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書名、分部: 

西京雜記、卷三

卷篇章: 
章85、<白頭吟>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西京雜記 卷三、章85、白頭吟

西京雜記章85、白頭吟:

相如將聘茂陵人女為妾,卓文君作<白頭吟>以自絕,相如乃止。

 

由上面這一段話,看得出來司馬相如是個不折不扣的壞男人。先簡譯一下。

司馬相如準備納一位"茂陵"富豪的女兒為妾,卓文君寫一封標題為<白頭吟>的email給丈夫,告訴他,如果他娶這個"茂陵"女子,卓文君就跟司馬相如分手,要他二選一,司馬相如想了一想,還是卓文君的老爸卓王孫有錢,如果和卓文君分手,經濟來源就斷了,因而打消了這念頭。

司馬相如的壞在於人、財都要,娶妾自然是好色,更糟的是,"聘茂陵人女"五字中茂陵二字有深意,司馬相如是漢武帝的佞臣,"茂陵"是漢武帝死後陵墓所在地,古時帝王在生前就開始蓋自己的墓,這時候,一堆馬屁精自然有發揮的空間,相當於現在執行副總的丞相主父偃就是一個,一上台,推行人口遷移,將有錢人移到武帝身後的茂陵幹掉主父偃的公孫弘是另一個、接手繼續辦,所以,"茂陵人"就表示有錢人。古時寫八卦,也得和現在一樣,用些隱喻,當時的人都知道(兩千年後的現代人不一定看得懂),原來這小子釣了個卓文君還不夠,又想攀有錢人。不敢寫得太明白,以免挨告,兩千年後,在這裡可以替西京雜記說清楚講明白了。
白頭吟來自"玉臺新詠","玉臺新詠"是古代"靡靡之音"大全,白頭吟全文如下

皚(音矮)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今日斗酒會,明旦溝水頭。躞(音謝)蹀(音跌)御溝上,溝水東西流。淒淒復淒淒,嫁娶不須啼。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竹竿何嫋(音鳥)嫋,魚尾何簁(音篩)簁。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

除了"白頭吟",相傳文君另作了一首"訣別書",如下:

春華竟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聲代故!錦水有鴛,漢宮有水,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 瞀於淫而不悟!朱弦斷,明鏡缺,朝露晞,芳時歇,白頭吟,傷離別,努力加餐勿念妾,錦水湯湯,與君長訣!

"白頭吟"中的"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一廂情願罷了;"訣別書"中的"琴尚在御,而新聲代故!"才是實情,男人變心的速度,竟然比琴聲還快,現將"白頭吟"簡譯如下:

原文:皚(音矮)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簡譯:我的心有如山上白雪、對你有情有意,我的眼睛有如雲裡明月般地皎潔、容不下一粒沙子。你想腳踏兩條船,因此寫了這封伊媚兒來告訴你我倆分手。

原文:今日斗酒會,明旦溝水頭。躞(音謝)蹀(音跌)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簡譯:你這種人,今天跟我飲酒作樂一夜情,明天一早拍拍屁股走人,真像水溝裡的雜碎。雖然如此,我卻仍愛著你,為了你的變心,一個晚上在淡水河邊走來走去,心裡七上八下,好像水流來流去的不定。

原文:淒淒復淒淒,嫁娶不須啼。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簡譯:雖然我覺得很鳥,但是離婚結婚這種,老娘以前幹過,我倒是拿得起放得下,不是一哭二鬧三上吊那一型的。只是想找個喜歡的人,陪伴一生罷了。

原文:竹竿何嫋(音鳥)嫋,魚尾何簁(音篩)簁。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

簡譯:你呢!每天帶著自己的那個細如竹竿的鳥東西晃來晃去,想去釣那些假睫毛、東墊西墊,打扮得花枝招展,熱褲擠奶、招搖過市的馬子。別人不知道,我可清楚,你是個重色好財,人財兩得的草包。但是,我勸你,男人該像個男人,要重義氣,要懂情意,別一天到晚,為了錢,用你的那根小牙籤去勾女人,像個gigolo。

 
更多西京雜記淫奢,下回分解。
 
西京雜記淫奢目錄:西京雜記--目錄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西京雜記 卷三、章85、白頭吟):2010年09月05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