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救了小王

書名、分部: 

史記、列傳

卷篇章: 
卷97酈生陸賈列傳

同性戀救了小王

史記卷97 酈生陸賈列傳

今年是西元2013年,近兩年「同性戀」、「蕾絲邊」大行其道,電影裡或多或少都出現個「同性戀」,馬路上也三三兩兩的「蕾絲邊」,有時有種感覺,「同性戀」、「蕾絲邊」似乎是個流行,「史記爆料」當然不能自外於這話題。

近來的流行話語是「小王」。什麼是「小王」?大家都知道外遇稱為「小三」,「小三」逐漸成為「女性」代表詞後,「三」字中加上「一根」的「王」字造就了「小王」代表男性「小三」這個流行詞。
「同性戀」、「小王」在兩千年前的中國早就有了,現在只是復古。請看...
呂后被項羽軟禁了一段時間,正好跟隨從審食(ㄧˋ)其(ㄐㄧ)勾搭,審食其上了太后的床、成了呂后的「小王」,也正因為這一「獻鳥之功」,日後被封為辟陽侯。塞翁得馬焉知非禍?呂后親生兒子孝惠帝當然不爽,隨便找個理由要殺審食其,呂后呢?又不好意思「開口護鳥」,尷尬之際,幸好審食其之前交往了「平原君朱建」,朱建使了個賤招,找上了孝惠帝的「同性戀」閎籍孺,朱建告訴閎籍孺:「今天死了呂后的"小王",明天就換你這個孝惠帝的"同性戀"了!」,閎籍孺一聽,大驚失色,晚上、上了孝惠帝的床,立刻枕邊細語替審食其開脫,就此救了審食其一命,原文見史記卷97、酈生陸賈列傳:

辟陽侯幸呂太后,人或毀辟陽侯於孝惠帝,孝惠帝大怒,下吏,欲誅之。呂太后慚,不可以言。大臣多害辟陽侯行,欲遂誅之。辟陽侯急,因使人欲見平原君。平原君辭曰:「獄急,不敢見君。」乃求見孝惠幸臣閎籍孺,說之曰:「君所以得幸帝,天下莫不聞。今辟陽侯幸太后而下吏,道路皆言君讒,欲殺之。今日辟陽侯誅, 旦日太后含怒,亦誅君。何不肉袒為辟陽侯言於帝?帝聽君出辟陽侯,太后大驩。兩主共幸君,君貴富益倍矣。」於是閎籍孺大恐,從其計,言帝,果出辟陽侯。

這就是兩千年前的「同性戀救了小王」。
奇怪的是,司馬遷幹嘛這麼無聊,把一些小人物的「同性戀救小王」故事放在偉大的史記中?
上文中有個「小小」人物「平原君朱建」,可以見到「朱建」是「同性戀救小王」故事的主角。「朱建」本來在黥布那兒上班,黥布造反被劉邦殺了之後,「朱建」不但沒事,反而升官成了「平原君朱建」,可見「朱建」有兩把刷子,酈生陸賈列傳寫著「平原君為人辯有口,刻廉剛直,家於長安」,看看就好,由「朱建」使出的「同性戀救小王」賤招可知「朱建」頗懂得使用矛盾戰術。原文見史記卷97、酈生陸賈列傳:

平原君朱建者,楚人也。故嘗為淮南王黥布相,有罪去,後復事黥布。布欲反時,問平原君,平原君非之,布不聽而聽梁父侯,遂反。漢已誅布,聞平原君諫不與謀,得不誅。

這一切,仍看不出司馬遷寫「史記卷97、酈生陸賈列傳」的用意。大家是否會問:「辟陽侯和平原君是怎麼認識的」,「酈生陸賈列傳」中寫著,原本「平原君朱建」不削和「辟陽侯審食其」這種「靠著鳥兒升官的小王」交往。正好,貧窮「朱建」的老媽死了,難以辦喪事,陸賈(下段引用中的「陸生」)教審食其趕快包個「大白包」,大家一看呂后的「小王」出手,為了討好呂后,紛紛慷慨解囊,幫了「朱建」辦了老媽的喪事,辟陽侯和平原君就這麼成了朋友,原文見史記卷97、酈生陸賈列傳:

平原君為人辯有口,刻廉剛直,家於長安。行不茍合,義不取容。辟陽侯行不正,得幸呂太后。時辟陽侯欲知平原君,平原君不肯見。及平原君母死,陸生素與平原君善,過之。平原君家貧,未有以發喪,方假貸服具,陸生令平原 君發喪。陸生往見辟陽侯,賀曰:「平原君母死。」辟陽侯曰:「平原君母死,何乃賀我乎?」陸賈曰:「前日君侯欲知平原君,平原君義不知君,以其母故。今其母死,君誠厚送喪,則彼為君死矣。」辟陽侯乃奉百金往稅。列侯貴人以辟陽侯故,往稅凡五百金。

其後,呂后死了,呂后的「小王」審食其能逃過一劫,也都靠著陸賈、朱建的計謀,原文見史記卷97、酈生陸賈列傳:

呂太后崩,大臣誅諸呂,辟陽侯於諸呂至深,而卒不誅。計畫所以全者,皆陸生、平原君之力也。

這就不禁讓人好奇「陸賈」這號人物,「酈生陸賈列傳」明白寫著「陸賈」教「陳平」替「周勃」祝壽,「周勃」當然也禮尚往來,讓原本看不起「陳平」的「周勃」改變想法,兩人就此結盟。「陳平」又給了「陸賈」五百萬交際費去拉攏其他官員,這樣,在呂后當政時,「陳平」可好過些,呂后一死,「陳平」、「周勃」的結合反呂就更順理成章了。原文見史記卷97、酈生陸賈列傳:

呂太后時,王諸呂,諸呂擅權,欲劫少主,危劉氏。右丞相陳平患之,力不能爭,恐禍及己,常燕居深念。陸生往請,直入坐,而陳丞相方深念,不時見陸生。陸生 曰:「何念之深也?」陳平曰:「生揣我何念?」陸生曰:「足下位為上相,食三萬戶侯,可謂極富貴無欲矣。然有憂念,不過患諸呂、少主耳。」陳平曰:「然。 為之柰何?」陸生曰:「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將。將相和調,則士務附;士務附,天下雖有變,即權不分。為社稷計,在兩君掌握耳。臣常欲謂太尉絳 侯,絳侯與我戲,易吾言。君何不交驩太尉,深相結?」為陳平畫呂氏數事。陳平用其計,乃以五百金為絳侯壽,厚具樂飲;太尉亦報如之。此兩人深相結,則呂氏謀益衰。陳平乃以奴婢百人,車馬五十乘,錢五百萬,遺陸生為飲食費。陸生以此游漢廷公卿閒,名聲藉甚。

陳平」給「陸賈」五百萬交際費去拉攏官員,可能也拉上了「酈生陸賈列傳」中所說的「酈食其」一家,「酈食其」的弟弟酈商在反呂之戰時起了關鍵作用,酈商兒子酈寄在呂后死後,騙了呂祿交出北軍軍權給周勃(註一)。至此,「酈生陸賈列傳」為何存在於史記的真相大白,原來,「酈食其」、「陸賈」、「朱建」都是漢文帝坐上龍椅的重要推手。這些內幕該不是司馬遷自編自導的?不是!因為司馬遷和「朱建」的兒子很熟,原文見史記卷97、酈生陸賈列傳:

至平原君子與余善,是以得具論之。

「酈生陸賈列傳」中又寫著在漢文帝時期,淮南厲王殺辟陽侯後,漢文帝因為「朱建」在呂后死後替辟陽侯開脫,因而派人去抓平原君「朱建」而造成平原君自殺,漢文帝假意說:「我並不想殺他」,然後接見「朱建」的兒子,派其出使匈奴,死在異鄉,等同殺了「朱建」一家,為什麼?「史記爆料」不了解?看來,「朱建」的兒子手中有更多的漢文帝「不堪聞問之事」,例如:漢文帝同性戀鄧通。雖然不明白原因,但是,漢文帝殺了「朱建」一家卻是不爭的事實。原文見史記卷97、酈生陸賈列傳:

孝文帝時,淮南厲王殺辟陽侯,以諸呂故。文帝聞其客平原君為計策,使吏捕欲治。聞吏至門,平原君欲自殺。諸子及吏皆曰:「事未可知,何早自殺為?」平原君曰:「我死禍絕,不及而身矣。」遂自剄。孝文帝聞而惜之,曰:「吾無意殺之。」乃召其子,拜為中大夫。使匈奴,單于無禮,乃罵單于,遂死匈奴中。

「同性戀救小王」竟和漢文帝的帝位息息相關,難為司馬遷如此細膩地告訴兩千年後的我們。
 
更多史記爆料,下回分解。
 
史記爆料目錄:三民新譯史記--目錄
 
「註一」:史記卷95、樊酈滕灌列傳
 
同性戀救了小王(史記卷97、酈生陸賈列傳):2013年05月08日星期三