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姬」第二任老公命喪「邲之戰」

書名、分部: 

左傳、宣公

卷篇章: 
12年

「夏姬」第二任老公命喪「邲之戰」

左傳 宣公12年

春秋戰爭多達八百有餘,宣公12年、西元前597年,晉、楚的「邲之戰」是春秋五大戰役之一,沒想到「夏姬」又牽扯其中。

夏姬內衣秀」(宣公九年、西元前600年)開啟了她淫蕩人生的序幕,「夏姬」一生三次成為第一夫人,七次為院長、部長的太太,近代難有人與之匹敵,唯一差可比擬的是曾傳聞的時尚女王ljn在眾科技、金融大老間搶成一團,ljn生的小孩身世令人好奇,不過,ljn只是在商界聞人的「小鳥」之間吃得開,比起「夏姬」週旋在眾王公大臣「大鳥」之間,畢竟差了一截。
「夏姬」除了漂亮之外,床上功夫更是十分了得,列女傳說她「內挾技術」,她的直接影響由宣公九年、西元前600年一直到成公七年、西元前584年,縱橫16年,算是駐顏有術,列女傳說她「蓋老而復壯者」,到了襄公26年、西元前547年,「夏姬內衣秀」後53年仍牽動著春秋諸國的消長。
話說「夏姬」在宣公11年、西元前598年被楚莊王虜回國後想納入後宮,受到下屬院長「申公巫臣」諫阻,國防部長「子反」想娶夏姬也遭威脅,「申公巫臣」說:

這個「夏姬」害部長老公夏御叔被殺,兒子夏徵舒出問題(因為夏徵舒殺了老媽「夏姬」的姘頭陳國總統靈侯),跟「夏姬」有一腿的陳國另外兩位部長孔寧、儀行父只好出國避風頭,兩人逃到了楚國c,我們的楚莊王聞香而至陳國,害得夏南(徵舒)被五馬分屍,搞得陳國亡國。

「申公巫臣」講的「夏姬」兒子夏南(徵舒)殺了陳國總統靈侯,就是在宣公十年、西元前599年,「內衣秀」已演變成4p,原文見春秋、宣公十年:

癸巳,陳夏徵舒弒其君平國。

「申公巫臣」的一篇大道理,打消了「子反」染指「夏姬」的念頭,不得已,楚莊王把「夏姬」賜給一個部長「襄老」。沒想到,這個欽定老公「連尹襄老」卻在「邲之戰」戰死了!「襄老」的兒子「黑要」大方地接收了「夏姬」,原文見左傳、成公二年:

楚之討陳夏氏也,莊王欲納夏姬,申公巫臣曰「不可,君召諸侯,以討罪也,今納夏姬,貪其色也,貪色為淫,淫為大罰,《周書》曰,明德慎罰,文王所以造周也,明德,務崇之之謂也,慎罰,務去之之謂也,若興諸侯,以取大罰,非慎之也,君其圖之。」王乃止。子反欲取之,巫臣曰「是不祥 人也,是夭子蠻,殺御叔,弒靈侯,戮夏南,出孔儀,喪陳國,何不祥如是,人生實難,其有不獲死乎,天下多美婦人,何必是?」子反乃止。王以予連尹襄老,襄老死於邲, 不獲其尸,其子黑要烝焉,

上面的成公二年,發生的是另一個春秋有名戰爭:「鞍之戰」,文中的「襄老死於邲」,讓「楚莊王」、「夏姬」和「邲之戰」扯上了關係。「夏姬」是楚莊王賞給「襄老」的。「襄老」是個武將,很強壯,耐得了「夏姬」的日夜操練。只是,「夏姬」是怎麼從陳國到了楚國?這就是上文第一句「楚之討陳夏氏也」!楚王為了「夏氏」而征討陳國,「夏氏」指的不是「夏姬」,而是「夏姬」的兒子「夏徵舒」。故事來自於有一天,陳國總統靈侯和部長孔寧、儀行父三個人一起在夏姬家裡飲酒作樂玩4P,相互取笑:「如果夏姬以後生個小孩,不知是誰的?」,講著講著就講到了夏御叔和「夏姬」的兒子夏徵舒,靈公說:「徵舒一半像孔寧、一半像儀行父」,兩人接著說:「那是上半身,下半身就像老板、您了!」。夏徵舒聽到這話,再也忍不住,在靈公要離開時,躲在車庫(馬廄)門口,用箭射殺了靈公。原文見左傳、宣公十年(相似的文字也在史記卷36、陳杞世家):

陳靈公與孔寧,儀行父,飲酒於夏氏,公謂行父曰「徵舒似女」,對曰「亦似君」。徵舒病之,公出,自其廄射而殺之,二子奔楚。

楚莊王早就垂涎「夏姬」,抓到了夏徵舒暗殺陳靈公這藉口,就出兵陳國,殺了夏徵舒,原文見左傳、宣公11年:

冬,楚子為陳夏氏亂故,伐陳,謂陳人無動,將討於少西氏,遂入陳,殺夏徵舒,

奪走「夏姬」這段並未寫在左傳、宣公11年,而是在左傳、成公二年「楚之討陳夏氏也,莊王欲納夏姬」(見上文),接著,就來了申公巫臣勸楚莊王不可以納「夏姬」為小三,楚莊王只好流著口水作罷。
害「夏姬」第二任老公「襄老」喪命的「邲之戰」,在「春秋經」裡,是晉楚之間的戰役,只有短短幾字,原文見春秋、宣公12年:

夏,六月,乙卯,晉荀林父帥師及楚子戰于邲,晉師敗績。

搞清楚了「夏姬」和「邲之戰」的關係,可以來看看「邲之戰」倒底是怎麼回事?
上文中,楚國攻打陳國擄走「夏姬」後,楚莊王看「夏姬」著實迷人,回頭順便去打「夏姬」的娘家「鄭國」,心裡希望再撈到八個十個「夏姬」。「鄭國」為晉、楚軍力的平衡點,當然晉國不買帳,晉國救鄭,因而引起「邲之戰」。晉國派出以「荀林父」為首的三個師應戰,三個師的將領共六人,中軍為荀林父、先縠,上軍為士會、郤ㄒㄧˋ克,下軍為趙朔、欒書,趙括、趙嬰齊、鞏朔、韓穿、荀首、趙同六人是隨軍參謀。到了黃河,鄭楚已經言和,三軍統帥「荀林父」本來要撤軍,結果「荀林父」的弟弟「知莊子」、也就是「荀首」腦袋不清楚,貪攻冒進,「荀林父」只好率領全軍渡過了黃河,之後,又有幾次和談的機會,無奈「知莊子」一意孤行,再加上「魏錡」、「趙旃」想趁機立功晉身,終於招致晉國的敗績,原文見左傳、宣公12年:

荀林父將中軍,先縠佐之,士會將上軍,郤克佐之,趙朔將下軍,欒書佐之,趙括,趙嬰齊,為中軍大夫,鞏朔,韓穿,為上軍大夫,荀首,趙同,為下軍大夫,韓厥為司馬及河,聞鄭既及楚平,桓子欲還

這場戰爭,實由鄭國「石制」引楚兵入鄭而起,「石制」想以此立公子「魚臣」,原文見左傳、宣公12年:

是役也,鄭石制,實入楚師,將以分鄭,而立公子魚臣

沒想到,在陰錯陽差引起的晉楚「邲之戰」之中,「夏姬」的欽定老公「連尹襄老」竟然被挑起戰爭的知莊子(知季e)一箭射死,害「夏姬」成了寡婦,原文見左傳、宣公12年:

知季e曰,不以人子,吾子其可得乎,吾不可以苟射故也,射連尹襄老d,獲之,遂載其尸,射公子穀臣,囚之,以二者還,及昏,楚師軍於邲,晉之餘師不能軍,宵濟,亦終夜有聲

一直以來,認為左傳的作者左丘明也是個「爆料家」,上段文字中,「知季..射連尹襄老d,獲之,遂載其尸」,埋下了伏筆。連尹襄老d的屍體被晉國的「知季」帶走了,結果就有了下面這一段「申公巫臣」勾引「夏姬」私奔的妙計。
連尹襄老一死,雖然「夏姬」被「襄老」的兒子「黑要」壓倒在床上,逞了幾回獸慾,名份上畢竟又成了無主之花,「申公巫臣」早就口水滴到地上去了,他多次阻止楚莊王、子反染指「夏姬」,贏得了「夏姬」芳心。知季e在射殺連尹襄老d之後,也俘虜了楚國公子「穀臣」。「申公巫臣」叫「夏姬」向楚莊王報告,說要回娘家鄭國想辦法,向晉國討回老公連尹襄老的屍體,順便救楚國公子「穀臣」,楚莊王拿這事來問「屈巫a」(也就是「申公巫臣」),「屈巫」當然回答:「可以」,「夏姬」回到鄭國後,「申公巫臣」立刻下聘鄭國,鄭國總統鄭襄公答應將「夏姬」再嫁給「申公巫臣」。
楚莊王一死,兒子楚共王即位,準備在這一年、成公二年、西元前589年,發動「陽橋b」大戰,又派了「屈巫a」出使齊國,妙的是,「屈巫a」立刻賣了豪宅,全部換成黄金、美鈔,「申叔跪」在「郢」遇上裝了52皮箱黄金、美鈔(註一)的「屈巫a」,就知道「屈巫a」準備腳底抹油、溜了,「屈巫a」原本要往齊國,不幸成公二年齊國在「鞍之戰」中敗了,所以「屈巫a」帶著「夏姬」轉飛晉國,「申叔跪」上書楚共王:「發文晉國軟禁屈巫a」,楚共王不同意。原文見左傳、成公二年:

巫臣使道焉,曰「歸,吾聘女」又使自鄭召之,曰「尸可得也,必來逆之」姬以告王,王問諸屈巫a,對曰「其信,知罃之父,成公之嬖也,而中行伯之季弟也,新佐中軍,而善鄭皇戌,甚愛此子,其必因鄭而歸王子,與襄老之尸,以求之,鄭人懼於邲之役,而欲求媚於晉,其必許之」王遣夏姬歸。 將行,謂送者曰「不得尸,吾不反矣」巫臣聘諸鄭,鄭伯許之,及共王即位,將為陽橋b之役,使屈巫a聘於齊,且告師期,巫臣盡室以行,申叔跪從其父將適郢,遇 之,曰「異哉,夫子有三軍之懼,而又有桑中之喜,宜將竊妻以逃者也」及鄭,使介反幣,而以夏姬行,將奔齊,齊師新敗,曰「吾不處不勝之國」遂奔晉,而因郤至,以臣於晉,晉人使為邢大夫,子反請以重幣錮之,王曰「止,其自為謀也則過矣,其為吾先君謀也則忠,忠,社稷之固也,所蓋多矣,且彼若能利國家,雖重幣,晉將可乎,若無益於晉,晉將棄之,何勞錮焉?」

結果,在成公七年,之前得不到夏姬的「子反」殺了「申公巫臣」的族人,也殺了「夏姬」第二任丈夫「襄老」的兒子「黑要」,並瓜分了他們的妻妾、財產,「申公巫臣」聽到後火冒三丈,用計請晉國總統派他出使吳國,到了吳國,「申公巫臣」把晉國秘密坦克車留給了吳國總統「壽夢」,因而強大了吳國
講到吳國的強大,大家都立刻會想到臥薪嚐胆的故事,但是很難想到,日後越王句踐臥薪嚐胆竟然與「夏姬」有關!當然,也想不到越王句踐臥薪嚐胆、成功殺了吳王夫差,竟然是孔子的計謀!這些,都是史記爆料春秋左傳歪哥所開發出來的原汁原味。
「夏姬」的影響力一直到襄公26年、西元前547年,這時楚國的「伍參」被迫離開,其朋友「聲子」向楚王舉了「夏姬」的例子,因而讓伍參回到楚國,這伍參正是鼎鼎有名的伍子胥的曾祖父(下文中的椒舉即是伍參的兒子伍舉),原文見左傳、襄公26年:

初楚伍參與蔡太師子朝友,其子伍舉與聲子相善也,伍舉娶於王子牟,王子牟為申公而亡,楚人曰,伍舉實送之,伍舉奔鄭,將遂奔晉,聲子將如晉,遇之於鄭郊, 班荊相與食,而言復故,聲子曰,子行也,吾必復子,及宋向戌將平晉楚,...,子反與子靈爭夏姬,而雍害其事,子靈奔晉,晉人與之邢,以為謀主,扞禦北狄,通吳於晉,教吳 叛楚,教之乘車,射御,驅侵,使其子狐庸,為吳行人焉,吳於是伐巢,取駕,克棘,入州來,楚罷於奔命,至今為患,則子靈之為也,....,聲子曰, 今又有甚於此,椒舉聚於申公子牟,子牟得戾而亡,君大夫謂椒舉,女實遣之,懼而奔鄭,引領南望曰,庶幾赦余,亦弗圖也,今在晉矣,晉人將與之縣,以比叔 向,彼若謀害楚國,豈不為患,子木懼,言諸王,益其祿爵而復之,聲子使椒鳴逆之。

而「伍參」不是別人,正是在「邲之戰」中楚國的主戰派,也是因此而送了「夏姬」老公「襄老」的命,因果循環之下,「夏姬」卻又回復了「伍參」的官位(見上襄公26年),「夏姬」卻又強大了吳國,而「伍參」一家日後又亡到了吳國、再回頭打敗楚昭王,「伍參」主戰原文見左傳、宣公12年:

楚子北師次於郔,沈尹將中軍,子重將左,子反將右,將飲馬於河而歸,聞晉師既濟,王欲還,嬖人伍參欲戰,令尹孫叔敖弗欲,曰,昔歲入陳,今茲入鄭,不無事矣,戰而不捷,參之肉,其足食乎,參曰,若事之捷,孫叔為無謀矣,不捷,參之肉,將在晉軍,可得食乎,令尹南轅反旆,伍參言於王曰,晉之從政者新,未能行令,其佐先縠,剛愎不仁,未肯用命,其三帥者,專行不獲,聽而無上,眾誰適從,此行也,晉師必敗,且君而逃臣,若社稷何,王病之,告令尹,改乘轅而北之,次于管以待之

這個「夏姬」直接造成宣公九年陳靈公被殺,宣公11年、楚莊王滅陳,又間接引發了宣公12年的「邲之戰」,到了成公二年「鞍之戰」裡記著「夏姬」第二任老公「襄老」喪命於「邲之戰」,成公七年又因「子反」殺了「夏姬」第三任老公「申公巫臣」的族人引起「申公巫臣」強大了吳國之事,最後,在襄公26年,「夏姬」影響了伍子胥的曾祖父「伍參」的官位,日後又造成伍子胥逃到吳國進一步強大吳國、回征楚國之事
「夏姬」可說是古往今來第一淫娃,「夏姬」的事蹟在左傳史記列女傳都有詳細記載,以左傳最為詳盡,史記列女傳則是依左傳為本而發揮的。
 
春秋左傳歪哥目錄:左傳、目錄
 
「註一」曾有傳言某政要卸任後裝了52皮箱黄金、美鈔闖關美國失敗。
 
「夏姬」第二任老公命喪「邲之戰」( 左傳、宣公12年 ):2013-10-22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