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姦老爸小三齊姜

書名、分部: 

左傳、莊公

卷篇章: 
28年

通姦老爸小三齊姜

左傳 莊公28年

春秋、晉國曾經强盛了一段時間,沒想到最後韓趙魏三家分晉,由盛而衰的關鍵何在?

「晉獻公」通姦老爸小三!

「晉獻公」和老爸晉武公的小三「齊姜」通姦,並立其為的第一夫人,「齊姜」生了太子申生。之後,又陸續搞上小三、小四,生了重耳、夷吾。打敗驪戎,又獵取了小五「驪姬」、小六「驪姬妹妹」,「驪姬」生了奚齊,為了將兒子「奚齊」推上太子寶座,「驪姬」不斷向「晉獻公」嚼舌頭,這就是中華歷史上有名的長舌婦敗國,晉獻公死前將年少的太子奚齊託付給荀息,荀息也真的信守承諾、史稱「斯言之玷」,但是「晉獻公」身後的混亂在所難免,在史記卷39、晉世家有清楚描繪。

不管是列女傳的「長舌婦敗國」或是史記的「斯言之玷」,都源自於左傳。

長舌婦敗國」見左傳、莊公28年:

晉獻公娶于賈,無子,烝於齊姜,生秦穆夫人,及太子申生,又娶二女於戎,大戎狐姬生重耳,小戎子生夷吾,晉伐驪戎,驪戎男,女以驪姬歸,生奚齊,其娣生卓子,驪姬嬖,欲立其子,賂外嬖梁五,與東關嬖五,使言於公曰,曲沃,君之宗也,蒲與二屈,君之疆也,不可以無主,宗邑無主,則民不威,疆埸無主,則啟戎 心,戎之生心,民慢其政,國之患也,若使大子主曲沃,而重耳夷吾主蒲與屈,則可以威民而懼戎,且旌君伐,使俱曰,狄之廣莫,於晉為都,晉之啟土,不亦宜 乎,晉侯說之,夏,使大子居曲沃,重耳居蒲城,夷吾居屈,群公子皆鄙,唯二姬之子在絳,二五卒與驪姬譖群公子,而立奚齊,晉人謂之二耦。

見左傳、僖公四年:

初,晉獻公欲以驪姬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從筮,卜人曰,筮短龜長,不如從長,且其繇曰,專之渝,攘公之羭,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必不可, 弗聽,立之,生奚齊,其娣生卓子,及將立奚齊,既與中大夫成謀,姬謂大子曰,君夢齊姜,必速祭之,大子祭于曲沃,歸胙于公,公田,姬寘諸宮,六日,公至, 毒而獻之,公祭之地,地墳,與犬,犬斃,與小臣,小臣亦斃,姬泣曰,賊由大子,大子奔新城,公殺其傅杜原款,或謂大子,子辭,君必辯焉。大子曰:君非姬 氏,居不安。食不飽,我辭,姬必有罪,君老矣。吾又不樂,曰,子其行乎,大子曰,君實不察其罪,被此名也以出,人誰納我,十二月,戊申,縊于新城,姬遂譖 二公子曰,皆知之,重耳奔蒲,夷吾奔屈。

斯言之玷」見左傳、僖公九年:

九月,晉獻公卒,里克、㔻鄭,欲納文公,故以三公子之徒作亂,初,獻公使荀息傅奚齊,公疾,召之曰,以是藐諸孤,辱在大夫,其若之何,稽首而對曰,臣竭其 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貞,其濟,君之靈也,不濟,則以死繼之,公曰,何謂忠貞,對曰,公家之利,知無不為,忠也。送往事居,耦俱無猜,貞也。及里克將殺奚 齊,先告荀息曰,三怨將作,秦晉輔之,子將何如,荀息曰,將死之,里克曰,無益也,荀叔曰,吾與先君言矣,不可以貳,能欲復言,而愛身乎,雖無益也。

將焉辟之,且人之欲善,誰不如我,我欲無貳,而能謂人已乎。

冬,十月,里克殺奚齊于次,書曰,殺其君之子,未葬也,荀息將死之,人曰,不如立卓子而輔之,荀息立公子卓以葬,十一月,里克殺公子卓于朝,荀息死之,君子曰,詩所謂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為也,荀息有焉。

「晉獻公」通姦老爸小三雖未直接導致晉國衰敗,但是,由上段文字可知,晉國在「晉獻公」後的動盪。歷經五個總統「奚齊、卓子、夷吾(恵公)、圉(ㄩˇ懷公)、重耳(文公)」政治動亂,最後在晉文公重耳繼位後才安定下來,但因此而產生的黨派林立的禍根終於造成韓趙魏三家分晉。

 

春秋左傳歪哥目錄:左傳、目錄

 

通姦老爸小三齊姜( 左傳、莊公28年 ):2013-08-31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