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頓亂箭射殺老爸尖頭曼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110 匈奴列傳

冒頓亂箭射殺老爸尖頭曼

史記卷110 匈奴列傳

本文標題「冒頓亂箭射殺老爸尖頭曼」有些奇怪,怎麼會有人叫作「尖頭曼」,的確沒有,倒有個「頭曼」單于,只是想到匈奴是「老外」,不禁想到學英文時,都以諧音「尖頭曼」記Gentleman這字,就把冒頓單于的老爸「頭曼」改了個名字--「尖頭曼」。

話說匈奴傳到了「尖頭曼」,這些「老外」,仍是四分五裂,但是男人共同的毛病依然存在,「尖頭曼」的小頭告訴大頭,廢了太子冒(ㄇㄛˋ)頓(ㄉㄨˊ),好讓小三閼(ㄧㄢ)氏的兒子繼位,就想了個毒計:把冒頓送到敵國「月氏」當人質,然後立刻攻打「月氏」。這麼一來,冒頓豈不死定了?沒想到,反應夠的冒頓偷了匹馬,逃了回來。「尖頭曼」只好假裝嘉許兒子英勇,給了冒頓一小隊人馬,原文見史記卷110、匈奴列傳:

單于有太子名冒頓。後有所愛閼氏,生少子,而單于欲廢冒頓而立少子,乃使冒頓質於月氏。冒頓既質於月氏,而頭曼急擊月氏。月氏欲殺冒頓,冒頓盜其善馬,騎之亡歸。頭曼以為壯,令將萬騎。

撿回一條命的冒頓,開始用會發聲的響箭來訓練部下,冒頓告訴下屬:「我的響箭射到那裡,你們就得跟著射,不射的人、斬!」。講完,冒頓就帶著大家去打獵,冒頓先射中一隻鳥,部下中有人忘了跟著射,結果自己就中了冒頓一響箭。冒頓又射自己的馬,有些下屬不敢射,結果仍是中了冒頓一響箭。看看天色晚了,就回營了,到了大營,冒頓一箭射向自己最親密的妻子,你想想,你敢跟著射嗎?當然不敢,因此,你就中了冒頓一響箭。第二天一早,大伙兒跟著冒頓陪「尖頭曼」去打獵,到了野外,吃中飯時,馬兒也在旁邊吃吃草兒,冒頓一響箭射向「尖頭曼」最喜歡的一匹馬,冒頓部下全部都發箭射向「尖頭曼」的馬。「尖頭曼」看到了,拍手叫好,「好」字尚未出口,冒頓一響箭已到眼前,冒頓眾部下的箭也全員到齊,可憐的「尖頭曼」嘴張著還未合攏就被亂箭射成了刺蝟而死,回頭,冒頓兩響箭就解決了「尖頭曼」的小三閼氏和其兒子,冒頓就此成為匈奴的領袖,原文見史記卷110、匈奴列傳:

冒頓乃作為鳴鏑,習勒其騎射,令曰:「鳴鏑所射而不悉射者,斬之。」行獵鳥獸,有不射鳴鏑所射者,輒斬之。已而冒頓以鳴鏑自射其善馬,左右或不敢射者,冒頓立斬不射善馬者。居頃之,復以鳴鏑自射其愛妻,左右或頗恐,不敢射,冒頓又復斬之。居頃之,冒頓出獵,以鳴鏑射單于善馬,左右皆射之。於是冒頓知其左右 皆可用。從其父單于頭曼獵,以鳴鏑射頭曼,其左右亦皆隨鳴鏑而射殺單于頭曼,遂盡誅其後母與弟及大臣不聽從者。冒頓自立為單于。

匈奴就在強悍的冒頓手中統一,漢高祖劉邦討伐匈奴,被圍平城之後,匈奴一直是個問題,史記卷110、匈奴列傳的存在似乎理所當然,漢武帝伐匈奴更是其豐功偉業,真的是如此?
首先,劉邦被圍平城,離奇地以陳平的「奇計」脫難(註一),到了呂后,又忍下了冒頓的調戲(註二),文帝、景帝時也都是忍氣吞聲地以和親解決,偶然打個小仗,在史記卷110、匈奴列傳中寫得很清楚。到了漢武帝,李廣、衛青、霍去病、李廣利、李陵一干名將都是在打匈奴,為什麼漢武帝那麼愛打仗?至今不解!因為,漢武帝打匈奴的結果實在不怎麼樣,大約是以給個投降匈奴王頭銜、金銀了事(註三),過程呢?浪費、貪污到了極點,把劉邦、呂后、文帝、景帝四代省下的錢全部敗光,而且負債累累(註四),成為漢朝由盛而衰的關鍵。
把卷56陳丞相世家、卷122酷吏列傳、卷20建元以來侯者年表、卷30平準書和卷110匈奴列傳合起來看,漢武帝連年征討匈奴,把漢朝打窮、打爛,似乎沒那個必要,司馬遷的史記卷110、匈奴列傳大概也是要表現這個觀點。
「史記」和「史記爆料」同樣找不到漢武帝連年瘋狂征討匈奴的動機所在!只能留待後人找答案了。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註一」:卷56陳丞相世家:花美男陳平
「註二」:卷122酷吏列傳:匈奴冒頓吃豆腐、呂后暗爽
「註三」:卷20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生殖器LP關係
「註四」:卷30平準書:均輸平準法是漢朝的QE4的結果、是真正的國有化
 
冒頓亂箭射殺老爸尖頭曼(史記卷110、匈奴列傳):2013年04月28日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