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之戰」將春秋「第一洞」夏姬轉向晉國

書名、分部: 

左傳、成公

卷篇章: 
2年

「鞍之戰」將春秋「第一洞」夏姬轉向晉國

左傳 成公2年

春秋「鞍之戰」是衛、晉對上齊國,和「夏姬」沒直接關係,卻有個間接關係,「鞍之戰」把春秋「第一洞」夏姬轉向了晉國。

在「鞍之戰」,齊國戰敗,這時,原本想和春秋第一蕩婦、「夏姬」潛逃出境到齊國的「申公巫臣」轉向得勝的晉國,這一年是成公二年,「申公巫臣」、「楚莊王」、「子反」三人的「小頭」恩怨就不再贅述,原文見左傳、成公二年:

楚之討陳夏氏也,莊王欲納夏姬,申公巫臣曰「不可,君召諸侯,以討罪也,今納夏姬,貪其色也,貪色為淫,淫為大罰,《周書》曰,明德慎罰,文王所以造周也,明德,務崇之之謂也,慎罰,務去之之謂也,若興諸侯,以取大罰,非慎之也,君其圖之。」王乃止。子反欲取之,巫臣曰「是不祥 人也,是夭子蠻,殺御叔,弒靈侯,戮夏南,出孔儀,喪陳國,何不祥如是,人生實難,其有不獲死乎,天下多美婦人,何必是?」子反乃止。王以予連尹襄老,襄老死於邲, 不獲其尸,其子黑要烝焉,巫臣使道焉,曰「歸,吾聘女」又使自鄭召之,曰「尸可得也,必來逆之」姬以告王,王問諸屈巫,對曰「其信,知罃之父,成公之嬖也,而中行伯之季弟也,新佐中軍,而善鄭皇戌,甚愛此子,其必因鄭而歸王子,與襄老之尸,以求之,鄭人懼於邲之役,而欲求媚於晉,其必許之」王遣夏姬歸。 將行,謂送者曰「不得尸,吾不反矣」巫臣聘諸鄭,鄭伯許之,及共王即位,將為陽橋之役,使屈巫聘於齊,且告師期,巫臣盡室以行,申叔跪從其父將適郢,遇 之,曰「異哉,夫子有三軍之懼,而又有桑中之喜,宜將竊妻以逃者也」及鄭,使介反幣,而以夏姬行,將奔齊,齊師新敗,曰「吾不處不勝之國」遂奔晉,而因郤至,以臣於晉,晉人使為邢大夫

之後,「子反」上書「楚共王」,想要引渡裝了52皮箱黄金、美鈔及拐走「夏姬」潛逃晉國的「申公巫臣」,「楚共王」置之不理。原文見左傳、成公二年:

子反請以重幣錮之,王曰「止,其自為謀也則過矣,其為吾先君謀也則忠,忠,社稷之固也,所蓋多矣,且彼若能利國家,雖重幣,晉將可乎,若無益於晉,晉將棄之,何勞錮焉?」

「鞍之戰」原本是齊國侵略魯國,衛國往救、戰敗,晉衛才合兵在鞌(鞍)打敗齊國的春秋五大戰役之一,原文見左傳、成公二年:

二年,春,齊侯伐我北鄙,圍龍。..衛侯使孫良夫,石稷,甯相,向禽,將侵齊,與齊師遇,...遂如晉乞師。..癸酉,師陳于鞍,

結果竟然造成春秋「第一洞」夏姬轉向晉國,進而因「夏姬」搞得楚國「眾小鳥」疲於奔命,強大了吳國,春秋這亂世,什麼事情都會發生!和今天,有些相彷彿。
 
春秋左傳歪哥目錄:左傳、目錄
 
「鞍之戰」將春秋「第一洞」夏姬轉向晉國( 左傳、成公2年 ):2013-10-23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