。而仲死,臧兒更嫁長陵田氏,生男蚡、勝。臧兒長女嫁為金王孫婦,生一女矣,而臧兒卜筮之,曰兩女皆當貴。因欲奇兩女,乃奪金氏。金氏怒,不肯予決,乃內之太子宮。太子幸愛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時,王美人夢日入其懷。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貴徵也。」未生而孝文帝崩,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

雖然王夫人替景帝生了個兒子,但是景帝的皇后是老媽薄太后塞給他的一個薄姓家族成員 - 薄皇后,景帝根本就不喜歡薄皇后,所幸,薄太后早早死了,景帝馬上廢了薄皇后,原文見史記卷49、外戚世家:

景帝為太子時,薄太后以薄氏女為妃。及景帝立,立妃曰薄皇后。皇后毋子,毋寵。薄太后崩,廢薄皇后。

這麼一來,王夫人的機會又大了些,可是,王夫人生的漢武帝不是老大,輪不到漢武帝做太子,太子是栗姬生的長男劉榮。景帝姊姊長公主劉嫖早想把女兒阿嬌嫁給下一任皇帝,沒想到栗姬看不上阿嬌,才有了之後劉嫖、王夫人聯手將劉榮從太子之位拉下,補上漢武帝之事,原文見史記卷49、外戚世家:

景帝長男榮,其母栗姬。栗姬,齊人也。立榮為太子。長公主嫖有女,欲予為妃。栗姬妒,而景帝諸美人皆因長公主見景帝,得貴幸,皆過栗姬,栗姬日怨怒,謝長 公主,不許。長公主欲予王夫人,王夫人許之。長公主怒,而日讒栗姬短於景帝曰:「栗姬與諸貴夫人幸姬會,常使侍者祝唾其背,挾邪媚道。」景帝以故望之。
景帝嘗體不安,心不樂,屬諸子為王者於栗姬,曰:「百歲後,善視之。」栗姬怒,不肯應,言不遜。景帝恚,心嗛之而未發也。
長公主日譽王夫人男之美,景帝亦賢之,又有曩者所夢日符,計未有所定。王夫人知帝望栗姬,因怒未解,陰使人趣大臣立栗姬為皇后。大行奏事畢,曰:「『子以 母貴,母以子貴』,今太子母無號,宜立為皇后。」景帝怒曰:「是而所宜言邪!」遂案誅大行,而廢太子為臨江王。栗姬愈恚恨,不得見,以憂死。卒立王夫人為 皇后,其男為太子,封皇后兄信為蓋侯。

在五宗世家內被刪除的,有部份可以從外戚世家補上,不夠的最該找的章節是孝景本紀,可惜史記卷11、孝景本紀是漢書說史記130篇中十篇有錄無書之一,只能看到漢武帝版的劉徹登上太子大位的過程。孝景四年、西元前153年,立栗姬生的劉榮為太子,立王夫人所生漢武帝劉徹為膠東王,三年後,孝景七年、西元前150年,劉榮太子被廢,改封為臨江王,再立膠東王漢武帝劉徹的生母王太后為皇后,接著漢武帝劉徹就成了太子。從孝景本紀,大家可以看到這麼大的換太子之事,可以如此輕描淡寫而過,這篇「孝景本紀」肯定是漢武帝的走狗打手的傑作,而且99%不是這些走狗親自寫的,因為他們沒這個能力,孝景本紀應是經漢武帝的走狗大幅刪除不利於武帝的文字而成的,「七年冬,廢栗太子為臨江王。十一月晦,日有食之。」是司馬遷的語氣,廢了太子為臨江王就有不吉利的日食,正是表達了司馬遷及輿論的不滿,原文見史記卷11、孝景本紀:

四年夏,立太子。立皇子徹為膠東王。
七年冬,廢栗太子為臨江王。十一月晦,日有食之。春,免徒隸作陽陵者。丞相青免。二月乙巳,以太尉條侯周亞夫為丞相。四月乙巳,立膠東王太后為皇后。丁巳,立膠東王為太子。名徹。

又過了兩年,景帝中二年、西元前148年,身為臨江王的劉榮被不明不白的弄死在中尉府裡了,孝景本紀也只有「三月,召臨江王來。即死中尉府中」幾字,前太子死在一個官員家中,一句話就帶過了,真是欲蓋彌彰。原文見史記卷11、孝景本紀:

中二年二月,匈奴入燕,遂不和親。三月,召臨江王來。即死中尉府中。

「三月,召臨江王來。即死中尉府中」,這「中尉」是誰?幸好,聰明的司馬遷,在酷吏列傳中留下了證據,這個殺了前太子劉榮的中尉就是郅都。原文見史記卷122、酷吏列傳:

郅都遷為中尉。丞相條侯至貴倨也,而都揖丞相。是時民樸,畏罪自重,而都獨先嚴酷,致行法不避貴戚,列侯宗室見都側目而視,號曰「蒼鷹」。
臨江王徵詣中尉府對簿,臨江王欲得刀筆為書謝上,而都禁吏不予。魏其侯使人以閒與臨江王。臨江王既為書謝上,因自殺。

由上段,可知郅都壞到了極點,臨江王劉榮想要寫封遺書給老爸景帝,郅都都不允許,還得靠「魏其侯」找人偷偷地拿紙筆給劉榮。這「魏其侯」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魏其侯」就是竇嬰,竇嬰是景帝老媽竇太后的姪子,而且是臨江王劉榮做太子時的老師,可說是大有來頭,竇嬰、周亞夫一起平定七國之亂,所以也握有實際的軍權,原文見史記卷11、孝景本紀:

上乃遣大將軍竇嬰、太尉周亞夫將兵誅之。

這一來一回就有些看不懂了,景帝叫郅都殺前太子劉榮,景帝老媽竇太后、竇太后姪子竇嬰一黨(其實竇太后、竇嬰在梁孝王事件上有過衝突)救劉榮,景帝、景帝老媽竇太后之間看來有矛盾。這就得看看漢武帝了,漢武帝一登上王位,立刻找了趙綰(ㄨㄢˇ)、王臧等,想往儒家發展,結果被崇尚道家黃老的竇太后一筆勾銷,趙綰自殺,原文見史記卷12、孝武本紀:

元年,漢興已六十餘歲矣,天下乂安,薦紳之屬皆望天子封禪改正度也。而上鄉儒術,招賢良,趙綰、王臧等以文學為公卿,欲議古立明堂城南,以朝諸侯。草巡狩封禪改歷服色事未就。會竇太后治黃老言,不好儒術,使人微得趙綰等姦利事,召案綰、臧,綰、臧自殺,諸所興為者皆廢。

漢武帝是誰立的?景帝!表示景帝、漢武帝是一條路線,竇太后、竇嬰、劉榮是一線的,景帝早已受夠了老媽竇太后一家的指指點點,苦無機會政治鬥爭竇太后一家,正好景帝的老姊劉嫖想把女兒阿嬌搞成皇后,劉榮的老媽栗姬不識相,不買景帝老姊的帳,結果讓景帝找到了空檔,借劉嫖、王皇后之手廢了老媽竇太后一家支持的太子劉榮,立「離婚女人再嫁第一高手」的王夫人成了皇后、封王夫人生的漢武帝成為太子。
竇嬰在漢武帝時也被漢武帝舅公田蚡作掉,田蚡是誰?記得王夫人的老媽臧兒剋死了第一任丈夫王仲後再嫁「姓田的」嗎?田蚡就是臧兒再嫁後的產品。竇嬰、田蚡因為灌夫而相持不下,終致竇嬰、灌夫被遊街殺頭(棄市),過程有如一部小說,詳見史記卷107、魏其武安侯列傳。竇嬰、田蚡的鬥爭實是帝王之家景帝、漢武帝及竇太后、竇嬰、劉榮王位爭奪戰的表象,「五宗世家」正該寫下這一大片政治鬥爭的黑暗及太子劉榮死得不明不白的真相,而不是今天我們所看到對漢武帝及其生母王夫人一族、漢景帝不但未批評、反而幫忙的「五宗世家」。
雖然漢武帝努力地刪改史記,司馬遷卻也能把蛛絲馬跡藏在各個小章節內,例如在史記卷122、酷吏列傳中寫下「郅都」這種小人物,沒別的原因,就是要記下郅都弄死太子劉榮這事實,讓後人能從各章節中拼圖,讓漢武帝及其母「離婚女人再嫁第一高手」王夫人奪位的種種難看,在兩千年後由「史記爆料」攤在陽光下。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離婚女人再嫁第一高手(史記卷59、 五宗世家):2013年03月19日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