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小鳥」疲於奔命,「夏姬」強吳弱楚

書名、分部: 

左傳、成公

卷篇章: 
七年

「眾小鳥」疲於奔命,「夏姬」強吳弱楚

左傳 成公七年

「夏姬」的淫蕩竟是「疲於奔命」這成語的來源。話說,

在宣公九年、西元前600年,「夏姬內衣秀」之後,「夏姬」一生三次成為第一夫人,七次為院長、部長的太太拉開了其淫蕩人生的序幕。進而引起春秋五大戰役之一的晉、楚「邲之戰」,其影響力一直到53年後的襄公26年、西元前547年。這53年間,遇上「夏姬」的每個男人,無不「疲於奔命」,其中,最慘的就是楚國君臣的一堆「小鳥」,在左傳中記載著「子重、子反,於是乎一歲七奔命」,這不是普通的「疲於奔命」,而是一年七次的「一歲七奔命」!
更慘的是,「子重、子反」兩個「鳥人」根本連夏姬的一根汗毛都沒摸到,真是划不來!「夏姬」的第三任老公「申公巫臣」因為反對「楚莊王」對「子重」的封賞而和「子重」結怨,原文見左傳、成公七年:

楚圍宋之役,師還,子重請取於申呂,以為賞田,王許之,申公巫臣曰:「不可,此申呂所以邑也,是以為賦,以御北方,若取之,是無申呂也,晉鄭必至于漢。」王乃止,子重是以怨巫臣

在「楚莊王」因「申公巫臣」的「勸諫」放棄「夏姬」後,「子反」原本要接手,被「申公巫臣」一陣搶白,只好作罷,沒想到「申公巫臣」卻自己上了「夏姬」!「子反」的「小頭」爽不了,「大頭」自然怨恨「申公巫臣」,原文見左傳、成公七年:

子反欲取夏姬,巫臣止之,遂取以行,子反亦怨之

「楚莊王」一死,兒子「楚共王」即位,先有「子反」上書「楚共王」,想要引渡裝了52皮箱黄金、美鈔及拐走「夏姬」潛逃晉國的「申公巫臣」,「楚共王」置之不理。
和「申公巫臣」結怨的「子重、子反」眼見「文攻不成」,乾脆直接動手,殺了「申公巫臣」一族的子閻,子蕩,及弗忌三人,順手把「夏姬」的第二任老公「襄老」的兒子「黑要」也結果了性命,只因「襄老」在「邲之戰」戰死之後,「黑要」「順鳥」搞了「夏姬」。「子重」接手「子閻」的妻女財產,沈尹與王子「罷」分割了「子蕩」的女人、黄金,「子反」更獨吞了「黑要」、「清尹弗忌」的一切。原文見左傳、成公七年:

及共王即位,子重,子反,殺巫臣之族子閻,子蕩,及清尹弗忌,及襄老之子黑要,而分其室,子重取子閻之室,使沈尹,與王子罷,分子蕩之室,子反取黑要,與清尹之室

「申公巫臣」聞訊、大怒,從晉國發了封LINE給「子重、子反」,簡訊中說:「你們兩個鳥人,我只是擋了你們的財路、鳥道,你們卻大開殺戒,將來一定要你們疲於奔命,到死為止」,原文見左傳、成公七年:

巫臣自晉遺二子書曰,爾以讒慝貪惏事君,而多殺不辜,余必使爾疲於奔命以死

懷著怨恨,「申公巫臣」立刻向晉國總統晉景公遊說出使吳國,以便通好晉、吳。到了吳國,「申公巫臣」把晉國的袐密武器「坦克車」十五輛(舍偏兩之一焉a)交給吳國,並留了一堆教官在吳國,教其士兵開「坦克車」,正好吳國總統壽夢b胸懷大志,吳國因而強大,開始伐楚、伐巢、伐徐,自此,楚國的「子重、子反」兩個「鳥人」四處應戰,原文見左傳、成公七年:

巫臣請使於吳,晉侯許之,吳子壽夢b說之,乃通吳于晉,以兩之一卒適吳,舍偏兩之一焉a,與其射御,教吳乘車,教之戰陳,教之叛楚,寘其子狐庸焉,使為行人於吳,吳始伐楚,伐巢,伐徐,子重奔命,馬陵之會,吳入州來,子重自鄭奔命

情況慘到「子重、子反」一年之內,出差七次,到處打仗,原文見左傳、成公七年:

子重、子反,於是乎一歲七奔命,蠻夷屬於楚者,吳盡取之,是以始大,通吳於上國。

今天、西元2013年,在「疲於奔命」這成語發生的西元前548年之後2561年,大家都會用「疲於奔命」形容忙到不行,卻不知,原來,「一年之內,出差七次」才算是「疲於奔命」,更不知道,「疲於奔命」是「夏姬」把楚國的一堆「小鳥」搞得團團轉的結果。
 
春秋左傳歪哥目錄:左傳、目錄
 
「眾小鳥」疲於奔命,「夏姬」強吳弱楚( 左傳、成公七年 ):2013-12-06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